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快摸鱼指南 第五十六章 心机
作者:用爱发电的小说      更新:2018-03-14
    与小桃花的灼灼目光对视,王川其实没懂。自己虽说在青龙河两岸相对受姐儿们欢迎,但那毕竟只是平日里的玩笑,要说自己在那些姐儿们眼中,能比会吟诗作对、填歌写赋,给她们带来名声收益的文人士子们重要,王川是绝对不信的。

    现实不是童话。童话里都是骗人的。

    刚刚折柳送别名震京城门生遍地的韩教习,这会儿又折一柳,来送自己一个小捕快,这岂不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落韩同的面子吗?

    这位被韩同一手捧出来的化名妓子,到底是怎么想的?她就不需要考虑韩同和其他读书人的感受?

    不懂归不懂,但看着眼前一众读书人满眼的不爽,王川很清楚自己不需要考虑太多应对法子,当即接过柳枝,微笑道:“桃花姑娘美意,我要是不收下,那岂不是暴殄天物了?多谢桃花姑娘,王某深感荣幸。”

    挡路的一众文人士子气得不行,甚至有人呼哧呼哧喘起粗气,王川根本不管。面前杨总捕神色愉悦,那就足够了。身为六扇门捕头,王捕快很清楚自己的位置,自己的顶头上司可是杨总捕,至于眼前这些个文人,官再高声名再打,也跟自己没屁干系。自己顺了总捕大人的心就是了,眼前这些人又管不了杨总捕,自己何必去看他们脸色?而且他们还看自己不爽,自己让他们更不爽,那不是最爽的事吗?

    王川充分发扬搅屎棍精神,搅得一众文人心思郁结,搅得杨总捕心情愉悦。

    随在一众读书人身边的花街妓子们都悄悄给王川乱丢媚眼儿,却和小桃花不一样,都要顾及旁边人的心情,只悄悄的,没敢太张扬了。王川一棍子搅到底,使一招“一笔之道还施彼身”,从哪里接来的媚眼儿,就往哪里丢回去,一时间人群里眼神乱飞,众文人再瞎,也看出王川和这些花街女子之间的不对,被恶心得不行。

    “不成体统,哼!”

    有人终于受不住,朝韩同一拱手,道,“韩先生慢行,我羞于这些不识羞耻的白丁为伍,先行别过!”当下转身挥袖而去。

    王川朝着那人背影拱手一礼,道:“六扇门白丁恭送花街先生。”那人与自己言辞不善,话里大有鄙视自己之意,自己自然也不会与他和善了,先扣他顶帽子戴戴。可惜花街名字不好,如果叫绿帽街,那这顶帽子就扣得更让人神清气爽了。

    那人脚步一顿,随即又哼一声,脚下迈步越快,跟上了发条似的。送行众人脸色越发的黑。

    杨总捕心情却越发的好,哈哈大笑道:“我门中儿郎,整日为京中百姓安危奔波,我这王捕快常日里巡街,亲近乡里,与人和善,守护一方,得人爱戴,那是理所当然。尔等四体不勤五谷不分,不知道咱们辛苦,却也不需如此小肚鸡肠吧?若尔等读书人尽是如此,那可真真丢人!”

    这话直白粗浅,极为主观,很有杨总捕风格。若是其他时候,想必早被惯会咬文嚼字的文人们怼得找不着门了。但如今却因王川一事,众读书人没一个接杨总捕的话。

    韩同尽量忽略了杨总捕的话,直视王川,道:“这位王捕快虽在六扇门,但能引桃花姑娘和其他姑娘青睐,想必也是风雅之人。韩某以六篇桃花小诗,才换得桃花姑娘临别赠柳,却不知王捕快可有什么好诗词,以报小桃花借柳相留的情谊?”

    杨总捕脸色一下子又变,正待说话,小桃花却抢上一步,道:“韩先生莫要为难王捕快了。王捕快平日里辛苦,花街里都受他照顾,小桃花敬爱王捕快为人,亦和敬重韩先生诗词一样。王捕快不是与诗词相伴的人,自然无需以诗词回我。小桃花听王捕快一声谢意,就已经足够啦。”这话里已然很明显地偏向王川,在场所有人都听了出来。韩同神色微变,眼神里愈发不善。

    当然,身为书院长辈,韩同不会对王川一个六扇门里的年轻小辈过不去——至少不会表面上过不去。韩同脸色眼神都是一闪而逝,叹一口气,笑道:“也罢,我一个书院先生,去和一个小捕快计较,确实也是不该。”

    话里谦让,话外却含义颇多——这是说他和王川不是一个档次,犯不着和王川计较呢。王川听得眼角一抽,直想那手里柳条抽这道貌岸然的老不休一顿,心念一动,微微一笑,又耍起口舌来:“好叫韩先生知道,小子当年也是有些诗才的,被京中不少私塾先生都看中了,要收小子为弟子。然而小子只想做事,不爱念诗,就没入私塾读书,而是去了六扇门武院。后来自打进了六扇门,小人一心为京中安稳,整日奔波,别无他想,这一腔诗意啊,就都喂了狗。这会儿要比作诗,小子可真不如您。”

    韩同和送行众人脸色都是一变。这帮人都是花街里流连风月的人物,诗词曲赋是最拿得出手的,王川一句“一腔诗意喂了狗”对他们来说,可谓诛心。

    不过王川深知这群读书人善争口舌之利,这话出口压场,哪还容人争回来?当即向杨总捕一拱手,道:“总捕大人,我们要务在身,却才出京就被您领着一群人拦了这么半天,实在耽搁不得了。”

    “那他娘还等什么?公务要紧,管我们干什么,快快上马赶路!”

    杨总捕一瞪眼,说完这话,嘴里却悄声嘟哝,“这小子,怎么什么时候都他娘的贼精?”

    众捕快哪还不明白何意?当即纷纷领命上马,龙捕头一声令下:“出发!”众人齐齐打马而进。

    西凉骏马高大凶悍,一动起来,这群拦在路中的人根本不敢多站,纷纷往两边避让。龙捕头当先,王川混入众捕快中,群马飞驰而过,荡起淡淡烟尘。

    王川回过头去,看到那薄薄烟尘里面,韩同一张脸黑个彻底,分外爽快。装了逼就跑,让人憋着郁怒难找场子,这种事的的确确真他娘的爽!

    众捕快边纵马狂奔,边论起长亭之下,都是嬉笑不已。

    “哈哈哈哈,小王兄弟真是厉害,单凭这一张嘴,涨了杨总捕面子,等咱们回来,杨总捕还不得好好奖励你!”

    “嘿!这你可就没见识了,你看老王在花街姐儿们眼里的威风,想必平日里要比杨总捕快活多了,哪需要杨总捕奖赏?就说那小桃花,啧啧啧啧,那可真是花街一绝,真不知老王怎么勾搭上的,还送柳相留呢。”

    王川感觉自己又像是回到了京城里,正被京中同僚笑闹。他忍着想要怼人的心情,思考着什么,好一会儿,他终于想通了某些关节,忍不住一拍大腿,道:

    “我就说嘛!这个小桃花,真是个心机婊!”捕快摸鱼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