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别做梦啦! 第76章 幻境–美女房客
作者:冷泠柒的小说      更新:2019-05-25
    本站:m..齐恭,是一个宅男,大学毕业后就一直在自己的房子里,不是他没有去找工作,而是别人的议论和针对,让齐恭不喜欢,加上那个没怎么见面,在外国的工作的父母会寄钱给他。

    有时齐恭会想,他似乎在这个世界没有了可以让他在乎的人了。在记忆里,齐恭是被奶奶带大的,几乎没有见过父母几面,直到奶奶去世,他们才匆忙回来办完丧事,又急匆匆回国外了。

    这次,齐恭在宅了半年多,住在两室一厅的房子里,想着房间空着不如出租,这样自己又有多余的钱,因此,齐恭在网上发布出租广告,还上传了几张照片,加上联系方式和地址,不过租金比较贵,不知道有没有意愿的。

    过了一个月,期间也有故意开玩笑的,被耍了的齐恭非常生气。不久,又接到一个信息,问:“你好,请问是你这里是网上招租的蓉院小区b栋吗?”

    齐恭立即回复信息道:“是的。”

    对方:“那里条件真的像照片的那样吗?”

    齐恭回复:“当然。”

    对方回复:“好,我下午过来看看,方便吗?”

    齐恭回答:“方便。”

    接着齐恭稍微收拾了一下,以免影响对方看不上眼。

    接着齐恭就等,都下午四点多了,也没有出现所谓的看房子环境的人,气得肝疼。

    “果然,又被耍了,有意思吗?”

    接着门铃声响起,齐恭心情雀跃的起身去开门,看到的是一个拖着行李箱的漂亮年轻女人。而女人看到是男的开门,惊讶的说:“你就是网上的那个房东?不是女的吗?”

    齐恭正色道:“你不知道我是男的?没注意看吗?”

    年轻女人看到有些帅气的齐恭,想了想,说:“算了算了,我先看看房子。”

    女人到处走走,看到还不错的装修风格,对齐恭说:“还不错,我租了。但是我有三个要求。”

    齐恭和女人坐在沙发上,说:“说说看。”

    女人说:“一不能进我房间,房间是我的领地;二不能骚扰我并且偷窥我;三不能带什么乱七八糟的人回来。”

    齐恭对女人认真的说:“我答应你的条件,这份是合同,价格有些贵,你看看,考虑一下要不要租,租的话要先付三个月租金和押金,可以就签名付钱。”

    女人仔细看了看合同,然后没有什么异议就签了名字,看来挺有钱的。

    齐恭拿过来一看,名字叫曾蓁,而后几天里,齐恭一直在房间玩手机和电脑,除了出来拿外卖或洗澡,几乎曾蓁没怎么看到齐恭这个人。

    齐恭正在打排位赛,房门被敲响,齐恭不方便去开门,便大声喊道:“有什么事吗?”

    曾蓁一把火气,但是按下性子,问:“请问知道附近哪里有大型超市吗?”

    齐恭认真打游戏,没怎么注意,又问:“什么?我听不清,再说一遍。”

    曾蓁气得发火,从来没有男人这样对她,“哪里有超市!”

    齐恭边忙活边说:“哦!坐公交车三站,就有个大超市。”

    曾蓁头发一甩,回房间了。不久就打扮漂亮的出门了,齐恭对这完全不在意,还不如游戏重要。

    接着曾蓁买了好多东西,包括几箱酒和几条香烟,齐恭去外面和水时,碰巧看到这一堆东西,对这种女人很反感,就回房间去了。

    晚上,齐恭在餐桌吃外卖,就看着曾蓁喝着红酒吃着牛排,吃完就抽烟。之后好几次了,而且晚上喝的啤酒瓶乱扔,整个客厅看着很差,又有烟味,齐恭真是受不了。

    齐恭忍不住就和曾蓁说:“我说你这个女人能别自己乱扔垃圾,不会去收拾吗?这是公共区域,不是你房间这种“私人”地方,我也有份使用的。”

    曾蓁看了一眼齐恭,把东西收拾一半,就回房间了。气得齐恭觉得像直接把曾蓁赶走,但是钱给了,他又不想退回去,就只能想想办法。

    晚上,齐恭打游戏声音放很大,曾蓁忍无可忍,去敲齐恭房门,说:“喂!大晚上能别吵吗?不用睡觉啊!!”

    齐恭开门,对曾蓁说:“我们谈谈条件。”

    曾蓁挑眉,说:“好。”

    齐恭说:“一不能在公共区域抽烟,去阳台抽,不然就开窗散味;二我们分时间打扫公共区域卫生,你一三五,我二四六,周日一起。”

    曾蓁听后没有异议,说:“可以。”

    之后齐恭和曾蓁很“和平”的在这个房子里“同居”。

    一天,曾蓁居然买了菜回来做,齐恭在等外卖,曾蓁破天荒的说:“外卖有什么好吃的,不如自己做呢!”

    齐恭悠哉悠哉的说:“我懒得出门买来做,我也不会,难道你会啊?”

    曾蓁一听:“嘿!本小姐还真会做菜,等下做好,允许你尝尝。”

    果然,齐恭尝了曾蓁做的家常菜,说:“真是看不出来你会做菜,还这么好吃。”

    曾蓁骄傲的说:“我可不是你这种宅男随便猜得出来的。”

    因为这顿饭,齐恭忽然发现这个大小姐脾气,又抽烟喝酒的女人,似乎也不是很差,而且她有时候也看书,不是那种网文,而是诗集。真不知道这个曾蓁是什么样的人,有些猜不透的好奇。

    没多久的一天晚上,齐恭听到门口动静很大,就通过猫眼往外看,看到醉熏熏的曾蓁,貌似要开门,齐恭直接就把门打开,曾蓁因为靠在门上,因为冲力直接往齐恭身上撞,齐恭退了几步扶住曾蓁,把她扶到沙发上坐。

    齐恭问:“你怎么喝这么多酒,失恋啦!”

    曾蓁倒在沙发上,嚷着:“我要酒,去拿酒,我们喝。。。”

    齐恭还真去拿了几瓶,放到桌上,说:“给你,你的酒。”

    曾蓁:“我们,一起喝,喝。”

    齐恭:“我不喝酒。”

    曾蓁:“怂,胆小鬼。”

    齐恭一听,开了一瓶,递给曾蓁,然后开一瓶喝。

    曾蓁喝了一口,看着齐恭傻笑,然后说:“好困啊!我要睡觉了。”

    齐恭还没阻止,曾蓁就在沙发躺好,一下睡着了。想到沙发足够曾蓁睡觉,就去自己房间拿一套备用毯子盖在她身上,然后将客厅的矮桌推到沙发边上,以免曾蓁滚下沙发,又将桌上杂物收走。

    做完这一切,齐恭就关灯回房间睡觉了。

    ……………………分界线………………………

    “醒醒吧!居然在玩恋爱游戏,齐恭,你是单久了吗?”

    齐恭无语=_=

    难道单身狗不配玩恋爱游戏?[搜索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