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惹前夫,娇宠难停 第22章 带着她去见老情人
作者:不知流火的小说      更新:2017-07-06
    第22章 带着她去见老情人

    白锦犹如终于进了牢笼的兔子,黎川将门锁得严严实实,不给她任何逃窜的机会。

    夜色慢慢,白锦望着车窗外,只觉得自己如同飘荡在水上的一只小船,既没有出发点,也没有终点,飘飘摇摇,似若无根浮萍。

    这一番争吵、恐惧之后,便是满满的疲惫感,她知道今夜是逃不了了,也不再想是不是能逃了。她靠在车座上,渐渐睡了过去。

    黎川扭头看到她侧着头闭着眼,脸上泪痕犹在,稍稍将车减速了些,朝着他在山上的别墅开去。

    别墅位于半山腰,风光极好,待树木葱郁之时眺望之,能看到一片波澜壮阔的树海,还能见到九原最有名的湖--伊人湖,湖水碧波荡漾,犹如一颗遗世的珍珠。

    车缓缓沿着山道而走,慢慢停在了一处别墅前,黎川却坐在车内未动,只因白锦似乎睡得很熟,他看着看着便入了神。

    他与她重逢后,除了争吵,便是她对他避之如蛇蝎,她何曾这般乖顺地待在他身边?屈指可数的一次乖觉,还是她在酒吧被人图谋不轨的那次。

    白锦点了一下头,猛然就从瞌睡中醒来,第一眼便与反光镜中黎川冷艳的目光相对,浑身就打了一个激灵,正襟危坐地、害怕地、满是防范地盯着黎川,似乎一时忘记自己身在何处了。

    也无怪乎她对黎川这种“条件反射……”一般的反应,实在是这数日来,他带给她的恐惧与折磨太多。梦里都是那次黎川抱着她要将她丢下楼的恐惧,只不过,在梦里,她是真的被他丢下了楼,变成了一具血淋淋的尸体。

    “下车。”黎川却被她这毫不掩饰的态度再次弄得心情不好了,下了车,直接打开车门,二话不说便将她从车里拖出来,抱着朝里面走去,也是彻底绝了她再次逃跑的机会。

    “黎川,你先放我下来行不行?”山上的凉风一吹,白锦也彻底清醒了,被他这么抱着,只感觉浑身不适。

    “罗唆个什么。”黎川根本不予理会。

    桑经不知道何时已经回来了,对这一幕熟视无睹,径直来到黎川身边报告道:“三爷,夏小姐一直在等您。”

    夏小姐……夏尔若?

    跟他有绯闻的那个女明星?

    听到夏尔若在这里,白锦却是松了一口气。

    黎川跟那个女明星的关系应该非比寻常,夏尔若所发的澄清通告,多半儿是掩耳盗铃。如今有这么一个黎川的情人在,只要夏尔若跟他闹上一闹,黎川今夜也就分不出心思对她怎样了。

    黎川抱着她未走进院子多久,她便瞧见夏尔若站在了院子里。

    夏尔若今夜打扮得很是妖艳魅惑,跟她“清丽玉女……”的称号完全不搭边,堪称尤物。

    对着这么一个光艳四射的美女,白锦都觉得自己此时的打扮落了下风许多,难怪会被黎川瞧上眼。

    只不过,夏尔若脸上本来还保持着极为甜美的笑容,在看到黎川抱着白锦来时,脸上的笑容顷刻消失,甚至让白锦觉得有几把刀子直直落在了自己身上。

    一看夏尔若露出的怨恨眼神,白锦顷刻觉得自己头大了。先前只想着有夏尔若来闹场,她就可以脱身的想法顷刻倾覆。

    夏尔若的神情让白锦笃定了她肯定是黎川的情人。但黎川此刻抱着她出现又是什么局面?这分明是拉仇恨的节奏啊!

    白锦想起了他接的那通电话,他分明是早就知道夏尔若正在他家等他,却还是带着她回来!

    黎川,他究竟想干什么?

    白锦的直觉告诉自己,绝没有好事!

    黎川看到夏尔若这才放下白锦来,白锦磨牙切齿,此时才发觉自己就是被黎川拉来跟他情人扯仇恨的!

    就在她以为夏尔若会不顾女星形象来跟她撕逼一场时,夏尔若却是迈着轻快的步子走到黎川身边,挽住他的手臂,踮脚给了他一个亲吻:“三爷,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我都在这里等你很久了。三爷,你这一天有没有想我?我今天一拍摄完就在这里等你了,等了你足足两个小时了,三爷,一会儿你要补偿人家哦。我给三爷做了三爷最喜欢的吃的菜,就是为了等三爷回来,一起陪我吃。我肚子现在饿死了,三爷,我们去吃饭吧?”

    夏尔若竟然完全当她不存在。

    白锦心中冷笑,这是故意装大度吗?可比起徐咏欣来,夏尔若的这点儿“大度……”真是小巫见大巫了,连她都看不下去了。

    既然人家当自己不存在,她也主动当自己不存在好了。左右,今晚是离不开这里了,那便找个房间窝一夜,明天一早离开。

    白锦举步离开,却被黎川攥住手:“站住。”

    “三爷还有何吩咐?”白锦不恼也不火地说。

    夏尔若像是此刻才瞧见她似的,握着黎川的手,十指交握,娇娇地问道:“三爷,这位小姐是你请来的客人吗?我不知道三爷要带客人回来,做得饭菜不多,只是我跟三爷平时的量。这样,让桑经再去超市买一些来。”

    “我不是被请来的,而是被三爷挟持来的。”白锦也不管黎川脸色现在多臭,看他左手牵着夏尔若,右手又扯着自己,他这还打算享受齐人之福吗?真当自己是款爷呢?

    “饭就不必劳烦准备了,我并不饿,只不过要麻烦你帮我准备一个房间,我想休息了,就不烦扰二位约会了。”白锦低头看着黎川攥着自己的手,“三爷,您再不松开,您的女朋友就要误会了。”

    “你吃醋了么?”黎川挣脱开夏尔若,便将白锦揽入怀中,白锦恼怒道:“三爷,还请你自重。”

    “自重什么?我们才刚刚睡过,我的前妻。”黎川勾唇一笑,颇是有些无赖地看着她,丝毫不顾忌夏尔若的脸色现在多么惨白,就像一颗脆弱的树,随时会倒下一般。

    黎川就恨不得在她脑门上贴上一道标语--“她是我前妻……”了!让白锦恨不得咬死他了。

    前妻!这个称号说出来很自豪吗?他别忘了,她这个前妻对他来说意味着耻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