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快摸鱼指南 第二十七章 探问前程
作者:用爱发电的小说      更新:2018-03-14
    关于酒馆大郎的几次相亲,王川有所耳闻。这家伙和风小波一样,都是六扇门里有名的成亲困难户,不同点在于,风小波是爱上了草原,对女人的追求不同,而刘大郎,则是单纯见了女人就说不顺畅话。

    当然,这个女人并不是所有的女人,是特指那些能勾住大郎两眼的,比如陈莲这样的,或者可能和大郎进一步发展的,比如每一回媒婆介绍来的闺女。

    这家伙久在隔壁酒馆中跑堂,第一类女人见得不多,又和他没什么交集,倒是无所谓,但第二类,他不得不面对,却一旦面对,就紧张得牙口打架,好几回还伤及无辜咬了舌头,配上那肥脸上堆出的横肉,憨愣里平白多出一些恐怖来,闺女们哪还敢跟他多呆?早跑得没影了。

    不过这货敢在乱葬岗裸奔,光着屁股见了杨总捕和他爹还死不悔改,看来是个能豁得出去的主。只要他能拿得出乱葬岗裸奔时候的胆气,想来就好赖能骗个媳妇来了。

    当然,到底能不能骗来,还要看大郎自己。王川找到推说的理由,就足够了。到时候大郎骗上媳妇,那是自己提供的法子有用,若是还是无法在媒婆介绍来的闺女面前放开,说话结结巴巴,那就说阴神已经赐他一身胆气,他用不出来,是自己的问题,多练,多练。阴神该赐下的都赐下了,最后一步只能自己努力,以后再去乱葬岗脱裤子,也没用了。

    反正到最后,绝了大郎再去乱葬岗的心思,那就够了。其他的只能看他自己造化。

    所以王川与大郎说的是:“若是与女子相亲时,你也能有那等胆气,必然马到成功。”

    “多谢王捕快!多谢王捕快!”

    大郎连连躬身施礼,嘴巴乐开了花,已在幻想未来的美好生活。

    “行,那就这样了。回头我找个媒婆,给你介绍几个闺女再。你有什么要求没?”

    王川点头起身,问。

    大郎咧着嘴巴答道:“没要求,没要求,只要是女的就行。”

    “……”

    王川彻底没了话说,转身出了酒馆。

    回到六扇门忙活各种杂物,到中午时,王川回家里吃饭。这几日家里多出个人来,反而一切比起以前更加井井有条。王川也习惯了回家吃饭。陈莲的手艺细说起来,乍一吃,有股新鲜劲儿,要比隔壁酒馆的饭好吃,但说到底了,她终究是比不上退休御厨,吃她饭渐多了,王川就比较了出来。

    但王川还是喜欢上了在家里吃饭。比起酒馆和六扇门饭堂,陈莲多了一个优点,就是时日一久,她就摸索出了王川的口味,做饭全依着王川的口味去做,让王川吃得舒坦。

    没什么能比吃得舒坦更美妙了。

    吃饭的时候,陈莲担忧地说:“相公,奴家今日出去买菜,听卖菜大娘说这几日有好多男子光着身子,成群结队在街上作乱呢。相公你在外办差,千万要注意安全呀。”

    “不用你说,我自然晓得。”

    王川笑了笑,道;“该小心的是你才对。一群光屁股男人而已,我一个大老爷们儿,怕个什么?”

    陈莲微微蹙眉,道:“不能这么想啊,相公。奴家在倚翠楼时,也是听过所谓龙阳,男男苟且的。万一……万一那些人里,有这样的家伙,那相公岂不是……”

    “瞎想什么呢!”

    王川用筷子敲了陈莲小脑袋一下,打断了小姑娘的胡思乱想。

    这什么鬼想法?这姑娘思想怎么这么不单纯!

    王川哭笑不得。

    午休过后,王川提前出门,往梁捕头家里去。到了梁捕头府上时,迎来的依旧是那眉挂菜刀的妇人梁氏。

    “嫂嫂好。”

    王川打了声招呼,阐明来意,“梁捕头命我这个时候过来找他。不知他在不在府上?”

    “在呢,在呢,老梁正在房中午睡呢。昨晚好端端被人叫去六扇门去,大晌午才回来,这一会儿哪能睡够?小王你且坐着歇会儿,让老梁多睡睡。”

    梁氏拉着王川在院中阴凉处的凉椅上坐下,说道,“先别去惊他,我正有些话要问你,你好好与嫂嫂说道说道。”

    王川惫赖性子,从来都无所谓点卯迟早,不惧迟到,自也不会着急。梁氏拉他坐下,他就坐下,奇怪问道:“嫂嫂想问什么?”

    梁氏凑进了些,那两条菜刀眉毛就显得越浓越凶。梁氏压低了些声音,道:“我听人说,这几日京城里有人聚众裸奔?”

    王川问道:“您是梁捕头说的?”

    “他?”

    梁氏不屑地一笑,道,“他就晓得装正经,把六扇门那些个事当金子似的藏着,就跟有多宝贝似的。就你们那点事,我哪里打听不来?哼哼!用得着听他说!”

    这事传得倒是挺快,但看来这位嫂子也是位好吹牛的,什么事都打听得出来,这话说得就太大了。

    王川回想梁捕头在刑房里和倚翠楼的表演,暗道梁大嫂这个“装”字,用得真是好啊。

    准确。清晰。

    “是有这情况,不过多在玄武区那边。咱们青龙区只出了一例,不严重。”

    王川略过了梁氏后来的话,回答梁氏的问题。

    梁氏兴致勃勃地问:“那些人都什么来头、什么样子?年不年轻,壮不壮实?”

    这尼玛问的是什么鬼!

    “嫂嫂我什么都不知道,您还是以后问梁捕头吧。”

    王川招架不住,起身往外走去,道:“家里太闷,我去外面透透气。梁捕头若是醒了,烦请嫂嫂告诉他一声,我在外面等他。”说罢不待梁氏再说什么,一溜烟跑了出去。梁氏后面“唉唉唉”叫了王川几声,王川都只当没有听见。

    院外街巷安静得只剩下午后的蝉鸣声。王川躲在阴凉地方坐下,庆幸梁氏没有追出来。这位嫂子实在太凶,要是不肯善罢甘休,自己可不好招架。

    听着蝉声歇息了一会儿,梁捕头终于出来,依然端着严肃冷漠的架子,四下里一扫,看见王川,走上前来。待王川站起,才点点头,问:“怎么不进去家里?”

    “梁捕头,家里太热,我在外面吹了会儿风。”

    王川应了一声,惴惴问道,“不知道梁捕头叫我过来,说什么事?”

    “瞧你往日里惫赖,没想到这会儿也这么急。”

    梁捕头自觉看透了王川的小心思,蔑笑一下,道,“听说你几日前遇上一个疯子,叫黄元武?”

    王川点头,道:“是的,我当值那日遇上的。”说时心头一动,忽然意识到了什么。

    难不成梁捕头说的前程,和重案组无关,却和黄元武——甚至还有其他裸奔男有关?捕快摸鱼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