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惹前夫,娇宠难停 第35章 跟我说句软话你会死么(4)
作者:不知流火的小说      更新:2017-09-06
    . ,最快更新误惹前夫,娇宠难停最新章节!

    第35章 跟我说句软话你会死么(4)

    “原来是韩总。”

    秃顶睁开眼,一看是黎川,顿时怔住了:“三爷……是三爷……”

    随后看到白锦依偎在黎川身边,他更傻眼了,顿时大感不妙,只感觉比遇到劫匪还让人恐惧:“三爷……三爷怎么在这儿?”

    黎川伸手搂住白锦,看她一身无力的样子,眼中情绪不明地说:“来接我女人,不想,韩总替我接了。”

    秃顶冷汗直流,他根本没想到白锦会是黎川的女人,要是知道的话,给他是个胆子他也不敢啊!

    秃顶腿都发软了:“三爷……三爷说笑话了,我怎么敢……敢替三爷接女人啊。我是看这位小姐醉倒在路边,实在可怜,就把她扶到自己车上休息休息。”

    这样的借口,让桑经都想毒打他一顿。

    黎川也没发怒,而是低头问白锦:“他说的是真的?”

    白锦看了一眼秃顶,心里骂了一句老色鬼,她缓声道:“我妹妹借了宋煜宋少的钱,我向你要钱,就是来替我妹妹还钱的。我因为气愤说了几句难听的话,那个宋煜就怀恨在心。他明知道我是你的人,却还是对我动了手,在酒里下了药。又让人把我扔了出来,还故意让韩总看见,他是想借韩总的手来报复我,打击你。如果我被韩总强暴了,替死鬼也只会是韩总,宋煜他什么事都没有。还好韩总是正人君子,他只是扶我到车上休息。”

    白锦的声音软软弱弱,听着就让人心痒和忍不住去疼惜。

    秃顶此时才明白自己原来是上了人家的套了!好你个宋煜!秃顶心里恨得牙痒痒,竟把这么大个黑锅找我背!九原谁不知道得罪黎川的下场会有多么恐怖,他跟宋煜没仇没怨,竟把他往死路上逼!真当他老韩只吃素的!管你是不是黑帮老大的儿子,这个梁子结定,老子不整死你就不姓韩!

    黎川却从白锦的话里听了个通通透透,这女人是在给宋煜和这韩总拉仇恨啊,那他就再给点儿助力:“原来是这样。宋煜那小子真是太猖狂了,竟然把主意打到你和韩总身上,险些就让我误会韩总想要对你不轨,找人做了韩总。韩总,既然是误会,刚才倒是黎某冒失了。你的车,修理费我来出。”

    秃顶一听黎川说“找人做了他……”,都要吓得给跪下了,感觉脖子上都是一阵凉,他哪里还敢让黎川出修理费:“不用,不用,不用,我这车早该报废了,三爷这么一踹,倒是帮了我一个大忙,我可以跟老婆申请买新车了。”

    白锦看了一眼那车,这是新买没多久的奔驰吧?居然睁着眼说早该报废了?白锦都开始替秃顶心疼了。

    “这么说,我还帮忙了?韩总,你真个风趣的人。”黎川笑道,秃顶则陪着大笑,白锦觉得他心一定在流血。

    黎川拥着白锦:“你在韩总的车上已经休息得够久的了,我们也该回去了。韩总他也还有要事要办,就别打扰人家了。”

    白锦乖巧地点头。

    秃顶热情地送他们离开,白锦脚步仍有些虚浮,低声问道:“你怎么来了?”

    “你拿了我的钱转眼就来这种地方,我就不该来看看吗?本想着,你要是敢找鸭子,我就打断你一条腿的。”

    黎川声音不轻不重,白锦心中一噎。

    “我刚才说得是真的。”她不知道为什么要跟他说这句话,也许是因为药力未散,让她心理跟着身体一起变软弱了。

    “那个老流氓扶你去车上休息也是真的?”他低头问。

    他明知道那是谎言,却还问她是不是真的,但她还是说了一句:“不是。”

    黎川对她现在的表现很满意,知道她拿自己的钱不是找鸭子,而是为给妹妹还债,他更心情好了。

    本来他是让桑经跟着白锦的,后来自己坐不住了,便开车前来。知道这个女人向自己要了钱转身就来这种地方消遣,黎川表示很怒火。正想去把那该死的女人找出来,她要是背着自己去找男人寻开心,他这次会毫不客气地打断她的腿。就算她变成残疾人,他也要把她绑在身边一辈子。但桑经说,看到皇家一号的保安将白锦丢了出来。

    待他赶到时,桑经说白锦被一个男人拖进了车里。于是,就发生了后来的一幕。

    “还走得了吗?”

    “能。”

    黎川唇线抿紧,刚刚还觉得她顺眼了一些,现在又不顺眼了,他抱起了她:“跟我说句软话你会死么?”

    明明,走三步都大喘,偏偏死撑着。

    黎川颇为恼怒地看着怀里的女人,她靠在他身上,困意渐袭:“黎川……”

    “什么?”

    “成心……”

    说完,她就在他怀里睡了过去。

    “三爷,这应该是白小姐的东西。”桑经手里出现了一把锋利的刀,小巧锋利的弯月刀。

    黎川当然认得这把刀。白锦就能拿着这把刀对着自己,他手上被这把刀割伤而留下的伤痕,现在仍在,只是已经愈合。

    想来她是拿着这把刀像对付他一样对付那个老流氓来着。

    “我知道。”黎川看着靠在他怀中熟睡的白锦,眼中闪过复杂与疼惜之色。

    这六年,她到底都经历了什么?让一个从前看到血都会害怕的人竟毫无畏惧地拿起刀来,还使得那么利索、熟练。

    “你去皇家一号找找成心,把她送回家。”

    “宋煜,三爷想怎么做?”桑经又问。

    黎川脸上刮过一道寒风,如腊月北风般刺骨:“既然他作死,就让他作到底。那个老流氓不是想要整垮他吗?我们就帮帮他。”

    “但是宋老大是三爷您的朋友。如果我们要整宋煜,只怕宋老大那里不好交代。”桑经指的是宋煜的父亲宋世优。

    黎川露出一个轻蔑的笑容:“他生出那样一个儿子,怪得了谁。把这件事告诉宋老大吧,他心里有底。”

    “是。”桑经不再多言,黎川将白锦小心地放到车上,给她系好安全带,这才开车离开。

    桑经低头看着手里的刀,一个女孩儿身上总带把刀,这正常么?难道是最近又流行的什么什么新花样?桑经打开刀子,刀尖还有一点嫣红。他看见那个韩总后颈似是有血迹,原来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