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快摸鱼指南 第六十二章 光荣
作者:用爱发电的小说      更新:2018-03-14
    “呜哇……”

    山匪高手一声惨叫,被正好被砸进一个泥坑里面。大片浑浊的泥水溅了一屁股坐在他身上的王川一脸。

    “淦你娘,谋杀啊!”

    王川呲牙咧嘴骂骂咧咧。亏是自己在六扇门里练过,不然以以前那种小体格,被一脚从那么老远踹过来,自己怕是要立马嗝屁了。身下有个肉垫减震,但着陆的姿势却发生了意外,王川的一条腿撇在了屁股底下,着地时被身上的重量一压,疼得那叫一个撕心裂肺。

    “嘶……嘶……日……嘶……”

    王川疼得直冒凉气,忽然又见屁股下面那匪贼高手双臂一撑,猛然把头从泥潭里拽出来,心中霍然一惊。

    那高手“噗噗”吐出两口泥水,仰头怒骂:“天杀的,滚下来,老子饶你不死!”

    武道高手果然了得,被如此重力一砸,又有个成年男子坐在身上,却犹有力气起身。背上的人对他来说,仿佛就想一只小鸡仔,根本对他造成不了多大压力和障碍。

    翻身做主,绝地反杀,就在此刻!

    “噗嗤!”

    冰凉的刀锋穿过胸膛,心口透心凉。

    “嘶……嘶……干……嘶……”

    王川疼得直冒冷汗,一把将刀从高手的背上抽出。那粘满污泥的背上鲜血汩汩地往外冒,跟泉眼似的。屁股底下的摇摇椅终于没了电,王川长处一口气,回头瞧去,远处的长腿女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消失不见,入眼的只有正在近前错愕不已的龙捕头。

    “夜踹寡妇门,果然变态!”

    王川打定主意以后遇到这个一字门的女人,一定要绕着走。跟这种变态得不讲道理的女人,简直没道理可讲。

    “嘶……干……嘶……跑得倒快,连讨个陪侍的机会都没有。”

    王川腿还在巨痛,疼得他不住地倒吸冷气。屁股底下的高手已经没再动弹,但事关自己小命,王川不敢大意,“噗嗤噗嗤”又捅两刀,彻底确认了这个高手已经死绝,才放下心来。

    “怎么回事?”

    龙捕头跑上前来,对王川抢了他风头有些不满,脸色不太好看。

    王川把刀一扔,小心翼翼地揉着痛麻的腿,道:“禀告龙捕头,属下成功斩杀贼匪,光荣负伤。以此残腿,难以赶赴天柱县执行抓人要务,请求带薪休假。”

    龙捕头瞧了瞧王川屁股底下,嘴脸一抽,没有说话。

    十数条大狗在那高手死后就没再继续狂吠,慢悠悠甩着尾巴晃过来,围在王川和那死人旁边嗅着鼻子左闻又闻。王川浑身神经紧绷,一动都不敢动,生怕这些凶暴恶犬给他来上一嘴。

    这一群狗让王川忽然回想起了童年上学路上被恶狗环伺,吓得僵直路中一动也不敢动的窘状,那时还有狗主人斥走恶狗,但如今呢?那天杀的夜踹寡妇门女人踹了自己一脚,害自己超速飞行撞死了人,她可倒好,肇事逃逸了,留下自己被她的狗围着,叫天不应叫地不灵。

    龙捕头见识了恶狗凶猛,退远两步,也没敢过来。王川暗暗鄙视欲哭无泪,心里咆哮:“苍天啊大地啊,谁他娘来救救我!”

    仿佛老天爷听到了王川真诚的祈求,群狗在王川周围嗅了一会儿,最后拱着鼻子在那死人背上伤口处闻了闻,就都转身甩着尾巴远去。

    王川和龙捕头齐齐长出口气。龙捕头回头去看,后面群狗已经跑得老远,就给龙捕头几个屁股几条尾巴看。麾下众捕快已经把一众山匪全绑住了,串成一串牵了过来,而那个让他魂牵梦绕的身影,却不知何时已经消失不见。

    龙捕头肝肠寸断。

    “龙捕头,那寡妇走了。”

    麾下捕快伤口撒盐。

    “不是寡妇!你们乱说什么?!”

    龙捕头气得踹了那说话的捕快一脚。不过他不精腿法,脚上功夫远远比不上杨总捕和佘薇,这一脚踹出去,那捕快一扭屁股,轻轻松松躲了过去。

    看来不只是地球上有把寡妇制造者叫成寡妇的毛病,这里也一样啊。

    王川心中感慨,劝龙捕头道:“龙捕头节哀。那女人野蛮暴力,好断人根,那一字腿法简直比天残脚还天残脚,实非良配。她走就走了,龙捕头堂堂六扇门捕头,一表人才,还怕找不到个漂亮女子?何必老追着她?”说起来王川心里都一阵阵发凉,刚刚亏是自己屁股上挨了一脚,要是前后调个个,那女人一脚下来,怕是自己回到京城,再见陈莲,就只能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了。

    太可怕了!

    “是啊!是啊!”

    “老王说得对,那等寡……女子,恐怖如斯,要之何用?”

    “龙捕头堂堂六扇门捕头,哪是一个跑江湖的能配得上的?”

    众捕快纷纷附和,龙捕头全听不进去,摆了摆手,道:“行了行了,不懂欣赏尽说屁话。你们这些糙汉,除了柳巷里那些个姐儿,还懂个什么女人?别废话了,把王川和这死了的都抬上,转道去成固县,把贼人都交给县衙处置,咱们再继续上路。”

    王川忙问:“那不知属下这情况……”

    话没说完,被龙捕头打断。龙捕头没好气道:“你可真是见缝就上见洞就钻,为了偷懒不遗余力。想跟我偷懒,没门!你且放心,等去了成固县,我给你雇最好的大夫,腿上这点小伤,不是什么大问题。”

    王川:“……”

    众同僚们行动起来,王川享受了和死人一样的待遇,被同僚扛起来丢上了马背。捕快们全都上马,拽着一溜受缚山匪下了山去,往成固县去。

    雨后的道路分外泥泞,好在两日来冒雨前行,众人包括西凉大马,都已经习惯。走有一日,到了东边白月升起还未放光,西边夕阳降落晚霞如江,成固县的城池出现在众人的视野里。

    “老罗,你拿我牌子,先去城门与人沟通。”

    龙捕头未免再次发生京城外那庄子的情况,吩咐道。

    一个同僚接过龙捕头递出的六扇门捕头腰牌,先行一步,打马往城门口去。

    如血的残阳给城墙披上猩红的光,城墙下守门的卫士屹立如杆,一动不动。王川趴在马背上扭了扭腰,这么长时间保持一个动作,让他有些难受。而他的脑中,已经在策划着入城后的方案。

    “腿啊腿,如今能不能舒坦,就全靠你了。”

    王川摸着自己因为卡在马背上血液不畅更加困麻的腿,心中如是祷告。捕快摸鱼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