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快摸鱼指南 第二十四章 怪谈
作者:用爱发电的小说      更新:2018-03-14
    回了家后,陈莲也准备了晚饭。正好王川在隔壁酒馆里没有吃饱,就和陈莲同吃。

    “相公,你白日里到底跟隔壁酒馆的那个跑堂大叔说了什么?奴家早上离开酒馆的时候,还有买菜路过的时候,都看到那大叔,感觉他就跟丢了魂儿似的。”

    陈莲坐在王川对面,很开心地看着王川吃着自己做的饭,问道。

    “你猜。”

    晚饭味道不错,比隔壁酒馆特聘的皇家退休大厨手艺还要强了几分。王川胃口大开,干脆端起碗来把饭往嘴里扒拉。

    见王川吃得痛快,陈莲越发高兴,两只大眼睛都眯成了两道缝隙。不过王川敷衍的回答,却让小姑娘有些不满,闷闷不乐了一下,却憋着心情,没有说什么话。隔了一会儿,她情绪逐渐恢复过来,点点小脑袋,很确信地道:“反正不管怎么说,相公都是好心指点了那跑堂大叔。那大叔有什么迷茫,也是他自己问题,才不是因为相公。相公是大大的好人,对吗,相公?”

    “对对对,完全正确!”

    王川扒拉完了饭,把碗往桌上一放,说得依然大言不惭。

    陈莲嫣然一笑,起身收拾碗筷。

    王川起身伸个懒腰,看见陈莲的背影,小翘臀一扭一扭的,忽然间食指大动。至于今晚京城西门外的一场好戏,一下子就被他给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不过西门外乱坟岗的大戏,不需要王川去专门关注,就已有六扇门中人准备跟去看看了。

    风小波是六扇门雇佣的杂役,平时在门中打扫打扫卫生,跑跑腿,门中缺人手的时候,还能跟着捕头捕快们办办案。

    这算是六扇门里地位最低的职位,临时工,待遇少没保障,还要随时听任何人差遣,事杂。最主要的是没有编制,升职无望。

    但即便如此,小杂役还是有大梦想。风小波就期待着有一天能借着六扇门的风走出京城,到神州朝各地闯荡,能见识各处风土人情,又能公差报销,那感觉,想想都爽。

    然而在六扇门里跑腿年久,风小波年纪渐大,一个严酷又严肃的问题摆在了他面前——他得找媳妇生孩子了。

    于是媒婆一个一个地登门,相亲一回接一回地吹。按理说六扇门中人,就算是杂役,也该好说亲,但风小波却没一个能成的。不是风小波不愿意解决人生大事,实是他要求奇葩,没一个媒婆子能满足他。

    他对女人别无所求,只求颜值。但寻常人家里,模样周正些的,又哪能轮得着他?

    风小波光棍日久,六扇门中,最是佩服王捕快。看王捕快在青龙河两岸风流倜傥,被人上下其手,小杂役不知道有多眼馋。他要是能有王捕快的手段,拐个漂亮姐儿回去,就算头顶草原为人接盘,那也是心满意足了。

    今日得了机会,能和王捕快出去办差,风小波心里简直乐开了花,寻思若能找机会和王捕快请教请教,学他个一两手,那真是再好不过。

    是以在隔壁酒馆时候,他看见王捕快与那骚浪姐儿聊天,哈喇子都快流出来了,一咬牙下定决心,便是巴结重案组捕头进组外派的机会都忍痛放弃,只想着跟王捕快学得神技,勾搭个美妙姐儿。

    如果能勾搭上那与王捕快奸丶情正浓的骚浪姐儿,那更是再好不过。

    不过王捕快看起来并不乐意教他,踹了他一脚不说,还只叫他偷偷跟酒馆大郎,自己悟去,别的什么也没说就走了。

    风小波坐在酒馆里观察了好半天,见这胖子魂游物外似的,确实像是有什么心事。不知道王捕快告诉他些什么手段。

    权衡半天之后,风小波彻底下定决心,放弃回六扇门中巴结人,听王捕快建议跟一跟酒馆大郎。万里山河终究是没有风骚媳妇挠人心肝,让人心里痒痒。

    时至深夜,酒馆里生意渐少。风小波早等在外面,看大郎收拾出门,悄悄缀在后面。

    青龙区往西门外还有好一截路。大郎肩扛包裹,不知道装了什么东西,步履匆匆,走得简直不像个胖子。

    风小波不得不提快步伐,一路跟出青龙区,又出西门外,到了乱葬岗上,荒丘林立,阴风呼啸,流浪汉们和野狗零散徘徊,漫无目的。即使在六扇门见惯了死人,深夜来此,风小波还是觉得骨头有些发冷。

    他目光一直追随着大郎,就见矮胖的中年人找了处地方,放下背包打开,拿出酒肉果子各类祭品,在坟地中摆开,又点了两根香插进土里,忽然起身转头,四下里张望。

    风小波慌忙一缩脑袋,吓了一跳,还以为他被大郎发现了。俄倾才见大郎转一圈没看见人,又转回了身去,知道虚惊一场,暗暗松了口气。

    但紧跟着,他就气血上涌,眼都瞪大了——

    那坟场里面,矮胖男子突然解开扣子,把衣服往下一薅,浑身上下直接薅了个干净。

    “干!”

    辣眼了!

    风小波吓得举手遮眼。那一身光溜溜的肥膘,实在太他娘刺眼了!

    “王捕快诓我!”

    风小波心里怒吼。

    ……

    王捕快一夜**,又睡了个舒坦觉,第二天起床精神倍儿棒。

    临出门时,王川才回想起来,昨夜西门外乱葬岗还有一场大戏呢。当下兴致匆匆赶去六扇门探听情况。

    这时门中不少同僚都是刚到,同来点卯,还聊起了这两日京城里的风云事件。

    “你说这几日是什么情况,怎么变态流氓如此之多?昨天玄武区,白日里才有人驾车**强闯六扇门衙门,晚上就有数人当街裸奔喧哗。我还听说,西门外乱葬岗上,也有男子不穿衣服!”

    “我也听说了。那乱葬岗里寻食的几个流浪汉被吓得魂都快飞了,跑到西边朱雀区衙门求助,跑得太急,差点没喘上气来,都翻白眼了!”

    “是吗?”

    “啧啧啧。”

    王川侧耳听着,心中惊讶,没想到自己预想的磷火惊人没有出现,竟然出了这样的状况?那几个流浪汉倒是真够惨的,阿弥陀佛罪过罪过。

    心里默默暗道对不住流浪汉时,王川忽见风小波从院中走过,两只眼睛通红无比,看向自己时,别提有多幽怨了。

    罪过罪过,阿门阿门。

    看风小波的惨样,王川心里再道一声对不住。

    紧跟着,一个同僚的分析钻进王川耳朵,一下子吸引了王川注意——

    “这些人当街裸奔不顾名声,跟疯了有什么区别。不会是有人服食逍遥散吧?”捕快摸鱼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