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快摸鱼指南 第一百三十四章 诛心
作者:用爱发电的小说      更新:2018-03-14
    杨总捕送罢了到柳巷倚翠楼捧场的朝中大员以后,就回了六扇门处理公务。王川回到门中,很容易就找到杨总捕。

    “让你小子处理公务,你这又跑哪去了?他娘的,就知道偷懒!”

    杨总捕脸色变得也快,刚刚离开时候还一脸乐呵呵的,这会儿却恁的黑脸。王川估计他是见不上六扇门大发神威的戏,胡乱发牢骚。

    可是关乎六扇门的戏,王川真的不敢编啊!

    想想倚翠新楼里的连环套路,自己把六扇门的新戏排出来,到时候观众们来了兴致,点名要个身着捕快衣服的姐儿,这套制度一流行,杨总捕还不得拿他那天残脚让自己“天要你残你不得不残”。

    王川可不想以后写回忆录标题还要是“身为穿越者的我身残志坚”,所以他老老实实拒绝了杨总捕,哪怕杨总捕因此不开森。

    “总捕大人,属下上午确是在门中忙案子的。但忙到中途,康王子叫人来请属下去倚翠楼一会,属下就出去了。”

    王川如实与杨总捕说道。

    “哦?他叫你去做什么?”

    杨总捕也料到什么,两眼放光地问道。

    王川莫名恶寒。

    在倚翠楼里已经受够了康王子拉手表示亲近,虽然这世道上位者老爱用拉手这样的方式礼贤下士,王川久在此世,也知道这惯例,但他还是习惯不能。康王子的拉手着实让他浑身掉鸡皮疙瘩,杨总捕这两眼放光,让王川莫名其妙地想起康王子来,不由自主地菊花一紧。

    “回禀总捕大人,康王子说,康王爷重病,康王府仅凭倚翠楼入不敷出,想要再做非法生意,要属下给他做内应,好使六扇门对倚翠楼有行动时,属下能及时通知于他。”

    王川收整心情,努力使自己忘掉这茬,老实回答。当然,康王子拿糖衣炮弹朝自己发射的事,也要选择性忘掉。不怕杨总捕介意,就怕杨总捕嫉妒啊!

    “是吗?”

    杨总捕一挑眉毛,问道,“他怎么不选别人,就选你啊?”

    王川讪讪笑道:“属下这不是在花街里受姐儿们知道吗?那康王子能知道几个六扇门人,还不是得要相好的花街姐儿推荐。然后倚翠楼的姐儿就推荐了属下,才有了属下去这一遭。”

    “你说起来倒也不脸红!”

    杨总捕没好气道,“怪不得门中兄弟说你被个姐儿叫走了,敢情是这样。”

    不知为什么,王川总觉得杨总捕神色语气里,有那么一丁点儿嫉妒的意思。

    杨总捕并没有再细究这个问题,而是道:“康王府那边,我已安排了暗桩。那康王府小王爷说的不假,如今康王府上,却是入不敷出。但那并不是因为康王爷重病。据我了解,康王府如今最大花费,一是康王爷炼丹学道功,开销甚大,二是康王子挥霍无度。康王爷好好练功呢,听说都辟谷好几日了,这么硬朗的身子骨,哪里是重病的模样?不过不管怎么说,这都只是个理由而已。看那小王爷意思,也就是说,那倚翠楼又要卖那劳什子皮肉了?”

    “正是。”

    王川点头回应。

    “他娘的……”

    杨总捕怒喷一句,似有什么话被憋回了肚子里去。好一会儿,杨总捕才又说道,“你小子来找我,想必是已经有想法了吧?与杨某说说,你打算怎么做?”

    王川回答说道:“回禀总捕,属下已经答应了康王子,做他内应。属下的意思是,他既然如此要求,我不妨将计就计。”

    “怎么个将计就计?”

    杨总捕来了兴致,问王川道。

    王川解释道:“就是按他说的,总捕可以隔三差五安排人手突袭他花街倚翠楼。届时我提前通知于他,让他蒙混过关就是。”

    杨总捕拧起眉头,问:“你这话什么意思?咱们辛苦费劲,就让你光明正大地给那康王府小王爷卖好,让他蒙混过关?他娘的,你葫芦里卖什么药?”

    王川只好继续解释:“总捕大人可还记得属下先前与你商议?此事若要功成,不是一回两回的事。要夺他生意,让顾客对花街倚翠楼失去兴趣,咱们就须得有点耐心。总捕大人且想一想,如若您在花街倚翠楼里非法宿那没有健康证的姐儿——”

    话没说完,就被杨总捕打断。

    杨总捕拍桌子瞪眼,慌张怒叫:“他娘的,胡说个甚?!杨某如此正派之人,柳巷都不会去睡,岂会去花街睡人?亏是你嫂子不在这儿,她要是在这儿,不和你翻脸!”

    “如果!我是说如果!”

    王川无奈提醒,才继续道,“属下意思是如果那样,每每在兴头上,忽然有人告知六扇门要来,要您收枪勒马,一次两次或许可以,如果次次如此,您是否还有兴趣在那里耍子?”

    “不如果杨某也没兴趣!”

    杨总捕先是一瞪眼表明态度,而后才按照王川意思往下想,说道,“不过如果那等腌臜旁人的话,确实如此。你这小子,想法有些门道。”

    王川没想到杨总捕对一个假设反应如此之大。却不知他是惧内,还是好面子之过。不过这想法只能在心底想想,可不能当面和杨总捕问出来。王川继续道:“咱们三番五次如此,他花街倚翠楼是否承受不住不说,楼里客人,必然承受不住。如此一来,康王府为王府进项之事,或将另寻他法,狗急跳墙……”

    说到这里,杨总捕已然举一反三,想明白了。他眯起眼睛盯着王川看了半晌,把王川看得发毛,而后才捻须说道:“此计恁的诛心,不给他活路啊。”

    王川心头一跳,杨总捕莫不是还生恻隐之心不成?

    “甚妙!甚妙!”

    杨总捕忽然拍桌大笑,终于打消了王川的担忧顾虑。

    到底是六扇门总捕,惯常决断人生死自由之人,如此人物,岂会心软?

    “就依此计。你看着他宾客渐多,咱们就行动。我在给西部欢乐园和康王府多安排些暗桩。他娘的,等他狗急跳墙时,定让他腚眼儿都藏不住!”

    “……”

    王川又一阵恶寒。捕快摸鱼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