误惹前夫,娇宠难停 第49章 想跟我老婆说话,问过我没有(1)
作者:不知流火的小说      更新:2017-09-06
    . ,最快更新误惹前夫,娇宠难停最新章节!

    第49章 想跟我老婆说话,问过我没有(1)

    “妈,您还真是我亲妈,从一百万一下就变到一千万……”白锦呵笑一声,又问黎川:“一千万,你也愿意给?我可没有能力还你。”

    “你现在都是我的,一千万就算我给你的零用钱。”黎川面色毫无波动,白锦暗骂一句,真tmd土豪,她这颗摇钱树能摇的钱也太多了。

    白锦眼睛一转,笑意溢出让人如沐春风:“可是,弟弟之前给我打电话时,骂我是婊子,我心里这个不痛快啊……”

    成跃脸色登时一难看,也就那么一瞬间,成玉坤一巴掌招呼上去,厉声骂道:“没用的东西,你怎么跟你大姐说话呢?你这些年学的东西就喂狗了?!快跟你大姐道歉!”

    成玉坤那一巴掌,力道实在是不轻,成跃被扇到了一边儿去,一头撞在了墙上。连方亦双和成心都吓得不敢出气了。成跃被打得眼睛发花,几乎就要暴怒了,但在成玉坤的呵斥下,想想“一千万……”,又硬生生忍下来,对白锦恨恨道:“大姐,对不起!”

    “行了,不知者无罪。我要是婊子,弟弟,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你说是不是?毕竟,我们是一个妈生的。”白锦对黎川道,“我话说完了,你也久等了,我们走吧。”

    黎川不动声色地瞧着这一幕,再看他女人此刻人畜无害的样子,唇角微勾,握住她的手,便朝外走去。

    “白锦,你方叔已经教训你弟弟了,钱你什么时候给我们转账?”方亦双急了,喊道。

    白锦感觉那一家人的目光都眼巴巴地望着自己,她打开了门,才恍然想起来似的:“哦,对了,一千万……”她笑了笑,“妈,我什么时候答应给你们一千万了?你们借钱,却让我去还,就算你们是我的亲人,你们也不能这么坑我吧?……我刚才话都没说完,方叔,你该等我说完了,再教训你儿子的。”

    “白锦!”

    “你这个臭婊子!”

    成跃顿时就怒了,冲过来就要打白锦,被黎川一脚踹了出去,呈抛物线落在了地上,顿时满脸痛苦地缩成一团。

    “白锦,你这个小贱货,老天一定会劈死你!成跃!”成玉坤也破口大骂,黎川慢慢挽起袖子:“成叔,你是不是嫌自己的牙太多了?我帮你打下两颗怎么样?”

    看黎川要对成玉坤也动手,白锦扯住他。黎川回头看她,见她一脸淡然。

    “贱蹄子,我是你妈!你连你妈都不顾,你还是人吗?”方亦双气得气儿都不顺了。

    白锦笑了一声:“成心是你们的女儿,你们自己都不管她,却指望我来管她?妈,成叔,你们脑子是不是真被门夹了?你们还以为我的钱就是你们的钱呢?我替成心还的那三百万,也不是白还的,她既然是你们的女儿,妈、成叔,你们以后就替她还我吧。你们把房子、车子、首饰都卖了,再把弟弟结婚准备的彩礼也一并用上,起码能凑够五百万,替成心还欠我的钱还有她另外欠的一百万,都绰绰有余。你们不愿意变卖家产,也可以去借债,黎川倒是能给你们介绍一个利息稍微低点儿的高利贷公司。”

    白锦看了一眼一直傻愣愣地成心,终是跟黎川离开,不再理会身后的那一家子会闹得如何开胶。

    在六年前,她被这个家卖出去的时候,就已经对这里心死了。嫁给黎川后,黎家给他们的好处,也早已够她偿还他们三辈子的养育之恩了。

    她和这个家,如今已早无关系。

    坐在车上,白锦一直望着外面没有说话。良久,才转过头看到黎川那线条坚硬的脸庞:“你怎么知道我在那里?”

    “我说下班去接你,你为什么不等我?”黎川口气略冷。

    白锦恍然,这才想起黎川貌似是说过这种话,她微垂眸:“我忘记了。”

    “别人的事,你都记得一清二楚,只有我的事,你从来都是忘得彻彻底底。”黎川又有些恼怒,自己在她心里就是个路人甲的角色。再瞥见她身上的衣服,更加不悦:“脱了。”

    白锦还在为他刚才的话发怔,看他又忽然阴晴不定地冒出这么一句,微皱眉,他不会又精虫上脑,想要在这个时候跟她来一炮吧?

    “这件男人衣服你还想穿多久?”黎川简直想把那衣服烧成灰,“你想让我动手给你脱?”

    轰……白锦脸一红,为刚才自己的想法感到很是羞窘。

    这次,她倒是没跟他坚持唱反调,乖乖地将衣服脱了,道:“这是我同事借给我的。”

    “你的烂桃花还真多,你的那些男同事还真是关心你。”黎川阴阳怪气地说,把自己的西服丢给了她,“穿我的。”

    “我不冷。”白锦又把西服还给他,不知道一件衣服怎么也能惹他生气。

    “……不是男同事给的。”白锦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跟他解释,“这是甄晓晓的衣服,她平时就爱一副男生打扮,也长得比较像男生。她还是许明笙的发小,经常去你们公司找许明笙,你不认识她?”

    咔的一声……黎川的脸色更臭了,之后再也不说一句话,只目视前方,专心开车。

    刚刚结束了一段拍摄的许明笙正喝着助理递过来的水,莫名后脊梁一阵凉,身体就是一抖,助理连忙问:“笙笙,你怎么了?冷吗?”

    许明笙摇摇头:“没事。”但是心中怎么就升起了一股恶寒?

    翌日,待白锦上班后,就发生了很巧妙的事,不管是认识的同事,还是不熟悉的,都叫她一声“一姐……”,弄得她一头雾水。

    “一姐,你来了!”甄晓晓一看到她就热情地招呼,待她一坐下,更是神秘兮兮地凑过来,一边转着笔一边说,“昨晚跟三爷是不是约会去了?”

    “约个毛啊!”白锦一把推开她,让她随着椅子一起滚出去,“还有,叫什么一姐!你皮痒了是不?”

    甄晓晓抓着桌子又蹭过来:“一姐,经过你和夏尔若撕逼的那场大战,你知道你在公司里有多火吗?心机婊的行为已经严重伤害了咱们杂志社广大同仁的感情,而你,现在已经是fe战斗力最强的女人,为了突出你的地位,大家就决定以后叫你‘一姐’。你是一姐,我是一哥,以后,人家就跟着夫唱妇随了,捶背、包嗑瓜子,还有暖被窝……人家都愿意,人家可是专业暖床八十年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