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惹前夫,娇宠难停 第2章 最了解她本性的男人
作者:不知流火的小说      更新:2017-06-22
    她不是荡妇,她不是!

    心,狠狠地蜷缩了起来。

    嘴唇被狠狠地吻住,甚至身体也不由自主地沉沦其中。

    头疼欲裂,身子也像被折断了一般。

    白锦在柔软的白色大床上翻了个身,一头棕色的短发乱乱地贴在脸上,从被子里露出一截白皙的手臂,手臂来回游动着——她习惯性地摸着手机,可是摸了半天没摸到,她揉着额头,才缓缓睁开了眼。

    可瞬间,她就从床上弹坐起来。陌生的房间,陌生的床,以及,身无一物的自己。

    刹那,脑子里一片空白。

    床上、地上四处散落着自己和男人的衣服,无一不显示着,她昨晚和男人上床了。

    昨夜,那蒙胧的记忆猛然间兜上心头。

    她被陌生人挟持,随后便人事不知。脑子里凌乱地显示出几个画面:惨白的灯光、高高的黑影,以及男人压在自己身上时那渴求的**……

    md,她被男人趁机上了!

    浴室里传来哗啦啦的流水声,惊得白锦神经就是一跳,有人在里面洗澡!

    无数个想法瞬间一起涌入脑海,最终,她掀开被子爬下了床,一边捡着衣服,一边找着手机。当她终于找到手机,颤抖着手指按键准备报警时,咔嚓一声,浴室的门开了,她整个人都吓得浑身一激灵。不知道自己面对的是暴徒还是什么人,显然对方并不好惹,若只是个临时见色起意的,上完了她也不会还继续留在这里洗澡,等着被她抓原形和报警了。

    只是当她强迫自己冷静,扭头去看强奸犯时,手机便从她手中颓然落地,血色像被人活活抽去了一般,只剩下窒息的冷凝气氛。

    竟是那位昨晚还骂她是荡妇的前夫——黎川。

    此时,他手中夹着一根烟,身上裹着浴巾,露出完美的身材,白皙的肌肤此刻还滚动着水珠;光洁如玉的脸庞,透着从里到外的冷峻,一双泛着冷光的眼眸正深邃地望着她;浓密的眉、高挺的鼻子、薄薄的绝美的唇形,无一不再张扬着令人着迷的高贵与优雅。

    可是对这个男人,她却是唯恐避之不及的。

    如今,单独面对着他,白锦只觉得自己危险无比。

    逃,成了她此时唯一的念头,再无了昨夜冷嗤他的勇气。她几乎是在惊慌失措中把衣服套上去的,然而那个男人却比她更快一步,一把扯过她还隐隐泛疼的手腕,就将她挤压到了墙上,白锦的脸紧紧地贴着墙,被压得生疼。

    “你连声谢谢都不说就要走吗?”黎川富有磁性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他强了她,还让她说谢谢,他真是无耻到家了!

    “我和你无话可说,黎川,你放开我!”白锦只觉得自己现在在他面前毫无尊严,她想推开他,却被他一只手钳住了双手压过了头顶,套在身上的衣服也落了下来,她浑身冰凉的又被压在墙上。顿时,让她觉得满心羞耻!

    “我们怎么会无话可说?你忘了,我们曾经是夫妻,白锦。”黎川的手环着她的细腰,那充满危险与男性气息的身体紧紧贴着她玲珑有致的身体,他的唇凑近她几近透明的耳垂,“我也是最了解你人尽可夫本性的男人。”

    他的拇指摩搓着她的唇,一字一句道:“一双玉臂千人枕,半点红唇万人尝,你昨晚的热情却让我很难忘呢。”

    “黎川,你别再碰我,不然我报警!”白锦动弹不得,他吹拂在她耳边的气息让她一哆嗦。

    “想告我强奸?白锦,你还有贞洁可守吗?”黎川阴冷的语调想起,“想不想知道你昨晚到底有多热情?”

    砰——。

    白锦被拦腰抱起,狠狠摔在了床上,当那精壮的身体压向她的时候,白锦感到了感到了从未有过的恐惧。即便,她背叛他时,也从未这般的恐惧。

    黎川发了狠一样的啃咬着她的唇,昨夜激情翻滚的画面又零零碎碎闯入脑海,是那般地不堪入目!

    “不要,黎川,你放过我!”她的身体不断地颤抖着,乞求着正折磨她的男人。

    “不要?”

    他的话如同毒蛇一般咬向她的心脏。

    终于,一切结束,黎川看到她像被蹂躏的可怜的动物一般蜷缩在床上,心头又被浓烈的恨意包裹,捏着她的下颌,看着她已经被泪水浸湿的脸蛋,楚楚可怜,却更能激发他的兽欲:“你这是什么表情?和我上床让你觉得屈辱,和他上床就让你喜欢吗?你那个他呢?你出来找男人,是他也满足不了你了吗?”

    白锦因为黎川的话,眼神皱缩,痛苦是那般的明显地流露了出来。这一切被黎川看在眼中,他不禁加重了力道,让她痛苦的拧着眉头。他扯过她,如同暴雨一般再次欺上了她的唇,似要将她生吞活剥了一般。

    良久,黎川才放开她,将一张银行卡放在枕边,凑在她耳边道:“这是昨夜你服务的酬劳,密码是你生日。以后,我还会来找你,我的前妻。”

    而她的表情始终是麻木的,如一潭死水一般,毫无波动。直到黎川离开,她依旧躺在床上,任那心痛一层一层的将自己淹没,眼泪顺着她脸庞如雨落下。

    她以为,她与他再无交集,与那个人更无交集。

    为什么,拼命地想逃,却依旧逃不了?

    她知道,他从来都是说话算数的,再次遇到他,只会是他报复她的背叛的开始。

    离开六年,她以为生活迟早有一天会恢复正轨,却没想到会在这里又遇到他。

    水哗啦哗啦地留着,白锦仰着头,任温热的水流冲击着脸庞。尔后,关了蓬头,她慢慢蹲下来,眼泪又无声地落下,四周安静而窒息。

    浴室外,手机大作;浴室内,她却完全沉浸在那些让她痛苦的回忆中。

    当她裹着浴巾出来时,脸色依旧苍白。一头棕色的短发还往下滴答着水滴,落在了她白洁的肌肤上,衬得肌肤愈加地透亮。刚刚偃旗息鼓的手机又哼唱了起来,白锦捡起手机,是杨清打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