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惹前夫,娇宠难停 第34章 跟我说句软话你会死么(3)
作者:不知流火的小说      更新:2017-09-06
    . ,最快更新误惹前夫,娇宠难停最新章节!

    第34章 跟我说句软话你会死么(3)

    宋煜说有些事要跟她说,却扯了一堆刚才在包厢里发生的事,白锦晃悠着酒杯,故意“恍然大悟……”道:“宋少这么关心我和顾歆臣的关系,原来是宋少爱慕顾歆臣,宋少是想告诉我这个吗?”

    孙少不客气地把刚喝进去的红酒又吐了出来,宋煜即使是油腔滑调惯了,对于白锦之话,也是一噎,某些往事回荡心间,让他不觉握紧了杯子,脸色也显严肃了许多:“白小姐,这个玩笑可一点都不好笑。”

    白锦将杯子放到桌子上:“我什么时候说是玩笑了?宋少不是像是恋人一样一直在问我和顾歆臣有关的事情?宋少也不必急于否认。我已经和顾歆臣分手了,也再无与他复合的可能。宋少要是觉得我打他那一巴掌不应该,那宋少可以亲自去问问顾歆臣,问他冤不冤。”

    白锦站起身就要走,头却有些重。她伸手抚额,眼前便是一阵眩晕,没走几步便瘫在了地上。她心中顿时一凉,吃力地扭过头略过那杯红酒,又死死盯着宋煜,此时才明白他为什么一定要强留自己说话了!

    “宋少,你可真是卑鄙。”白锦咬牙吐出一句,便昏倒在了地上。

    “宋煜,你给她下了药?!”孙少惊讶道。

    宋煜喝干杯中红酒,放到一边:“你不觉得这个女人很讨厌,该受些教训吗?”

    孙少无语,看着昏倒在地的白锦:“那你想怎么对付她?”

    “对付这种女人,当然是用最有效的办法。”宋煜露出不以为意的笑,然后叫道:“吴经理!”

    一直守在门边的那个总经理又进来了,看了一眼昏倒在地的白锦:“少爷,有什么吩咐?”

    “不是有个秃顶老男人喜欢她吗?喏,我今天送一份大礼给他。把这个女人给他送去。”

    那总经理连头都没皱一下,就让人扶起了白锦,往外拖着出去。孙少对白锦有好感,便急忙道:“送给别人干什么?不如送给我。这小妞性子够辣,我喜欢。”

    总经理看着宋煜,宋煜笑道:“这个便宜,我劝你还是别沾。”

    孙少心里咯噔一声,宋煜这口气,是摆明了要整死白锦的节奏。他心下哀叹,自己的爹没人家爹厉害,自己也没人家这么有钱有势,他是爱莫能助了。只怪这小妞得罪谁不好,偏偏得罪宋煜这个混世魔王。他想整的人,能有几个逃出他的手心去的?

    总经理见状,便直接领着人将白锦又拖下下去。

    当然,这种事,他们也不敢在皇家一号明目张胆地坐,更不想给皇家一号惹事。故而,在那个秃顶韩总故意让他看到白锦被拖了出去。那秃顶一看是白锦,好像还是一副醉醺醺的样子,不禁色心又起。他悄悄地跟着保安出来,看到保安将白锦丢在了皇家一号后面的幽暗草地上。一人啐道:“敢在咱们地盘闹事,我看她真不想活了。总经理也真是好心,就让咱们把她丢出来。”

    “走吧,还要去值班。”

    那俩保安一对视,便又进去了。秃顶左右看无人,便连忙跑了过来。看白锦仰躺在地上,人事不省。那张勾魂的脸、白皙的肌肤,还有高耸的胸部,都让秃顶猛咽了一口口水。从白锦出现在包厢里时,他感觉眼睛都不能动了。虽然见过不少美女,但白锦身上却有一股子野性,让人想要征服。这样的女人上起来,也一定消魂极了。

    秃顶伸手摸了白锦的脸蛋一把,哟,真滑。难怪会被顾歆臣看上,不是个俗物。

    秃顶拍了拍白锦的脸:“姑娘,你喝醉了吗?醒醒,醒醒。”但白锦毫无反应。秃顶露出淫笑,看四周无人就将白锦扛了起来,朝着自己的车狂奔而去。

    他的车就停在外面,还在僻静之处,倒是个车震极好的场所,因为周围好几辆车都在诡异地颤动。秃顶打开车门,迫不及待地将白锦塞进后车座,人也爬了上去,满是兴奋。

    俗话说:“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女人越是搞不定的,越能激起男人的征服欲。对秃顶来说,上别人家的女人,就是一件最刺激的事。白锦不仅长得美,更重要的她是顾歆臣不能忘情的人。秃顶跟顾歆臣没有什么冤仇,两人甚至是合作关系。但就因为白锦被别的男人一直惦记着,他才荷尔蒙更胜。

    他看着白锦那张脸呼吸都粗重了:“小美人,我今天一定让你舒舒服服的。”

    他摩挲着手掌,就凑过去亲白锦,双手更是迫不及待地抚上她身体。

    然,就在秃顶那张油腻腻的嘴靠近她颈子时,一把尖锐的东西抵在了他后颈上。秃顶吓得一动不敢动,感觉黑暗中有两道锋利的目光盯着他,像是随时会要了他的命一样,随即低低地带着一点儿沙哑的性感之音响起:“韩总,我今天也一定让你舒舒服服的。”

    他抬头对上白锦那两道冰锥子一样的目光,又感觉抵在后颈的东西扎进了皮肤里,吓得他浑身都瘫了。

    就在这时,只听“砰……”的一声,车身像是被人猛踹了一脚,顿时车身跟个摇篮一样摇晃起来,车鸣大坐。男人吓得一下从白锦身上滚了下去。接着又是咣啷几脚,似是要把车踹烂一样。随后,“当……”的一声,车前面的玻璃又被人打碎了。秃顶大叫起来:“啊!啊!抢劫啊!救命!救命!”

    白锦吃力地从座位上爬起,前面伸进一只手来,将车门打开了,随后探进一个身子。

    白锦与那人一对眼,眼眉一跳。

    不是别人,正是黎川。

    黎川弯身与她的目光相对,那眼里的冷铺天盖地。

    秃顶还在车下蜷缩成一团大喊大叫着,两人相视片刻,黎川低声吐出一句:“开门。”

    白锦将后门打开,黎川半扯半抱就将她给拎了出来。白锦脚步虚浮,一头靠在了他身上,心底却也刹那落了地。

    秃顶被桑经揪了出来,还一直喊着救命。当黎川霸冷的声线响起时,秃顶如遭雷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