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快摸鱼指南 第一百一十八章 计划
作者:用爱发电的小说      更新:2018-03-14
    王川跟在杨总捕后面进了议事堂,转身关上了门。

    杨总捕已在桌前坐下,指了指旁边座位,说道:“坐。”

    王川依言坐下。

    杨总捕急切问道:“你有什么法子,尽管与我说来。”

    王川说道:“总捕大人,圣上已将康王爷限制在府,所经营一切势力都已剪除,而今只剩些许奴仆,用度全要从倚翠楼里来,可是真的?”

    “我在康王府外察看,你不是已经看到了吗?”

    杨总捕白了王川一眼,表示王川明知故问,实在废话,“圣上意思是康王爷既然愿意修仙,那就尽情修仙,不用出门了;喜欢倚翠楼经营来的钱,那就靠倚翠楼赚钱好了,内府供奉,就停了吧。如此一来,不只是限制,康王爷实乃是——”说时往王川凑过去,压低声音道,“软禁了。”

    “这样啊。”

    王川点点头,又问道:“如此一来,康王爷可做之事,就只有修仙了?不知康王爷而今对修仙之事如何看待?”

    杨总捕“嘿嘿”笑了起来,道:“而今修仙已成康王爷唯一执着,他当然是万分看重了。据我观察所知,康王爷如今整日服药练功辟谷修仙,与那叫什么平道安的假道士厮混一处,跟倚翠楼催要财款买药材。我看这好王爷怕不是还抱有幻想,要靠修仙熬死圣上,然后再行他事。嘿嘿,嘿嘿,过些时日,在京城传开,怕是要成为笑柄。”

    王川沉吟片刻,说道:“如此的话,属下有两条建议,杨总捕请听一下是否可行。”

    “你且讲来。”

    杨总捕正襟危坐,认真倾听王川汇报。

    王川说道:“第一,我认为对康王爷,咱们还应该继续监视下去。一来是防止康王爷表面如此,却只是做给旁人来看,暗地里还有其他动作,二来是摸清他如今习惯,才好再上眼药。”

    “上什么眼药?”

    杨总捕习惯性往细里问。

    王川说道:“属下是想,如果康王爷而今真的是一心求仙问长生,那等咱们合适机会,可以想办法在他修仙之事上做文章,坏他执着,看他什么反应。”

    “是个法子。但毕竟只是小道。你另一条法子呢?”

    杨总捕有些不太满意。

    “属下身卑位低,看得自不长远,想的也都是小道。但心有不平,小道也想施展一番,惩治惩治他们。”

    王川笑说道,“另一个法子,就是想开一家店,抢他倚翠楼生意。断他康王府经济。”

    “你这个就说笑了吧?”

    杨总捕显是不信,笑道,“花街柳巷窑院楼坊那么多家,红火的不止一家,你见哪个能抢了倚翠楼生意了?你这不是开玩笑吗?”

    王川摇了摇头,说道:“那是以前,现在却不一样了。杨总捕你且想想,倚翠楼连续被查两次,还都是一样的理由,如今谁不知道它倚翠楼出卖皮肉?它重新开业,做回老以前的生意来,有头脸的人物,谁还再好意思出入倚翠楼?花街楼坊那么多选择,独去他一家不成?”

    “可是修仙炼药花费可不小,康王爷看来还痴迷于逍遥散的药效,其他药还满足不了他。倚翠楼收入小了,康王爷岂能满意?”

    “而倚翠楼想要赚钱,怕还是得走以前的老路。这条路倚翠楼所占的便宜,无非就是花街姐儿的知知情识趣,和柳巷姐儿的肆意玩弄结合起来。总捕你说,我若是在柳巷买一家店,把姐儿们也教得知书达礼一些——至少表面如此,届时咱们和它倚翠楼经营一样,还不违法,相比起来,更是安全。那倚翠楼的生意,能不能被我抢了?”

    杨总捕沉吟一阵,说道:“理是这个理,但是不是有些想当然了?”

    王川说道:“如果单是这样,当然想当然。此事还须总捕大人相助,属下才能成功。”

    杨总捕轩眉问道:“哦?我要如何相助?”

    王川道:“属下准备盘下柳巷韩姐儿的彩窑,改个名字,叫倚翠窑。到时候请总捕大人多多帮忙宣传,必要时候,打击一下倚翠楼,来倚翠窑捧捧场,不知可否?”

    “噗通!”

    杨总捕一下子从椅子上滑了下去。

    王川忙把杨总捕从地上扶起来。杨总捕在椅子上坐下,像是什么意外都没发生过似的,一本正经地沉吟起来。

    沉吟半晌之后,杨总捕才义正言辞地说道:“捧场时可以,但到时你得帮忙与你嫂子解释一下。”

    王川惊得瞪大眼睛,感情杨总捕吓得从椅子上滑坐在地上,竟然是因为怕老婆?!

    怕老婆不会也是六扇门的传统吧?

    不对,梁捕头那不是怕老婆,他也经常和梁夫人对刚。他只是单纯地斗不过他老婆而已。

    “属下自当如此来做。”

    王川赶紧应了下来。杨总捕这才松了口气。

    “除此之外,还有别的事吗?柳巷的姐儿,听说学识普遍不通,好多大字都不识几个。你如何教授他们?”

    杨总捕问出了最担心的问题。

    王川回答说道:“这个杨总捕不必担心。杨总捕有所不知,今日我正为此事去教坊司请人帮忙,正好碰到教坊司把前些时日大狱里关着的几个司女赶出来了。我就把几个司女先接回了我家。有她们教导彩窑的姐儿们,应该能成个模样。其他的,我还有些想法包装,不太好细说。总捕且等着看。不过那六个司女,属下家中太小,却不好安排。属下想咱们门中宿舍还有不少空着,能不能拿出几间来,先供她们住着。”

    “既然如此,你想周全就好。回头我与后勤组说一声,你完了去找小张,拿几间空房钥匙。”

    杨总捕说时起身,道,“那此事就这么定了。第一件事你不必操心,第二件事,你好好做,有什么难处,私下里来与我说。另外梁捕头在家休息这么些时日,该也够了。你去一趟他府上,与他说一声,让他下午就来点卯。别以为我不知他底细,与娘们儿耍得那么不着家,哪是个重病的?再不来门中,断了他月钱,撤了他职!嘿嘿,他老头儿也算风流,去你楼里捧场的事,怎么能少得了他一个?”

    王川:“……是。”

    杨总捕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毒了?这不是摆明了要让梁捕头和梁夫人上演全武行吗?

    这是报复!这是找场子啊!捕快摸鱼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