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快摸鱼指南 第二十九章 大案前奏
作者:用爱发电的小说      更新:2018-03-14
    “逍遥散乃是我神州朝历来最是严查的违禁之物,在世间几乎绝迹多年,未曾想如今又现于京城,使得如此多的少年俊杰失了理智,着实触目惊心!杨总捕昨夜已发了话,要将逍遥散涉事之人刨根掘底,一网打尽!王川,此事你怎么看?”

    梁捕头看了一眼王川,就转回头去,继续背负双手往前。

    “大人,此事必有蹊跷。”

    王川下意识就说了出来。话到末尾,已经改不了口,差点闪折了舌头。

    糟!好端端瞎学什么啊!这有个鬼的蹊跷!钥匙梁捕头问起来,自己到哪里找蹊跷去?

    王川忐忑不已,只怕梁捕头就着自己的话头顺口问下来。

    幸好的是,梁捕头并没有如自己担心的那样问,而是点了点头,道:“此事确有蹊跷。你实不知,昨夜在玄武区事情爆发之后,杨总捕还派人增员过去,然而那群**在街上肆乱的年轻人,竟然有些功夫。他们在街上闹久了,已经回过神来,一遇上咱们的人,跑得飞快。咱们的人顾此失彼,经让他们左冲右突,全跑没了。你想想,昨夜杨总捕派去的人,可是有重案组的,再配合上玄武区衙门的人,还没法子将他们一举抓获,可见他们是有组织有纪律的。来我京城,还带坏黄家黄元武,不知道图的是什么。”

    王川默默听着,没有再说什么。解释完了这些事情,接下来,梁捕头怕是要来安排自己了。瞧这意思,梁捕头怕是想要自己参与到这一起似乎内幕不小的案子里。

    毕竟六扇门最好的上升途径,从来生存与死亡同色,风险与机遇同飞。给自己一个机会,自己若有胆气接下并抓住了,那就将平步青云,上升之门大开。

    如此看来,梁捕头在酒馆里与自己说的那番话,让自己随他混,确实是真心实意的。不管一开始是因为什么,老头又动过什么歪心眼儿,但自己说到底是门中兄弟,老头各种手段底下,终究还是以拉拢为主的,那句培养接班人,说不得是真的。

    但可惜梁捕头终究是看错了人。王川堂堂七尺男儿,岂是会为五斗米折腰的?唯有麻烦与危险,才能吓闪王川的腰。梁捕头的思路,怕是走反了。

    梁捕头根本不知道,王川在等待他开口安排的时候,心里其实已经在寻思着怎样推脱。

    “你也知道,逍遥散与合欢散这类毒散,都是从道门修仙药发展而来。道门配合道法练功的仙药,被人偷摸出来,流入世间,成了逍遥散与合欢散。当年举国禁散,也亏是有道门协助,以炼丹法验证服散者,开戒散所挽救成瘾者,才使神州大地为之一净。若是寻常的毒散之案,我们当请白云观中炼丹道人来我门中坐镇,抓疑犯以验之,再行处理。”

    梁捕头负手说话,渐渐严肃起来,也不再如之前那般卖关子,“然而如今黄元武一案兹事体大,怕有不得了的内幕,当先不通知白云观。昨夜一夜商议,总捕下令,门中同僚将分成两组——一组实施抓捕,择机将那群裸奔之人一网打击,不漏半个漏网之鱼,一组迅速展开审讯,待审讯结束之后,确定白云观并无牵连,再请道人验人。”

    王川道:“这样似乎不合规矩。”

    梁捕头道:“事出从权,就先不讲究规矩了。再说上面杨总捕顶着,你还管个什么规矩不规矩?”

    “我只是想让您老人家觉得我这么怂,不堪大用。”

    王川心里暗叹,看来这点小套路,对梁捕头根本没用。

    “那若是白云观里有牵连呢?”

    王川又问。若是记得没错,京城一带,怕是只有这一处道观吧。

    “那就抓道人来验人。”

    梁捕头说得杀气腾腾,仿佛那白云观上下,已经尽是当死罪人。

    王川:“……”

    梁捕头没理会王川的无语,继续道:“如此一来,抓捕、审讯两组难分轻重,但到底来说,人一旦抓了,消息就难免泄露,届时想要以雷霆之势把案子办妥办全活了,就须得审讯够足、够快,以最快的速度把能挖的东西全挖出来,好迅速行下一步事。所以以杨总捕和我等的意思,留在审讯上的人手,要足够多。这样一来,负责抓捕的,就要少些了。但毕竟抓捕事宜,也是事关重大,所以留给抓捕一组的人手,要足够精锐,足够妥帖。”

    王川听到这里,忽然感觉关键处就要说到了,一颗心顿时提了起来。

    就听梁捕头继续道:“如此一来,负责抓捕一组,就必是精锐中的精锐了,此事一完,也算一遭履历,倒是举荐升职,也好有所操作。老夫念及这一点,就和杨总捕申请,让你来负责抓捕一事。你可晓得了?”

    梁捕头的话斩钉截铁,而且他话里说的,也是“你晓得了”,而不是像之前那样的“你怎么看”,这很显然就是不给王川拒绝的意思,替王川决定了。

    这是这世界里人们都习以为常的长辈做派,王川也无可奈何。梁捕头都和杨总捕申请了,自己若是再去拒绝,先不说梁捕头,杨总捕怕就会给自己一顿好怼。杨总捕那火爆脾气,王川可不想去试试。

    “属下晓得。”

    王川只好说道。

    梁捕头满意地点点头,又说:“自然,单是如此的话,还不足以令你前程平坦。你既然跟老夫混了,老夫自然不能亏待于你。老夫已跟杨总捕说了,老夫早就看好于你,长久教授、培养你。你现在的水准,已经足够接老夫的班。杨总捕已应了老夫,给你在抓捕一事上,统领全局的机会。”

    “啊……啊?!”

    王川直接傻眼。他千猜万想也万万想不到,事情竟然能有这样的展开。刚才明明才说这事应该慎重,怎么这会儿就说要让自己一个菜鸟带队了?这不是开玩喜吗!

    “这……未免也太儿戏了吧。杨总捕也敢答应?”

    “杨总捕信的是老夫,又不是你小子。”

    梁捕头专门回头,冲王川翻了个白眼,道,“世间好事,从来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老夫都不怕,你怕什么?当然,老夫和杨总捕也不能由你胡来。抓捕领兵一事,门中不少人都抢着上呢。你还须得于此事上提出一个好的方案,和其他人争上一争,老夫才好给你操作。”捕快摸鱼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