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惹前夫,娇宠难停 第9章 洗干净了等我
作者:不知流火的小说      更新:2017-06-22
    黎川伸手抚摸着她的柔软的短发,声音冷得如同坚冰:“你想死,我会跟你一块去死;你想让我死,我会拉着你一起去死。你活着,这辈子都别想再甩开我;你死了,我也会跟你葬在一个墓穴里。白锦,不信,你可以试试。”

    他抬起她的脸,看她脸上泪痕犹存,睫毛不断地颤抖着。他低头攫住她的唇,如同一把锯子在她唇上磨蚀一般。

    白锦依旧被困在方才的惊恐中,浑身没有一点儿力气,只能由着黎川施为。

    烈火被点燃,黎川抱起白锦,便将她放到了一旁的睡椅上,倾身压下,解开她的衣襟,便埋首在她的颈子处。

    就在这时,门哗啦一声开了,一个身材高挑的长发美女出现在了他们面前,身后传来前台急切的声音:“袁总,您等等,黎总正在接受采访……”前台后面的话,因为眼前过于“刺激眼球……”的画面,一下吓得梗在了嗓子儿眼里。

    黎川一下子就合拢了白锦被他扯开的衣衫,将那露出的凝白肌肤掩得严严实实,随后冷眸扫向忽然闯进来的女子。前台吓得魂儿都没了:“对不起,黎总,是袁总……”

    “滚出去!”黎川一声怒喝,前台立刻就被吓跑了,但那女子却依旧站在那里,目光扫过被黎川压住的白锦,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难怪前台拦着我,不让我过来,原来三表哥是在和……三表嫂旧情复燃啊。”

    白锦听到声音,也不自觉地转头看过去,只见那擅自闯入的女子也是个高个儿女子,长发盘起,耳朵上坠着耀眼的宝石耳坠。一袭格子短裙,脚踩黑色高跟鞋,手中拿着一个黑色的限量版蟒蛇皮香奈儿包包。唇下的一颗红色朱砂痣随着她掀起的唇扬起,勾勒出她精明与张扬的一面。

    袁昕眉,黎川的表妹,老熟人。

    再次见到她,白锦的身体便不觉得一僵。

    “白锦,真是好久不见了呢,你这是什么时候回来的?一回来就和我三表哥又打得火热,也不先来家里看看我们这些旧亲啊。”袁昕眉自顾自地走到桌旁倒了一杯茶水,喝了一口,缓慢问道。

    “我让你滚,你没听见!”黎川的表情实在是阴沉的吓人,可是袁昕眉丝毫不惧,还调笑道:“三表哥这是怪我打扰了你和前三表嫂的好事了吗?真该叫姥爷过来看看你们现在的样子。”

    顷刻,黎川已经想要杀人了。

    当白锦意识到自己被黎川压在身下时,她就用力一推,就将黎川推了下去,摔在了地上。她火速站起,收拢衣服,连文件夹都没记得拿,便往外疯跑出去。

    袁昕眉一下就挡在了她面前:“三表嫂这么着急走干什么?要是让三表哥误会,是我吓走了你就不好了。你和三表哥的事,我是不会告诉姥爷的。三表嫂,你就放心跟三表哥在一起吧。”

    袁昕眉看向黎川,又是一笑,却是如吐着芯子的蛇一般。

    黎川有些狼狈地从地上爬起,走到白锦身旁,就将她一下又裹进怀中,厉声威胁:“今天我先放过你,给我在脑子里死死记住我的话。你想试试,我随时奉陪!……洗干净了等我,我还会去找你!”他拉开门,就将她推了出去。

    黎川冷厉地看着袁昕眉:“你来干什么?!”

    袁昕眉上上下下打量了黎川一圈,又看到黎川手上缠着纱布:“三表哥这和三表嫂还真是激烈呢,这连手都弄伤了呀,姥爷看到,一定会心疼的,也一定会问起来,你说我到时该怎么回答姥爷呢?”

    可是下一秒她就说不出话来了,黎川直接扼住她的脖子,掐得她脸色铁绿,那张如魔王一样的脸庞靠过去,让袁昕眉都心惊肉跳:“你说,你要是死了,还有办法回答爷爷吗?”

    袁昕眉全身汗毛倒竖,这个男人发起疯来没人能阻止,即便是对自己的亲人,也能六亲不认。

    就在袁昕眉被掐得要晕死过去时,黎川大手一甩,就将她甩到了桌边,撞得杯子落地,顷刻粉碎。袁昕眉大口的喘息着,却不敢再乱说一句。

    黎川拾起白锦遗落的文件夹,完全当袁昕眉不存在了,翻起来又细看着纸上那娟秀的字迹。

    袁昕眉盯着黎川,终是先开口说话:“我对黄池那块地皮感兴趣,你要是帮我跟国土局局长牵线搭桥,让我拿下那块地皮,你跟白锦的事情,我不会对任何人说。你想跟白锦复婚,我还可以帮你。你应该知道姥爷是多么疼我,我说话要比别人有用的多。”

    “说完了吗?说完了,就滚。”黎川眼眸都不抬一下,冷冷道。

    袁昕眉气得胸口起伏,尖酸道:“黎川,你不要忘了,白锦可是姥爷现在最厌恶的人。你又跟她鬼混在一起,姥爷知道,他绝不会轻饶了你!”

    黎川合上文件夹,走到袁昕眉面前,吓得袁昕眉后退的数步。

    “你是不是也忘了?我最讨厌的事……就是被人威胁。”他的手指轻敲着桌面,“是让我将你从这里踹下去,还是你自己滚出去?”

    黎川对袁昕眉的厌恶丝毫不加掩饰,那口气更是让袁昕眉气急败坏:“黎川,你有种,行啊,你这么不怕,我一定会去告诉姥爷,我看你到时候还怎么想跟那个女人在一起!”

    黎川一把抓过袁昕眉的头发,将她扯到面前,疼得袁昕眉哇哇直叫,黎川的唇边微微拉开一道弧度:“随便你。不过,比起我的事来,我想老爷子更对你挪用公司公款去还赌债的事情更有兴趣。”

    只单单这么一句,便让袁昕眉脸色巨变。

    黎川冷笑一声,将她朝门口丢去。袁昕眉扶住门框,才堪堪站住,手指紧紧扒着门,嘴唇都要咬出血来,她回过头,满是恨意地道:“黎川,你以为没了我的威胁,你就能跟白锦在一块儿?姥爷,还有你妈,才是第一个不会饶过她的人。黎川,你没忘记从前的事吧?”

    黎川的神色顷刻更加沉郁下来,却是看得袁昕眉畅快一笑:“我倒是真想看看,三表哥你又会为了那个女人怎么把自己往死路上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