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快摸鱼指南 第一百二十章 谈妥
作者:用爱发电的小说      更新:2018-03-14
    王川万万没想到,罗明给出建议,自己帮刘大郎薅出最后一根稻草来抓,刘大郎竟然还时来运转了。如果此事得成,刘大郎那可就是享齐人之福了,这劣货还不得乐死。

    “想来刘大郎是不会拒绝的。不过这毕竟是他的人生大事,咱们可不好代他做决定。等我出去和他说一声,他若是行,我便安排时间,让老刘家与你见个面,你们定时间过门。刘大郎和你这里的姐儿是否用自己见上一面,你们到时候自己定。”

    王川说道。神州朝一来,社会风气渐开,但婚事正经时候,还是父母媒妁的老传统。彩窑里的姐儿已绝父母,往外成婚,或是自主,或是窑中主人代为父母。

    “那敢情好。”

    韩姐儿乐呵呵道。为窑中姐儿解决人生大事,她也乐得去忙活。

    “此事说完,是不是该说其他事了?”

    韩姐儿又笑眯眯问。

    王川点头道:“是,我事情已经有眉目了。”

    韩姐儿牵起王川的手,在王川手心里轻轻一挠,腻声道:“好捕快,那般正事,在这里可不方便说。捕快不若随姐儿我移步,到奴家房中来说。”

    王川脸色微微一白,道:“好姐姐饶我则个,我虽年轻,如此这般,身子骨也吃不消啊。”

    韩姐儿吃吃笑道:“好捕快想哪里去了?奴家岂能是那般任由胡来不晓事的人?就是王捕快愿意,奴家还不愿意弄坏了捕快身子呢。咱们呀——”说时红唇凑到王川耳边,喷吐着热气,低低地道,“——来!日!方!长!”

    王川裆下一凉。

    韩姐儿说罢,已轻笑着把王川拉去她房中。

    她房中简单朴素得很,反而不像是个姐儿房间。

    王川被韩姐儿拉着在桌前坐下,韩姐儿沏了一壶茶水过来,给王川倒上一杯,说道:“王捕快尝尝奴家泡的茶。这是玄武区余记茶铺的南山茶,那余记老板是正宗的福州人,这茶也正宗得很。说起来你可别外传,那余老板经常背着他老婆来咱们这儿玩耍,这茶正是余老板送给他相好的姐儿的,那姐儿又分了我一些。”

    王川:“……”

    这世界可真他娘的小!

    “怎么,王捕快知道这余记茶铺南山茶?”

    韩姐儿从王川脸色里看出了端倪,问道。

    王川点点头,道:“实不相瞒,当初查获倚翠楼的时候,余记茶铺的老板余春发也在其中。当时在门中,正是我审的余春发。我却不知,他也在这里玩耍。”

    韩姐儿惊讶了一下,哼哼笑道:“他倒是会玩,活该被抓!”

    王川:“……”

    这是同行冤家还是女人的特有心理?

    “说正事吧。”

    王川摩挲着热极的茶杯,说道,“其实不瞒韩姐儿,我这回计划,其实就是想拿彩窑比一比倚翠楼,把倚翠楼的风头比下去,生意抢了。”

    “怎么个抢法?”

    韩姐儿兴趣大增,眨了眨艳媚大眼,问道。

    王川便把与杨总捕说过的一些内容,大致又与韩姐儿说来。

    韩姐儿身为柳巷彩窑店主,看问题的角度毕竟与杨总捕不同。听完王川所述,韩姐儿沉思片刻,说道:“咱们柳巷和花街不一样,你再怎么学花街,只怕去花街的人也不会来柳巷。而且咱们这里的姑娘从来没学过那些文人士子的风雅之物,又如何能学的了柳巷?”

    王川笑道:“韩姐儿放心,这个我已经有些想法。我请了教坊司的司女来教姐儿们东西,不需要学太多太精,粗浅学一些,能上得台面就行。届时我会想其他法子补足,还有杨总捕请人来捧场,打造风雅,没问题的。”

    “杨总捕来这里?!”

    韩姐儿吸了口凉气,大眼中眼珠子咕噜噜乱转。好一会儿,韩姐儿轻声一笑,伸手在王川胸膛上轻轻一推,跟挠痒痒似的,说道,“看来王捕快手笔不小。王捕快有大心思,奴家怎能脱了王捕快后腿?我有一个提议,好捕快要不要听听如何?”

    王川道:“韩姐儿请讲。”

    韩姐儿道:“王捕快既然有心搞这么大手笔,奴家也自当尽心尽力相助捕快。捕快不若再花些钱财,从奴家手中多拿些股,也好随心所欲地整顿彩窑,能帮上捕快忙的、愿意留下来帮捕快的姐儿,捕快都留下来,有不成的,捕快也好不用像奴家这样还得顾及情分,与些花费遣散了就是。这窑子,也好按捕快想法来做。”

    “韩姐儿愿意,这样自然是再好不过。”

    王川立刻说道。他很清楚韩姐儿应该是从自己的话里品出了某种危险来,是以才如此做。接下来韩姐儿恐怕会私下里去与她窑中的姐儿沟通,只不知是告诫、劝说那些姐儿们小心警惕最好离开,还是征求姐儿们自己意见。

    康王爷基本已成没了爪牙的大猫,自己这些隐秘手段,康王爷也不能如何,所以彩窑的姐儿们都不会有多大危险。但这些事情毕竟还是隐秘,王川没法与韩姐儿解释,只能任由韩姐儿按她自己的想法去想。所以韩姐儿怎么想怎么做,他都不能怪韩姐儿。

    而且预感到危险,韩姐儿还能不拒绝自己,如此相助,已经很是尽了情义了。不去想这些,也不去想韩姐儿如此选择之下,还有多少考量,王川对韩姐儿如此做法,终究还是要感激的,怎能去怪韩姐儿?

    “若是如此的话,我当把彩窑里外翻修一遍,名字也最好换一个。韩姐儿你看如何?”

    王川又问。

    韩姐儿道:“那就全凭捕快做主了。只是捕快新楼落成,千万留奴家一个位置。”

    王川道:“怎么能少得了姐姐你?我毕竟是六扇门捕快,不好出来谋事。新楼还要靠韩姐儿来主事。韩姐儿不嫌辛苦就好。”

    韩姐儿痛快应下,嫣然一笑,娇滴滴的身子往侧一倒,红唇一舔,道:“只要王捕快记得奴家的好,奴家就心满意足了。”

    王川经受不住,起身苦笑:“好姐姐,可别再调笑于我了。我今日真个是再遭不住了。我先去也,拿了钱再来找你。”捕快摸鱼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