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快摸鱼指南 第十五章 撒尿有风险
作者:用爱发电的小说      更新:2018-03-14
    冷夏并没有听王川讲故事。

    锅里的肉煮熟了。

    少年把锅直接端出来。他年纪小身量小,却武功好强力气很大,一大锅水煮碎肉的分量,还难不倒他。

    屋外街道间有个石砌小圆桌。桌沿圆滑无棱,桌上坑坑洼洼,和城门口那快要掉落的城门一样,都被时光侵蚀。

    冷夏把大锅放在石桌上面,掀开锅盖,就那么捧起锅来,自顾自咕咚咕咚连肉带汤地吃。

    王川看得直倒胃口。如此一锅肉糊,真看不出半点能下口的样子,这少年却吃得如此之欢,他怕是平日里根本没接触过什么美味。

    冷夏吃饱了,把锅放在桌上,对王川和福老太太道:“吃。”

    长久独存,已经让这少年行事,一切以自己生存为主。礼数礼教,生活常识,完全不在其认知范围内。所以他自顾自先吃饱了,也不与王川和福老太太分碗而食,就端着锅让福老太太和王川来吃。

    其实能把食物让出来,分享给王川和福老太太,已经说明这少年很友善了。

    王川自然没有胃口吃这一锅倒胃口的肉粥,而且这肉粥里也不知是什么肉,王川也没胆擅自去吃。

    福老太太却已咂着嘴端起锅呼噜呼噜往嘴里倒。王川深深怀疑自己这一路是不是把老人家给饿着了。

    “这饭好,不伤牙。小伙子不错,不伤牙。”

    老太太把锅里剩下的饭吃了个干净,发出一声舒服的叹息。王川有些怀疑这老妇人所练的武功,对牙齿造成的伤害到底有多大。这老妇人时刻不忘伤牙的话题,着实让人难以印象不深刻。

    冷夏瞧了眼锅底,却难过起来。

    “狗,没了。”

    王川:“……”

    于是福老太太把门口那群恶狗的饭给吃干净了?

    冷夏走到街道口能看到城门的位置,一声“去”,群狗霎时狂奔而出,消失无踪。不知去哪里觅食去了。

    “故事。”

    冷夏忽然与王川说。

    王川还道这少年已经忘了刚才的话,没想到他还记得清楚,始终惦记着呢。

    不过对于西凉狗王来说,吃饭才是重中之重,其他事还是要延后再说。所以他等吃罢了饭,才重提故事的事。

    “总算有一点好像是少年。”

    王川心里暗道,便在桌前石凳上坐下,取出干粮来,自己就着随身携带的水吃饭,边给少年讲道:“咱们说东胜神州东海傲来国,有一地界,唤作花果山。山上有块仙石,一日化为石猴……”

    《西游记》这故事适不适合现在来讲,王川心里也没什么谱。但少年人多半喜欢那只猴子,对冷夏这个比曾经那些服食合欢散的小子大上不少的少年,讲这个故事,百分之八十不会有错。

    走过这么长的路,王川毕竟也乏了,没打算今日再走。只希望休息这一天过去,福老太太别再提收西凉狗王当干儿子之事,好能顺利继续上路。

    时隔久远,《西游记》这庞大博杂、涉及人物众多的故事,在王川脑子里比《葫芦娃》模糊多了,于是王川讲得简略至极,像是连环画底下看图写话注明故事线路的堪比故事大纲的三两行字。

    天到傍晚,王川便已把故事讲到孙悟空大闹天宫,把天庭搅得天翻地覆,惹来如来佛祖。

    少年冷夏已在不觉间沉迷于齐天大圣美猴王的叛逆故事中,两眼发光地盯着王川,看王川继续往下去讲。但他始终沉静地坐着,没有因为故事里的起伏有哪怕一点情绪波动。相比起来,福老太太更像是个小孩,随着王川口中故事推进,这位老太太手舞足蹈,十足一个猴子表演者。尤其她练功高深,腾挪伶俐迅捷,本身却因年事已高,弯腰驼背,动来动去间,越发得像是一只猴子。

    王川的故事吸引了少年冷夏。福老太太的表演也把冷夏目光吸引去了好几回。

    到王川终于把故事讲到大闹天宫结束,如来佛祖出手,五指山把齐天大圣孙悟空镇压的时候,福老太太一下子没动静了,王川蓦然间从冷夏身上感觉到了凛冽的杀气。

    这杀气只在一瞬间,却足以让王川浑身上下汗毛倒竖。

    福老太太一下子更没动静了。

    “嘶——”

    王川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西凉狗王不愧是西凉狗王,年纪幼小并不能妨碍他成为一个凶残任性的恐怖分子。

    幸好的是,少年最终想通,知道这不过是一个故事,并没有为一个让他不爽的故事而对王川痛下杀手。

    “汪!汪!汪!汪!”

    恶狗群吠的声音重新在山阴旧城城门口响起,打破了气氛的尴尬。

    冷笑走出街道,王川和福老太太也随之而出,却见那群狗摇着尾巴在城门口嗅来嗅去。有狗甚至抬起一条后蹄子,在那倾斜的木门边撒了泡狗尿。那城门口地界,就是它们的领地,他们那般嗅来嗅去,是在认领辖地。

    王川注意到狗群里有一只体型最大的黑犬。那黑犬在木门边撒了泡尿,还没有过瘾,又绕到出现在它们之中的两条人腿边,抬起后蹄子又要再爽一泡。

    那两条腿修长健美,小腿上灰麻绑腿仅仅绷着,看起来那般熟悉。

    王川怎能不认识?

    一瞬间,王川已然预测到了——那条看起来凶残至极的黑狗,下一刻就要遭殃了!

    “砰!”

    那健美长腿一脚踹起,黑犬发出一声凄惨哀鸣,飞出老远。

    那腿一脚之威,一至于斯,腿上力道可见一斑。当时腿上功夫有这么好的,除了六扇门里杨总捕外,王川就只知道一人。

    而狗群中那熟悉、英气、美丽的面庞,正是那人——

    一字门、夜踹寡妇门,女侠佘薇。

    “小小年纪,养的这般惫懒的狗!”

    佘薇脸色发黑,从狗群间走过,穿过那荡着烟尘的城门,走进了山阴废城中。

    那黑狗踉跄从地上爬起,叼起一张棕色的皮毛,离得佘薇远远,跟进城里来。

    这狗小心翼翼踱步到冷夏身旁,把嘴里还带血腥的皮毛放下。王川这才瞧清楚——

    那是一张诺大的熊皮。捕快摸鱼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