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快摸鱼指南 第一百二十七章 王爷怒了
作者:用爱发电的小说      更新:2018-03-14
    韩姐儿以为王川要息事宁人,心中多少有些不痛快,觉得她的好捕快背叛了她似的。但风尘里历练多年的韩姐儿是个很理智的人,清楚要大门朝外开店做生意,息事宁人还是有道理的。她已经把她大部分都托付给了王捕快,到了如今这种地步,也只能选择相信王捕快、顺应王捕快,稍微有些不爽,也没什么,王捕快总不会害自己。

    但是当她让窑中小厮把布告贴在神武广场的民用展板上以后,才发现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

    布告张贴出去后,京城八卦圈的风向并没有向有利于八大剑派的方向调转,京城百姓们更把喷壶壶口对准了八大剑派。

    “这八大剑派,真不是个东西!”

    “当咱们京城人好欺负吗?竟然还敢威胁咱们京城人!”

    “就是,事做就做了,赶快从京城滚蛋就好。还赖在这里欺负人!想想彩窑里全都是娘们儿啊,八大剑派竟然还不要脸皮地威胁他们,哼!还跑江湖呢,真不是爷们儿!”

    “唉,彩窑的姐儿们真是凄惨。被八大剑派砸了店,还要受其威胁,委曲求全张贴布告,说什么都是误会。一群弱女子却要在那些个跑江湖的手里求存,可怜,可怜啊!你说我去帮她们出出气,她们会不会感激于我,把我奉为座上宾?”

    “就你?想的你美!你不被八大剑派大卸八块就谢天谢地吧!”

    ……

    坊间此类对话传入韩姐儿耳中,韩姐儿哪里还会不明白,这是她的好捕快按她所期望的去发力了。

    “我这是摊上了个什么样的主儿?!这般手段,把八大剑派和全京城百姓都耍弄在鼓掌间了,忒也黑了!”

    韩姐儿自言自语,吃吃地笑,忽然感觉心里仿佛涂了蜜也似。王捕快这般手黑心辣,在她眼里也全是极好的。

    过了几日,八大剑派所住客栈那边,又有传言有人堵门抗议,要八大剑派滚出京城。这一波下来,京城百姓当然无法对八大剑派造成什么实质的影响,也不能真的把八大剑派赶出京城。但是八大剑派在京城、乃至在江湖里的名声却更臭了,而柳巷彩窑,却在正面形象上名气不断,新楼还未落成,已经让很多人翘首以盼。

    于是王川趁机让韩姐儿放出彩窑转型、姐儿培训的消息,把京城百姓都惊掉了下把。当然,好好一个柳巷窑子,往花街模式转变,有人乐见,也会有人不看好,但如此热闹,总是吸引人眼球。京城人都对此事好奇期待,等待彩窑新楼落成这一天。

    到了这时候,韩姐儿以及彩窑里的姐儿们,才都明白了王川一系列动作之下,到底意欲何为。这一连套的花招把姐儿们看得都有些懵,没想到生意还能这么玩。虽然还有不少姐儿看不懂王川是怎么做到的,但是这不妨碍她们对王川对彩窑不靠谱的改造产生一丢丢信心。

    “相公不愧是相公,真是厉害!”

    陈莲在与韩姐儿聊天时,听到韩姐儿对王川的夸赞猜想,昂然骄傲——虽然她也没太听懂。

    吕璇当时也在旁边,微微轻笑,却没有发表什么意见。

    在谱写完第一幕的词曲后,吕璇就全身心地投入到王川所编写的故事和谱写词曲里面。这并不是说王川所写的剧本有多好有多妙。只是做事认真的教坊司司女需要在谱写词曲时全身心地投入,唯有如此,她才能谱写出更美妙、更适合于剧本情景的词曲。

    王川的剧本一幕幕写就,已经全部落到了她手上。这确实是个很有趣的剧本,情节虽然略微简单,像别的小说戏剧那样的旁枝末节少了许多,但足够明晰,令人投入。但也正因为如此,它有趣,但还不足以让吕璇敬佩。

    教坊司里培养出的优秀司女是还有一颗略显文青的心,在美国大片和欧洲文艺片之间偏向于欧洲文艺。但是在为王捕快完成剧本时,她又能把自身爱好摘个干净,完全按照王捕快的要求来作曲填词。

    王川觉得自己真是捡到了一个宝。这位教坊司司女能够完全地融入剧本中,按照故事情景、人物创作出无论从情绪上、性格上、还是气质上都完全不同的词曲,同时又保证了一定的文艺质量,使整部作品偏向于流行于花街的诗词曲艺那样的阳春白雪,不像一般戏曲那样下里巴人,整个剧本的格调,便比坊间流行的戏剧高上了不少。

    当然,这些词曲质量并不算是顶尖,但它已足够优美,不落下乘。

    在整个剧本词曲都完成以后,倚翠新楼已经拆除完毕,重修工作进行了三分之一。王川跟随陈莲、吕璇一起去检阅了彩窑姐儿们培训的情况以后,就开始选角、排演,让姐儿们排练这场新型的戏曲。

    姐儿们对此万分乐意。在枯燥的学习中渡过了这么久的时日,一众姐儿们早已心累了。现在能换个花样,她们当然乐意之极。

    戏剧中有男有女,但王川根本不打算雇佣男演员。京剧里有男人演旦角,这戏里女人演男子,自然也可以。另一个世界里的男旦角能够那般受人追捧,如今来一出女串男,说不得也是一个吸引人的人气点。

    姐儿们积极响应,很想尝尝演戏的感觉。她们本就身属下九流,对戏子行当自然不会排斥。有她们配合,王川与吕璇选角排戏,也就轻松了不少。

    王川只看着排了两三日,此后就把事情全部交给了吕璇、陈莲和韩姐儿。姐儿们在排戏之外,另五位教坊司司女的授艺还是没有拉下,让姐儿们叫苦连天。

    到了新楼修成前夕,王川让韩姐儿去定了块牌匾,牌匾上的名字自然是“倚翠(柳巷)楼”。韩姐儿对王川又换招牌没什么意见,反正她早知道了王川是要跟花街倚翠楼怼,但京城里其他人就都要被惊呆了。

    搞事不断的柳巷彩窑又在京城里引起新一波的话题,倚翠(柳巷)楼的名头更是传到了花街倚翠楼里。通过倚翠楼,自然不可避免地传进了康王府。

    “那柳巷彩窑幕后谁人,欺我康王府无人耶?”

    康王爷发须皆白老态龙钟,在一个冒着青烟的炉子前盘膝而坐,听见彩窑改名的消息,气得呼哧呼哧急喘气。

    平道安隔着炉子与康王爷面对面坐着,急忙提醒道:“王爷息怒。辟谷期间情绪波动,会失功的!辟谷这么些天,万一失功,您这空空如也的肚子,可顶不住啊……”

    但是他提醒已经迟了。康王爷呼哧呼哧半天,突然老脸上血色一失,身体一软,歪倒下去。

    “来人啊,王爷饿……”

    平道安脸色惨白,话说半途,却突然顿住,咽了口唾沫,又叫,“来人啊,王爷辟谷岔气啦!”捕快摸鱼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