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快摸鱼指南 第二十一章 一顿饺子
作者:用爱发电的小说      更新:2018-03-14
    重活一世以后,王川其实没有什么大的目标。活着,活得舒服些,体面些,每天里值值班、巡巡街,坐在隔壁酒馆里看一看窈窕艳丽的姐儿们,瞧一瞧有没有色急的劣货在姐儿们早已炉火纯青的手段中丑态百出,就当是看一出永不落幕没有主角的电视,怎么不必追着凶犯、案子满世界奔波好?

    哦对了,如今家中有妖娇小媳妇一个,热炕头也有了,那就更不适合出去浪了。

    王川细细一想,深觉自己是居家好男人中的典型代表。怨不得青龙河两岸的姐儿们这么稀罕自己,感情根本原因在这里呢。

    年轻同僚们一个个干劲儿十足,纷纷表示中午就在饭堂里吃了,吃完饭就加班,不把肝加没了不罢休。杨总捕对弟兄们的干劲儿很满意,但还是告诫了一番,让大家不要太过劳累,到时候没个好身体,可进不了重案组。

    “多谢杨总捕!”

    王川跟在人堆里滥竽充数地感激涕零。等杨总捕走掉,其他人纷纷往饭堂里去,准备开始表现自己,王川却一道出了六扇门,回家里去。

    开玩笑,杨总捕这一趟动员下来,同僚们而都来劲儿了,全挤进饭堂里去,把那地方挤得跟春运现场似的,大夏天里还能呆吗?而且这么多人吃饭,饭堂里准备的饭,怕还不够吃,等再补餐,还不知道要等到多会儿去。王川可没心情去遭那闲罪。

    家中小妖精虽然不知道做饭手艺怎么样,但总是比在蒸笼一样的饭堂里人挤人排队等饭强多了。王川算得清楚帐。

    回到家中,院门紧锁着,饭菜的香味却已经从墙上冒出来,钻进王川的鼻孔里。

    “好像还挺不错。”

    最后一点顾虑没有了,王川放心地敲响了院子大门。

    “可是王捕快回来了?六扇门果然忙碌,可让奴家好等!”

    一个女人声音从屋中当先传来,一路到了院里,听得王川一愣。

    这声音热情奔放,说话间带着一股勾人妖劲儿,显然不是陈莲的声音。瓶姐儿什么时候跑自己家来了?

    院门一阵响动,被朝里打开。门后出现瓶姐儿妖艳如花的脸。这姐儿今日穿了一件朴素衣服,但还是遮不住浑身上下透露而出的媚劲儿,仿佛勾人已经成了她的本能,这种本能是随时随地的被动技能,她有意无意都能发动。

    “好捕快,你今日可精神多了。啧啧啧,小莲儿能被梁捕头指派给你,可真让人眼红。”

    瓶姐儿说时露出一个伤心欲绝的神情,抬手往王川胸膛上一拍,却跟挠痒痒似的,食指还在王川心窝上轻轻划了两下,“姐儿我真恨早生了几年,不然出楼时遇上王捕快,哪还有小莲儿什么事?那时奴家随了王捕快,梁捕头这等腌臜,可休想碰奴家一根汗毛。如今这一切,却都已成妄想,唉,真让人伤心呐。”

    王川见瓶姐儿手没放下,还在他胸口挠个没完,无奈地抓开瓶姐儿的手,说道:“姐姐,我家里还有人呢,咱们能不能可着点?我忙了一上午,饿得要命呢。你能不能让开,放我进屋里去吃饭。”

    “快些进来、快些进来。奴家和小莲儿早做好了饺子,就等着王捕快回来吃呢。王捕快要是饿着了,那奴家和小莲儿不得心疼死了。”

    瓶姐儿一反手反而握住了王川的手,那手指仿佛挠人成习惯了,还在轻挠着王川手心,在王川耳边低声说话,就跟床边夜话似的,声音都长了猫爪子,配合着瓶姐儿手指的频率往人心里挠,“好捕快,好相公,你说——你怎么就不早生几年呢?你怎么就这么小呢?”

    王川一把拍开瓶姐儿的手,道:“姐姐你可别乱开玩笑,话说岔了会让人误会的。”自己昨夜早泄尽了火,这时候自然不怕这放浪姐儿乱撩。瓶姐儿身傍梁捕头,对自己来说可是个不稳定炸弹,谁知道任她乱撩下去,那炸弹什么时候会引爆?这样亏本的买卖,王川可不会去做。

    如今内有陈莲小妖精,外有韩姐儿美窑姐,哪还用瓶姐儿来勾搭自己?王川喜欢平静,自然也是保本的人,怎么能任自己随随便便就落尽稀里糊涂的危险之中?这点明白账,王川心里有谱。

    “嗯哼,王捕快可真会开玩笑。”

    瓶姐儿还待再撩,那手都预备着往王川身下划过去了,却忽见屋子门口处人影闪动,只好罢手。

    “相公,你可算回来了。奴家刚刚把饺子摆上桌,相公一定饿了吧,快快进来,坐下来吃。”

    屋里的小姑娘急匆匆跑了出来,一把揽住王川的胳膊,拽着王川进了屋去。那大眼睛眯成缝,偷偷瞟了眼瓶姐儿,却不想正巧被王川瞥见。

    这怎么跟示威似的?

    王川看着好笑,随陈莲进了屋中。瓶姐儿在门口处没跟进来,微笑说道:“王捕快既然已经回来了,那奴家就回去了。王捕快好好尝尝小莲儿的手艺,奴家也没想到呢,小莲儿手艺竟然这么好。”

    “相公且坐,奴家去送送姐姐。”

    王川还在寻思要不要挽留一下瓶姐儿,陈莲就抢着说道,把王川拉得坐在桌前,跑去屋外。

    王川哑然失笑,没想短短一日,这小姑娘已经变得这么小气了。这像是小狗儿护食的模样,却也有趣。

    桌上饺子热气腾腾,香味参杂在热气里面,悠悠然钻进鼻孔。王川胃口大开,拿起筷子夹了来吃。

    嗯,韭菜馅的。

    再夹一个。

    猪肉馅的。

    再一个。

    鸡蛋馅的。

    花样不少,味道也不错,小姑娘真是尽了心了。

    但好像有哪里不对?

    王川咂咂嘴,感受着满腔的韭菜鸡蛋味,忽然觉得这小妖精有些存心不良了。

    不一时,陈莲送走了瓶姐儿,返回屋中,在桌前坐下,一副神思不属闷闷不乐的模样。

    “愣什么呢?快些吃饭。”

    王川把饺子夹进一个空碟子里,把碟子推到陈莲跟前,说道。

    “谢谢相公。”

    陈莲应了一声,却依然闷闷不乐,握着筷子拨弄了半天,幽幽道:“相公,瓶姐姐这几日天天来看奴家,还给奴家送饭,今日她又来,也是怕奴家还在门口等着没能进来。她待奴家这么好,奴家应当感激她才是。但为何看她把推奴家摆放饺子,自去门口迎相公,奴家就突然觉得她好讨厌呢?奴家是不是很不好?”捕快摸鱼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