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道装 第147章 非天裂地刀
作者:焱淼鑫的小说      更新:2018-09-16
    一夜无梦。

    第二日一大早,太阳还没跃出地平线,白石溪便起来用过早饭,然后直奔红杉岛。

    在岛上阁楼第三层的药剂房,他找到了正在服食白石粉的老军长。

    阳光从药方的侧面照耀进来,落在一人多高的药剂调试台上,将台面上的玻璃器皿映照得熠熠发光。

    老军长一身素白,左手明显的有不正常的扭曲,用木板夹着固定在脖子上。

    见到白石溪来,他也不意外。

    “师弟,看起来你比我还惨一些。”

    “师兄你也”白石溪眉角抽搐了下,看到老军长这幅模样,也是无语。

    “禁域不是这么好守的。”老军长叹了口气。“这么短时间里,连续发生了这么多事,他们仙人打架,我等凡人遭殃。光是这些随手放出来的小妖小鬼,就够我们受的。”

    “师兄是怎么应付那些速度奇快的怪物的?”白石溪这次来,便是为了解惑,老军长活了这么久,身为镜暇门现任门主,当然有一套自己的应对法子。

    果然,这个问题一出,老军长脸上露出一丝笑意。

    “我就知道你会问我这个问题,就和我当年问我老师一样。”

    他站起身,走到窗前往外望。

    湖水滔滔不绝,随风起浪,一阵阵的拍打在红杉岛侧面,发出沉闷的拍击声。

    “我镜暇门,自然不只是有炎机心法一门内功,确切的说,还有数门传承下来的顶尖武学技击之术。”夏重沉声道。

    白石溪面色也郑重起来。

    “还请师兄指点。”

    夏重笑了笑,转过身来。

    “这几门武学,都是高深莫测之法,且都是以炎机心法为根基,炎机心法越强,这几门技击之法也越强。”他顿了顿,又继续。

    “其余的我也不提,贪多嚼不烂,师兄只说一门适合你的刀法,你本就擅长刀和掌,二者有一定相通之处。这门刀法,应该足以弥补你在招式上的贫乏。”

    “还请师兄指教。”白石溪也跟着站起身,肃然道。

    夏重笑着点点头:“这一门刀法,名为非天裂地刀。整个刀法,一共只有两招,包含十八个变化。威力随炎机心法修为不断递增。”

    “非天裂地刀?这名字我喜欢。”白石溪舔舔嘴唇笑道。

    “这一门刀法,需要使用重武器,且越重越好。越重威力越大。是专门配合炎机心法中的震荡之力所用。”夏重解释道。

    “震荡之力?”白石溪想了想,“那能不能用锤,锤够重,威力不是更强?”

    “额倒是没说不能”夏重也被问得一楞,这明明是刀法,白石溪倒是思路跳脱开阔,居然想到用锤。

    “这非天裂地刀,修成后,能以炎机气施展出内气网,覆盖面很大,应付速度型对手很有效果。”老军长继续道。“你要学吗?”

    “当然。”白石溪毫不犹豫。

    “招式倒是不难,主要是心法配合,我稍微讲解一下,你就会了”夏重开始仔细给白石溪讲解这个非天裂地刀的具体练法和细节注意点。

    一共只有两招十几个变化,很快白石溪便学会了。

    神秘道装上也出现了非天裂地刀的方框。

    一个教一个学,很快时间便到了正午。

    “对了,师弟你的炎机心法到了第几层了?转换之前的功力还顺利吧?”夏重想起来,顺口问一句。“不方便说就算了。”

    “第四层。”白石溪没说自己后面突破的,只是把前面的境界说出来。

    “恩,和我估计的一样。四层的炎机气,催动非天裂地刀还是不差的。应付一般的怪物小妖问题不大。”夏重点点头。

    “师兄,我有个问题,不知道当不当问。”白石溪做犹豫状,皱眉道。

    “你我师兄弟同门,镜暇门现在就我们两个,我走了就是你当门主,还有什么该不该问的?”夏重手一挥,随意道。“你问吧。”

    白石溪在心头整理了下思路,才开口道。

    “我想问,军校和阴魅,他们到底比我们强在什么地方?”他声音压得很小很低。

    但老军长何等人,内功深厚,已经是第六层的炎机心法,自然耳聪目明,一下便听清楚了他的问题。

    他面上的笑容顿时消散下来,眉头微微锁起。

    “这个问题,我研究了几十年,才摸出一点答案。”

    “几十年?”

    夏重点头。

    “你以为他们那些高高在上的存在,会真的和我们这些凡人多接触?我也只能从偷听到的只言片语,以及观察到的线索,推断出一部分答案。”

    “请师兄解惑。”白石溪请求道。

    夏重又摸出一包白石粉,这种带着淡淡致幻效果的放松药粉,在博罗城也很流行,吸食后没什么副作用,反倒是有放松神经的效果。

    “军校,天灾,灵魅。是这个世道真正主宰一切的存在,他们是仙人,是魔鬼,是一切神话传说的源头。”

    夏重带着一丝回忆慢慢道。

    “别的不说,只说两点。”他伸出两根手指竖起。

    “第一,他们三者,都是不死的。”

    “不死?!”白石溪心头一沉。

    “是啊,就是杀不死。”夏重苦涩道,“无论用什么法子,只有他们之间能相互残杀,我们凡人,杀不死他们。具体原因,我还没找到。现在也还在找。

    否则以我们实力,就算差距大,也不至于大到无力反抗的地步。”

    白石溪回忆起赵家的那个小女孩,也跟着沉默了。

    “第二点,他们都有一种对我们凡人来说,极为致命的力量。他们把这种力量,称之为玄力。”

    “玄力?”白石溪重复了一遍。

    “不错。”夏重叹气道,“灵魅,天灾,和军校,都是天生就有玄力,而其余怪物,需要修行才行。

    只有到达玄力的层次,才能抵抗得了他们身上一触即发的剧毒。否则,在他们不收敛压抑自身的情况下,任何和他们的肢体接触,都是找死。”

    “玄力”白石溪若有所思。

    “打不死,身上全是剧毒,触之必死。玄力,就算是你我一旦碰到,也极其难缠,不耗费大量内气功力和及时割掉血肉,根本没法祛除。”夏重将手里的白石粉放下来。

    “我偷听得到点情报,按照他们的说法,玄力是一种境界,是一个层次,达到高度后,便会自然而然的发生这样的变化。任何一个成型的天灾,灵魅,军校之人,身上都有玄力。除非自己收敛起来,不然凡人碰着就死。”

    (本章完)

    ,精彩!

    (m..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