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快摸鱼指南 第八十九章 赌神陈莲
作者:用爱发电的小说      更新:2018-03-14
    “呦,小王回来了啊。”

    严氏讪讪地笑了笑,掉头就走。

    “严婶稍等。”

    王川忙叫住严氏,问道,“不知陈莲哪里耍去了,严婶能否告我?”门中同僚从来称呼乱叫,能听明白叫得是谁就行。王川见了严明叫一声老哥,见了严氏叫严婶,这却都是跟别人学的。严明两口子早已经习以为常,怎么叫都答应。

    “你去梁捕头府上找她。”

    严氏好声求道,“拜托小王捕快,见了我家的人,千万别说我来找陈莲去梁捕头家打麻将。我家那人脾气太爆,知道这事,指不定又和我生气。”

    “晓得晓得。严婶放心。”

    王川应了一声。内勤组严明确实人如其名,管得又死又严,别人闲来没事打个麻将消遣一下,又不是多大的事。梁氏的麻将场王川听说过,一桩下来一文钱都不够,小赌都算不上,也就严明才上纲上线。

    不过陈莲也够可以,自己不在一个多月,还怕她一个人呆在家里,没人相处,没处玩乐,给闷坏了。却未想她竟然无师自通,与同僚家眷混熟了,还混到了梁捕头府上的牌桌上。想想刚才在隔壁酒馆里,罗明隐约还提起过陈莲学会打麻将的事,当时自己没有在意,没想到竟然是真的。

    真没想到那老实巴交的小姑娘还有这等本事。

    只是不知道,梁捕头是怎么给他媳妇解释陈莲的来历的。要告诉梁氏这姑娘是被梁捕头从倚翠楼里给王川淘回来的,梁氏非掀了房顶不可。

    王川没有去梁捕头府上扫兴。小姑娘还不容易有个爱好,与人玩玩麻将交流交流,自己还去打扰,那就太没意思了。

    简单的小房间被陈莲收拾得干净整洁,每个角落里都一尘不染。床头处的地上不知什么时候多出了好高两摞书,王川过去拿了几本翻看,都是市面上流行的侠情志怪小说,有一本还和王川在成固县时看的一样。看来杨总捕还真把给自己这项奖赏的事情当回事了,竟然送来这么多小说。瞧其中几本,都有翻看过的痕迹,看来陈莲平日在家,也会翻书来看。

    不过陈莲看书显然小心翼翼,这些小说即使翻看过了,也几乎和新的没有两样,被小姑娘保护得很好。

    背上的行李里还装着从成固县带回来的奖金,背在身上怪重。王川把行囊丢在桌上,从那两摞书上随便拿了一本,躺在床上枕着枕头看。

    看了没一会儿,开门声响。王川跟着就听到“哒哒哒”的脚步声,快而清脆。“吱呀”一声,房间的门打开,门外阳光倾泻而入,王川把书移开看向门口,陈莲呼扇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瞧着自己,高兴道:“相公,你可算回来啦!”

    “麻将打完了?”

    王川放下书坐起来,笑问道。

    “相、相、相、相、相公知、知、知、知道了?”

    陈莲小脸儿微变,说话立刻又结结巴巴起来。看来严明老哥的训妻方法给她也造成了不小的心理阴影。

    不过这结结巴巴的样子,还真是让人怀念啊!

    王川心中感慨,轻笑道:“你结巴个什么,我又不恼你打麻将。”

    “可、可、可严夫人她……”

    陈莲说时往西北方向一瞟、虽然隔着墙壁,但王川很清楚那方向正是严明家的位置。

    王川打断陈莲的话,说道:“她是她你是你,再说你光看她干什么?瞧瞧梁捕头的夫人,在自己家里玩牌,梁捕头不也没不让吗?”

    陈莲认真想了想,摇头说道:“不一样的,梁夫人……梁夫人她太厉害了……”不过有了王川的安慰宽心,小姑娘倒是不再结巴了。

    王川瞧着陈莲长出口气,胸脯起伏的小模样,忽然食指大动,跳下床去关上了门。

    晴空白日,太阳穿云而过。秋风初起,树叶连枝还紧。

    当天空里云朵飘散,天空下一片树叶被风扯断,翻卷而去,王川坐起身来,瞧着陈莲扭着纤细的腰肢热了壶水,问:“你怎么认识严夫人的,还跑到梁捕头府上打麻将?”

    陈莲在炉火边看着火,赧然说道:“是她们跑来找奴家的,相公。那日杨总捕差人送来好多书,就是那里的——”说时手指床头,王川示意自己看到了,她才继续说道,“后来……后来相公的同僚就都知道了,好多六扇门女眷就来家里与我说话,严夫人也是那时候过来认识的。奴家心想奴家在相公家中,不能丢了相公的面子,就好生招待她们,与她们说话。后来她们常来,有一日人来得多了,就说闲着也是闲着,要支个桌子打麻将。奴家辛辛苦苦才把家里收拾好,着实不想让她们弄乱了,就拒绝了她们。然后奴家就被那些姐姐们拉去了梁捕头家,与梁夫人同耍。”

    “原来如此。”

    王川恍然,又笑问道,“那这几日你在梁捕头家打麻将,是赢是输?”

    陈莲越发不好意思,羞涩地道:“奴家起初时还是会输的。后来输得多了,就摸到了些许诀窍。后来就或平或赢,再没输过多少,也不知是不是姐姐们在谦让奴家。”

    “那可不尽然。”

    王川拍手笑道,“六扇门这帮家眷我知道,平日里不管多大方,牌桌上肯定是锱铢必较的。你若是赢,那必然就是真得赢了。没想到我家陈莲竟然还是个牌场赌神。”

    陈莲羞红了脸,埋首说:“相公又笑话奴家。”

    说罢,陈莲又忽然想起什么,说道:“哦,对了,相公。梁捕头让我与你说,他患病在家,没法来迎接你回京,借我之口与你说一声。”

    “患病在家?患了什么病?”

    王川讶然问道。难不成梁捕头真的累病倒了?自己是不是得抽时间看他一看?

    陈莲微有些不自然,说:“梁捕头不是患病在家,只是被梁夫人禁足了。梁夫人忒……忒厉害了,不让梁捕头出来,梁捕头就不敢出来了。还有一事,奴家不知该不该与相公说。”

    “你我之间有什么需要隐瞒的,尽管说来。”

    王川说道。曾经自己在梁捕头家看的那一场武戏,梁捕头与梁夫人势均力敌,未想如今听陈莲一说,真正的旷世大作,还是梁夫人要占上风,竟然被媳妇禁足了。

    陈莲道:“半月前梁捕头在外忙碌,老不着家,梁夫人这才生了气,去六扇门里闹,把梁捕头关回了家里。梁夫人说梁捕头是在为相公手里的案子奔波,但其实不是的。奴家知道,梁捕头是借机去寻瓶姐儿了。他在瓶姐姐房里住了好几天没出来呢。”说时气鼓鼓道,“梁捕头乱用相公之名,却与瓶姐姐去做好事,真真让人生气。奴家真想把这件事告诉梁夫人,却又怕因此害了瓶姐姐。相公,你说我该不该和梁夫人说?”

    王川:“……”

    得,看来不是干不过架,是心中有龌蹉。自己还看望个毛的梁捕头,趁早洗洗睡吧!捕快摸鱼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