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快摸鱼指南 第一百零三章 谆谆教导
作者:用爱发电的小说      更新:2018-03-14
    从平道安的监牢里出来,大牢中已经有许多同僚同样盘问完了,将录好的供词交在杨总捕面前的桌子上。杨总捕端坐桌前,双手环抱闭目养神,其他同僚也都默默站立,使气氛十分压抑。

    几个狱卒站在边上,有些无所适从。

    “杨总捕,我们审完了。”

    龙捕头上前把供词递交给站在杨总捕身旁那侍从。侍从将供词放在桌上那一摞的最上面。杨总捕睁开眼看一样龙捕头,目光又从王川身上扫过,那眼神严肃冰冷,不带丝毫感情。

    王川默默站在一边,今日的杨总捕动了真格,而且还有刑部和他站在一边,其他势力,又不知有哪方。却不知这次的事情,能被弄成个什么结果?

    “还差几个?”

    杨总捕最后把目光扫在了桌上那一摞供词本上面,问边上侍从。

    “回禀总捕大人,都结束了。”

    那侍从把供词本清点了一边,回答说道。

    杨总捕颔首起身,目光又在大牢里慢悠悠地转了一圈,像是在清点人头。而后,杨总捕道:“权捕头辛苦一下,带你麾下在此助大狱的兄弟们看一看大牢,其他人都跟我回门里。”

    “总捕放心,权某必使滴水不漏。”

    权捕头应道。

    杨总捕又一点头,便往大牢外去走。众捕快与权捕头及其麾下道别,纷纷跟上杨总捕的步伐。王川并不知杨总捕是对什么人不放心,特地留了门中兄弟在此,他缀在了整支队伍的最后,默默思考。

    隐藏在一切之后的幕后黑手想必是个来头极大的人物,不然不可能从京城操纵到天柱县,又从天柱县操弄回京城,铺开制作散药的窝点,控制倚翠楼,在逍遥散之案事发之后,还能在朝堂中周旋至此,把涉案的大部分人从中摘出去。要做到这一切,权力、财力缺一不可,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做得到的。王川甚至想这是不是皇帝做的。

    圈养幼童以试药,妄图修仙长生,在王川所略知的另一方世界历史中,这确实是各种皇帝们爱搞的事。

    但此事若是皇帝所操弄,刑部与杨总捕,到如今又何以还要如此卖力去翻案?是此事另有由来、还是张经研尚书与杨总捕还不知真相?

    王川皱了皱眉,忽然觉得哪种想法都不合理。

    “以后千万记得,这等冲动之事,少做为妙。”

    龙捕头的声音突然在旁边响起。

    王川扭头看去,却见龙捕头什么时候放慢了脚步,落在了自己旁边。

    龙捕头神色有些不太好看,与王川说话时阴郁着脸,又道:“王川兄弟,以你的本事,将来想必是要进重案组的。等你以后接触大案、恶徒渐多,你就会遇到形形色色的犯罪、和各种各样丧尽天良之辈,牢中那个做药的道士,跟那些人比起来,真个是小巫见大巫。无可否认,遇到这种渣滓和恶事,难免会影响心态,动用私刑以惩戒之,不仅是最粗暴简单直接有效的制裁与审讯方式,还能缓解压抑的情绪。但这种法子,毕竟不是太好。”

    “啊?!”

    王川吓了一跳。

    进重案组?!

    这可是最要命的事!比先前听平道安说起的修仙恶事还要令人心情阴沉。

    而且龙捕头身为六扇门捕头,资格、经验都是一等,他所说之事,还真说不得会成为现实。

    王川一时脑子发胀,没反应过来,龙捕头却继续说:“自打先皇惠帝以来,私刑禁绝,门中也有兄弟因这等事撤职受罚。咱们在六扇门当差,本身就遭遇着比寻常人更多的危险,犯不着为了公事再担更多不必要的风险。咱们频见大案,注定要比寻常人见识更多黑暗残忍恶毒之事,这是无可避免的。但能缓解情绪之法,并不只有与恶徒动刑一途,断案、练功、看书、喝酒、耍牌、甚至逛窑子,法子多得是,总有一种办法能适合你。至于案子是否能破,尽心尽力、多想其他法子则可,以后不管为惩恶徒、还是为逼问供词,都不要擅自动用私刑,败了自己。你可明白了?”

    龙捕头谆谆教导语重心长,这些原本没有必要与自己说的话,他却如此不吝口水地与自己说来,王川深受感动。不过王川还是保持着警惕,不管龙捕头是因为一字门佘薇之事,还是想拉自己去他麾下,王川都坚决不想应。佘薇之事王川已然竭尽所能,而瞧情况,龙捕头显然是毫无希望的,自己再多做什么,只怕也是吃力不讨好;而去他麾下,开玩笑,重案组的门自己半步都不想踏进去,怎么可能去他麾下?

    “多谢龙捕头,在下晓得了。”

    王川由衷感谢,又问,“不知龙捕头遇到影响情绪之人事,如何缓解心情?”

    龙捕头沉默半晌,而后才赧然一笑,说道:“这话其他人来问,我也就不说了。不过王川兄弟帮我良多,我与你说,也无所谓。通常来说,如果不像这回这样有突发之事,我们每回大案、缉拿之后,都有时间歇息。那时我若心情郁结,就入江湖去寻佘薇姑娘。不需要寻到。每每寻其踪迹,闻其事迹,我的心情,便能渐渐好起来。”

    王川:“……”

    这一下王川真的是无话可说了。他万万没有想到,龙捕头竟然能对那暴力腐女痴迷到这种程度。如此痴汉形象,也怪不得佘薇对龙捕头见之则避。

    真是可怜又可叹啊!

    “包括佘女侠爱看《龙阳传》的事迹,也能使龙捕头心情愉快起来吗?”

    王川终究还是忍不住问。

    龙捕头神色一怔,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来。

    王川叹了口气,没再多说。一字门佘薇对于龙捕头来说,其实是个泥潭,龙捕头若能早日从这个泥潭里脱离出来,其实是件好事。如此一想,王川感觉自己对龙捕头造成的背刺暴击,还是非常应该的。

    祝愿龙捕头早日脱离苦海,寻找真正属于他的伴侣。

    王川在心中如此为龙捕头祝福,转头瞧龙捕头的神情,却见到龙捕头一脸的纠结挣扎,不知在犹豫着什么。

    一个极其恶劣的想法闪过王川的脑海,让王川脸色一变,下意识让开三步,远离龙捕头——

    龙捕头不会是想投其所好,以龙阳之癖接近与佘女侠的距离吧?!196捕快摸鱼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