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惹前夫,娇宠难停 第36章 跟我说句软话你会死么(5)
作者:不知流火的小说      更新:2017-09-06
    . ,最快更新误惹前夫,娇宠难停最新章节!

    第36章 跟我说句软话你会死么(5)

    “这是你的。”

    从一堆厚厚的书本中抬起一张很帅的男生脸,他伸手接过练习册,对她微微一笑:“谢谢。”

    那手指从眼前略过,白锦看到那手指白净,和他脸上皮肤一样那样白,手指略微弯曲地捏着练习册,呈现出美好的弧度。

    那笑容也是极具诱惑的,白锦只觉得心跳不可控制的加速。

    “你叫顾歆臣?我是数学课代表白锦。”白锦望着对面的男生,带着几分紧张。

    男生只淡淡地道:“我知道。”

    白锦心跳加速,他知道她,但接着男生又说:“你竞选课代表,全班都认得你了,你还不认识全班同学吧?”说完,男生笑了笑,眼睛像是月牙一样亮。

    男生的话,让白锦颇有些发窘,心下也有了小小的失望,原来是因为自己是课代表啊。

    “你凭什么说我认不全?”白锦气鼓鼓地说,随后将他前后左右的人都叫了个遍,而且名字准确。被叫到名字的同学还在蒙圈之中,但白锦已经“示威……”地扬起了下巴,男生看着她不觉又笑了,牙齿很白,人也很暖……

    白锦从梦中惊醒,抬头是镂空雕花的吊顶,旁边的小夜灯发出淡淡的黄光。

    她睁着眼睛望着吊顶发了一会儿呆。

    怎么又会梦见和顾歆臣的过去?

    那是她和他第一次说话,原本想好的一切场景在遇到现实时都变得不可操控。那时,刚刚升入高中,她刚刚做了课代表,自然也不能认全所有人,所以,那时她耍了一个小小的心机,因为注意他,所以坐在他身边的同学,她也早早就弄清楚了谁是谁,所以那时她能很准确地叫上坐在他前后左右的同学的名字,但凡他指一个稍微离他远一些的,她就可能叫不出来。

    六年前想起这事,还是她最珍藏的与他有关的美好记忆之一,五年前想起这事,她却是愤恨交加,甚至想把过去穿出一个洞来穿回去,告诉过去的她,千万不要喜欢一个叫顾歆臣的男生,千万不要和他有任何瓜葛。如今再想起,再梦到,心还是微微的疼,却也不是那么难以面对了。

    许是见到顾歆臣,又勾起了她早已封入尘土的记忆之盒,所以今晚才会梦到他。

    白锦下了床,穿上高跟鞋走出来。她自然知道这是哪里,黎川的家。

    经过这一夜折腾,此时已经将近十二点,客厅里也只开着一盏灯,照亮一方地方。屋子里静悄悄的,黎川已经去睡了?

    白锦现在有些说不清对他的感情,是怨恨多一些,还是……要感激他来救自己?虽然他不出现,她也能制服那个秃顶,因为宋煜虽是在酒里下了药,但她也只喝了一口。随后又被人拖、被人扛地走了很远,这么一折腾,在被秃顶扛上车时,她就已经有了意识。

    可她能保证一定能制服那个老色鬼吗?她只喝了一口,就昏睡过去,足见宋煜在酒里下的药量之大。她或许能一时保全自己,但却不能长久。所以,说到底,她还是被黎川救的。

    “三爷在游泳池。”突兀地,响起一个男音,白锦吓了一跳,见从幽暗之中转出一个人影来--桑经。

    “抱歉,吓倒您了。”桑经很是礼貌地说。

    白锦呼了一口气:“我妹妹成心呢?”

    “三爷已经吩咐我送她回家了。”

    “谢谢。”白锦看看游泳池的方向,却没有去,转身又上了楼。

    “是三爷救了白小姐。”那个声音又固执地传过来,白锦转头看他,他站在楼梯阴暗处,看不太清:“你想说什么?”

    “我只是想告诉白小姐这件事。晚安,您好好休息。”桑经的身影便又消失在幽暗处。

    白锦握着扶手,他这是在说,她应该“知恩图报……”吗?可是黎川之前对她做的那些事呢?她就不要计较了?反正已经答应做他情妇了,是吗?所以,什么都可以一笔勾销了?!

    可不知为什么,她还是来到了泳池边,游泳池里却是寂静得很。黑漆漆的夜色下,除了一盏淡薄的光孤零零地守着固有的地方,其他之处都是漆黑的,甚至听不到水流滚动的声音。

    他真的在这儿?

    这里空旷的寂静让白锦烦躁的心都跟着宁静了几分,她来到泳池边,蹲在那里,伸手去拨弄带着凉意的水,一点孤单、一点寂寞,还有一些些说不上来的悲伤似是沿着那丝丝凉意袭上心间。

    忽然,猛地就从水里伸出一只大手来,一把握住她的手腕,在她还未及惊呼时,整个人都被拖进了水里!

    “砰……”的一声,平静的水面似是投进了炸弹一样,忽然被炸开一个巨大的旋涡,水花四溅。

    白锦脸朝下浸入水中,那大手缠上她的腰身,如铁索一般覆住了她,带着她往下沉。

    水声漫漫,白锦在浸凉的水中看到一张模糊的脸,五官浮在水中,似是一幅印象派画作,隐约可见那完美的脸部线条,以及透着力量的身躯。

    白锦撞上了那身躯,她于惊慌无助中抱紧了那被水包围的凉滑滑的身体,一个笑容站在了那张脸上,犹如寒雪峰上傲然开放的雪莲,绝美而傲视一切。

    白锦有些呼吸不畅了,她抱为推时,他猛然就堵上了她的唇。白锦又用力推推他,他依旧不动,牢牢搂住了她,滚烫地吻着她。

    两人沉在了池底,如同两只相互缠绕的人鱼一般。白锦愈发呼吸困难,在大脑彻底缺氧,要昏昏沉沉之际,哗啦一声,黎川带着她出了水面。他掐着她的腰,定睛地望着她,她大口喘息着。白色的t恤湿了之后近乎通明,让她的性感就像蒙娜丽莎的微笑一样,充满诱惑力与冲击力。

    黎川眼一暗,便又欺上她的唇,让她彻底无力地靠在他身上。黎川抱着她,两个人都湿哒哒的,却难掩他的好心情:“你是来找我的吗?”

    白锦用力推开他,低喘着骂了一句:“疯子!”随后就艰难地迈着步子朝岸上走去,但裙子都湿透了,可谓举步维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