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快摸鱼指南 第九十三章 玄武群众
作者:用爱发电的小说      更新:2018-03-14
    晚饭当然不可能不吃。不过因为意外,这顿晚饭吃得要比平时迟了,也比平时简单了。

    王川把仔细研究了一番的《一字门秘事》交给陈莲,让陈莲千万收拾好了,好好保管。陈莲对书中内容惊叹不已,摩挲着书页幽幽说道:“相公,写这本书的江湖百宵生和花间侯,到底是何方人士啊?这书里恁的……恁的……反正好多东西,奴家都不知道……”

    “两个可怜人而已。”

    王川想了想自己写的那本书,叹了口气。《菊花宝鉴:江湖百宵生与花间侯》已经在风月阁的地下世界风靡开来,不知道被自己写进故事里的两个可怜人能不能顶住压力。自己还盼着看他们新作呢。他们若是就此深受打击,从而封笔,那可实非己愿啊。

    陈莲小姑娘稀里糊涂,听不懂王川的感慨,只是轻轻“哦”了一声,认真收拾起了《一字门秘事》宝书。

    次日,王川到六扇门中点过了卯,昨夜当值的同僚又从玄武区摸到了一群吸食合欢散的。正缺人手审讯。王川便被拉了壮丁。

    据昨夜当值的同僚说,昨夜之事,是玄武区居民举报的。

    在发生了逍遥散案件以后,玄武区居民似乎知道了同区居民黄元文举报其弟的光辉伟迹,热情突然高涨。在王川离京这一个多月里,玄武区居民多次举报有人聚众吃药,有真有假,可把玄武区衙门折腾了个疯。如今有了一个多月的斗争经验,玄武区居民逐渐掌握了发现犯罪和举报的技巧,如今几乎一举报一个准,甚至还逮到了花街花名妓子大牡丹与青龙书院著名词人周松在某酒楼开房吃药。如今大牡丹和周松都被丢进了刑部大牢,青龙书院在神武广场公告周松违纪除名,小红楼使尽千般解数,没能把大牡丹从牢里捞出来。

    王川只觉玄武区居民已经有了朝阳群众的声势,真是厉害得不得了。同时他也没想到,如今散毒之祸,已经严重到这种地步,单是玄武区一地,就有如此多人服食合欢散。

    这样的形势,也多亏了玄武区居民参与热情高涨,才能形成如此打击力度。如今除了玄武区,其他地区散毒情况也不知如何。想要遏制住这股不良势头,单凭六扇门行动,是绝对不可能完成的。唯有发动群众,让散毒之祸陷入人民群众的汪洋大海,才有可能达到成效。

    当然,这些都不是自己要考虑的问题。自己把手头的工作干好了就可以了,朝廷禁散大势,还是交由刑部大佬们和杨总捕去决策好了。王川考虑自己顶多也就能建议一下,不过这一个多月来自己莫名其妙出的风头实在太多,为了在以后的日子里能够消停摸鱼,自己还是能低调一点,就低调一点。

    如此简单明白的问题,又有玄武区群众的先例在前,想必刑部大佬们和杨总捕能够想到自己所考虑的这一点,自己就不必要特地去提醒了。

    “堂下姓甚名谁?何方人士?”

    丙字号刑房中,王川提笔问话。前面坐中又是个娇滴滴的女人,粉衣流裙,胭脂朱唇,不是太美,却有一分雅然姿态。只不知如此女子,怎么会与旁人混迹一处,服食合欢毒散?

    那女人倒不似倚翠楼里抓来的人那般,大胆肆意,往审讯椅子上一坐,还要抛几个媚眼儿乱勾人。她在座椅上坐得端正,身子都只敢触到椅子三分之一,低垂着头耷拉着眼帘,声音都呐呐如呢喃:“回禀捕快老爷,小女子教坊司吕璇。”

    “好好的女子,何以服食合欢散毒?”

    王川记下吕璇姓名来历,又问道。神州朝以来,儒门被一代接一代的皇帝连绵接力地打击,手中实权越来越少,到如今礼部教坊司管理,对于儒家一派来,都成了重中之重。是以如今教坊司管理极其严格,就连教坊女子婚丧嫁娶,都要一一登记造册。违法违禁之事,就更不用说了。而且教坊司坐落在白虎区,以期和青龙河两岸的勾栏窑子区别。当年盛极一时的内务部衙,也因为涉及勾栏之事,被取消掉了,而今只剩云韶本司,只工歌舞演乐。

    眼前这位姓吕名璇的女子,身为一个教坊司司女,却出现在玄武区,还与人聚众服食合欢散,简直不可想象。这要给教坊司主事知道,还不晓得要如何惩罚她去。王川掐指一算,只觉其中必有蹊跷。

    只听那女子答道:“回禀捕快老爷,小女子昨日随司中演排,为近日刑部贺典准备,演排得晚了,便随主事去吃夜宵。然后有人拿出合欢散来,说少吃些许,可以去去乏。小女子实在乏得厉害,就就水吃了一小口。小女子也是第一次吃那毒散,且只吃了小小一口,请捕快明鉴。”

    王川抬眼瞟了吕璇一眼,说道:“散毒之祸,和多少有什么干系?我且问你,你服食一口合欢散,有什么感觉,有什么反应?”

    吕璇突然间双颊血红,埋首道:“捕快老爷,这等事情,捕快老爷见多识广,想必已知情况。小女子委实羞于启齿,可以不说么?”

    王川道:“刑讯之事最重全面细节,你若不细细说来,我如何辨别你现在情况?你说来就是,我又不往外传。”

    吕璇扭捏半晌,终于还是低低答道:“小女子……小女子服那散药后,浑身上下都燥得慌,现在身上……身上黏糊糊的。”

    “咕噜。”

    旁边与王川一同审讯的同僚咽了口唾沫。

    王川淡淡地瞥那同僚一眼,是个新人,难怪。

    “那散药是谁与你的?”

    王川又问。

    吕璇吞吞吐吐又一会儿,忐忑道:“捕快老爷,小女子自己的事情,都已经交代了。旁人的事,小女子若是不说,可以么?”

    王川笑笑,说道:“合欢散如此效果,服食过的人基本都知道。但那人明知如此,还给你这散药。若你所言不虚,真是第一次吃这东西,那人给你这药,显然就别有企图、欲于你不利了。就算如此,你还要为他隐瞒?或者说,你是诓骗于我,自愿主动去吃合欢散?”

    “小女子句句属实,怎敢欺瞒捕快?!”

    吕璇吓得瘦脸一白,从座上刷地站起,犹豫少顷,终于说到,“实不瞒捕快,那人……那人是我教坊司主事。小女子受他管束,才不敢揭发了他。小女子并非真心想要隐瞒,请捕快老爷万万信我。”捕快摸鱼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