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快摸鱼指南 第一百四十五章 亏欠之事
作者:用爱发电的小说      更新:2018-03-14
    颜殊将军与众捕快、倚翠楼众人告辞,带人离开。两个闹事的丘八已算高大魁梧,但在颜殊的左右亲随面前,却看都不够看。颜殊亲随架着两个丘八,仿佛拎小鸡似的,把二人押走,那两人双脚连地都粘不住。

    “老王,我们先走。你消停来。”

    罗明和诸同僚拍了拍王川肩膀,猥琐地低声贱笑。

    王川翻了个白眼,道:“整日没完没了开这种狗屎玩笑,能不能有点创意?我跟你们同走。”这回周遭这么多人围观,都还意犹未尽没有散去呢,自己还往倚翠新楼里苟且,那不是生嫌没人说闲话吗?有事还是随后来,这会儿绝对不合适。

    “麻烦诸位捕快老爷了,诸位老爷有空过来,奴家给置办一顿丰盛酒宴。”

    众捕快往六扇门去时,韩姐儿送了一程,客气道。

    “好说、好说。”

    众捕快纷纷说道。罗明等几个还冲王川“嘿嘿”直笑,贱得欠抽。

    回了门中,忙活一上午,中午时候,王川去了倚翠新楼。比起早前的彩窑,如今倚翠新楼红火时候逐渐放在下午和上半夜。比起以往集中在晚上来说,变化不小。但楼里姐儿们都已习惯了新作息,而且拿腔捏调装矜持,也越发自然、得心应手。曾经彩窑的常客除了少部分还来,大多都选择了别处,而今的倚翠新楼,和当初的彩窑,几乎完全不是同一个地方,让旧的客人很不习惯。

    但倚翠新楼的收入并没有降低,反而高了许多。韩姐儿即便少了股份,每日数钱时,也还是高兴不已。

    王川去了倚翠新楼的时候,楼里被宣威营的两个丘八砸坏的物事都已置换掉了,满堂宾客落座上戏,看不出半点上午冲突的痕迹。

    楼里正在演中午的一出戏。还是王川编写的那出旧戏,但如今的戏,和戏曲刚演出那几日又有不同。在这出戏演出渐多,客人们兴趣渐低之后,吕璇又把客人们陆续作出的诗词筛选,优胜劣汰,嵌入戏中,如今戏里词曲,已经与开始时完全不同,却越发符合客人们审美。那些个诗词入选的,甚至来楼里都不叫姐儿了,就是坐着一杯茶,摇头晃脑听个戏,每日都来,百听不厌。

    甚至有客人为了让友人一听自己作词,在楼中大宴宾客,楼中生意愈发红火。

    这时的客人都是宴请宾客而来,看一看戏喝一喝酒,叫一两个姐儿席中作陪,气氛别于柳巷,也别于花街,自成一派,渐成了倚翠新楼的特色。

    王川去了楼中,就被迎进了楼上隔间。照例是角落里那处,韩姐儿亲自来迎,问道:“王捕快中午可要在这里吃?”

    “就在这里吧,简单点弄碗面来。”

    王川说着坐下。

    “好嘞,王捕快且等着。今日奴家亲自为你下一碗面。王捕快好大威风,奴家可终于见识到了,奴家下面手艺不错,捕快也当尝尝。”

    韩姐儿说着,摆着臀袅袅而去。

    王川眼瞧韩姐儿出去,又取了韩姐儿照例送来的客人反馈来看,同时思索调整新戏。

    在故事、人物、主线都已确定,开头情节也已经铺开的情况下,再往下的调整,也只能做微调。王川把这活计当成了一种娱乐,当成与曾经世界里的记忆沟通联系的桥梁。这是一种享受,适合在一个人的时候细细来做。

    但是没能研究一会儿,“吱吖”开门的声音就打断了王川手头的活计。

    进来的不是韩姐儿,而是方运姑娘和杨姐儿。

    两个姐儿一进来就“噗通”跪下,哭得梨花带雨。

    方运姑娘道:“王捕快,我两个任性,给楼里造成如此大的害处,实在罪无可恕。请王捕快责罚。”

    “请王捕快责罚!”

    杨姐儿也道。

    两人“砰、砰”磕头,那声响王川听着都疼。

    “你两个先停一停。”

    王川劝阻了二人,说道,“他宣威营都赔钱了,咱们还置换了新的东西,哪里算是受了害处?你们起来就是。”

    两个姐儿依言起了身来,杨姐儿咬了咬牙,说道:“王捕快,我们两个商议过了,实在不行,我们重新接客就是。反正……反正也不是第一回了,这身子早就脏了,再来接客,也没什么。”

    王川刚准备说话,韩姐儿突然用胳膊肘支开门走了进来。韩姐儿手里端着一碗热腾腾的面,碗上还冒着热气,把韩姐儿的脸遮得影影绰绰。

    “瞎说什么呢你们两个。走出这一步可不容易,再回头可就前功尽弃了。”

    韩姐儿边把面端过来在王川桌前放下,说道,“王捕快趁热吃。她两个今上午被那两个贼丘八吵得不行,见两个丘八砸了楼里东西,就想出去接待他们。咱们好样样的姐儿,怎么能便宜了那样的土匪?她家便被我关在房间里。事后我去和她们说了会儿话安慰她们,看来却没起到一丁点儿作用。没想这会儿突然跑这里来了。”

    王川点点头,便没说话,边吃面边瞧韩姐儿与那两个姐儿说话。

    方运姑娘和杨姐儿哭哭啼啼道:“韩姐姐,你如此为我二人,我们已是感激不尽。但今日之失,我们已是惭愧至今,怎么有脸继续如此?韩姐姐切莫再多说了。也是我两个矫情,楼里姐妹们都接得客,凭什么我们就接不得?”

    韩姐儿眉毛一竖,上了前去,左右开弓,一人一个巴掌赏了上去,道:“你两个话都说了,这会儿却又来反悔?哪有这样的好事!姐儿我答应了的事,这会儿你们却要反悔,这不是让我在楼里姐妹们面前难堪吗?开工没有回头箭。你们想重新卖你们这二两皮肉,门儿都没有。”

    两个姐儿一人脸上都印着一个红手印,都愣在那里没反应过来,张着嘴巴却说不出话。

    王川也没有说话。韩姐儿泼辣行事,虽然稍微出乎他的意料,但到底还是没多大错处。而且倚翠新楼已经完成了它大部分使命,如今给自己回回本,再能带来些外快,就已不错了。别的什么,他不打算再干预。让韩姐儿自己发挥就好。

    “踏、踏、踏。”

    有人一阵小跑冲进屋子里来,急喘气道:“不好啦,宣威营的将军……又来啦!还带着那两个丘八!”捕快摸鱼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