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快摸鱼指南 第十八章 存心
作者:用爱发电的小说      更新:2018-03-14
    两人出去,王川锁上了门,引陈莲去了隔壁酒馆。大清早里饭馆人并不多,一条条长凳还放在桌上,没有拿下来。王川和陈莲进了店中,店中跑堂的大郎才跑过来给王川收拾出一张桌子,安排二人坐下。

    矮胖的中年人一下一下跳着用抹布把桌面擦全活了,等王川和陈莲坐下以后,才注意到陈莲。从未出现过的美艳小姑娘立时把大郎震了一下。大郎手指陈莲,惊问王川:“她、她、她、她、她……”

    王川笑道:“贱内。”

    “王捕快要写些什么?”

    大郎挑了挑眉毛,似乎有些不信。

    王川道:“按老样子来上两份。”

    大郎说了声“好咯”,小跑去了后房。

    陈莲眼瞧大郎跑远,小声问王川道:“相公,他也结巴吗?”被王川揭了回伤疤以后,小姑娘对这个问题挺在意的,只要有些关联,她就能回想起自己在王川家中时的表现、以及王川的评价来。因此陈莲说话的时候,神情都气呼呼的,只是她自己觉察不出来。

    王川失笑道:“没你结巴。我也第一回见人家磕磕绊绊地说话,以前从来没遇到过,怕是被你传染的。”

    “哦。”陈莲莫名得失落,而后才反应过来,王川话里这是有意调侃她呢,幽幽地瞥了眼王川,道,“相公尽瞎说。怎么会呢?”

    王川笑道:“怎么不会?你若是有这样的本事,那倒好了。把你那瓶姐儿和倚翠楼的其他人尽数传染了,到时候倚翠楼里满楼尽是大结巴,吹个萧一句曲儿都得绊三绊,那可就是花街一景了。”

    “相公又戏弄奴家。”

    陈莲不满道,“若……若是如此,奴家现在随了相公,要传染,也是先传染相公。相公再传染给六扇门诸位大人、捕快,到时候六扇门就不是六扇门,是结巴门啦。”她说时自觉有趣,掩面轻笑起来。

    这小姑娘,胆子不小!

    王川心里暗笑,脸上却突然一绷,寒声道:“呔!你这女子,胆敢开六扇门的玩笑!真真不想活了!”

    陈莲被吓得脸色一白,又结巴起来:“相、相、相、相、相、相公……”两只大眼睛霎时间快要落出水来,神色间不安极了,生怕王川与她动真格。

    王川这才不再佯装生气,笑着摸了摸王川脑袋,说道:“瞧你这样子,可真是不想活了。等我今晚回去,再好好惩罚你,让你知道不想活了是个什么下场。”

    “相公!”

    陈莲埋怨也似地叫了一声,忙伸手捂住自己的头发,气道,“相公尽会吓唬奴家,还乱弄奴家的头发。这是在外面呢,相公弄坏了奴家头发,奴家怎么好打理?”

    她听懂了王川话里意思,也知道王川是在戏弄她,话里带怨,但两只水汪汪的眼睛瞅着王川时,却多了一丝别的意味。

    那眼神儿里突然像是藏着一只猫似的,抬起那肉囔囔的小爪子,隔着空气就挠在王川的心里,主动地一撩、一撩、又一撩。

    遭不住啊!

    王川心中惊叹,这小妖精才一个晚上,就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这股子勾人劲儿纯天然无意识,简直比瓶姐儿韩姐儿厉害到不知哪里去了。

    一会儿功夫,酒馆大郎端着一笼包子,两碗蛋花儿汤过来,给王川桌上放下,瞧王川和陈莲时的眼神,却已和之前有了变化。

    王川哪还不明白?这胖子怕是刚才跑走后,还偷听了他和陈莲的话。未想自己大前日里才偷听了梁捕头墙角,这时候就已经有人来偷听自己说话,真是天理循环报应不……呸啊!

    王川怒得一拍桌子,桌上碗碟“咣啷”一阵乱跳,把陈莲和大郎吓了一跳。

    “娘希匹,谁让你偷听的?”

    六扇门声威还是大。大郎浑身一个哆嗦,苦着脸道:“此事当不怪小人啊,王捕快!小人本不欲听王捕快说话,奈何小人耳朵太灵,王捕快说话,小人实在是避无可避啊!”

    王川脸色稍霁。

    大郎察言观色,悄悄松了口气,又道:“况且王捕快常在咱们酒馆里,还不知道小人吗?小人这张嘴,可紧得很呢,王捕快这等私密事,小人即使不小心听了去,也不会往外说。”

    王川这才收起了怒色。

    大郎见状,腰板偷偷地就顶直了,又说道:“只是有一件事,小人方才忘了,这时却得和王捕快提醒一下了——王捕快先前老爱说娘希匹,还带起六扇门里一阵风潮。杨总捕不爱听,说是这话莫名其妙,骂人都缺了气势,丢六扇门的脸。让附近都看紧了,若是有谁发现六扇门里有公人说这三个字,就直接向他老人家举报。他老人家大大的看赏。”

    尼玛!一不小心又着道了!

    王川这才回想起来,很久以前自己确实把这三个字当成了口头禅,说得多了,门中同僚都瞎学起来。“娘希匹”传到了杨总捕耳朵里,顿时天降横祸,王川被逮住一顿训斥。王川心里颇不服气,心道要是给同僚们全剃个光头,再说娘希匹,看还霸气不霸气。不过这话也就在心里想想而已,王川对上自己的直管最高boss,还是很干脆地认了怂,从那以后,就基本不再说这三个字了。

    是以时间一久,王川自己都给忘了。未想如今却被这酒馆大郎抓了把柄。

    要知道隔壁酒馆可是六扇门旗下产业,昔年六扇门初设,初代总捕为门中开源,去刑部和人吵了许久,才申请下这个酒馆,刑部尚书不满总捕聒噪,才随意给隔壁酒馆安了这么个名字。大郎一家代为经营隔壁酒馆,可是经常要见杨总捕报账的。自己这把柄虽不算多大的事,但落在大郎手里,总归让人不爽。

    “你想怎样?”

    王川瞧出大郎眼神飘忽,有话要说来,咬着牙问。

    大郎讪讪一笑,道:“王捕快勿怪,小人没什么别的意思。就是斗胆想问一问王捕快,您先前还跟小人一样,常年光棍儿,前日昨日见您,也都是一个人,怎的今日毫无征兆,好端端就带来内人?”

    他瞧一瞧左右,见酒馆里再无别人,门口也没什么行人后,才放心大胆地继续说,“不怕王捕快笑话,小人也已年过三十了,至今还宅内无人,托人说媒,也一无所成。小人早见王捕快在青龙河两岸的风流名声,着实佩服不已,如今王捕快又突然带了人儿来,小人心中敬仰,就更不用说了。小人斗胆,只望王捕快能指教几手,好叫小人也讨个婆娘。”

    ……娘希匹!有所求你直接求人不就行了,还威胁我?!

    王川怒火正憋着,哪会和大郎好说?当即叫大郎附耳过来,低声建议道:“这个好说,女子属阴,你想得女子喜欢,自然得祭拜阴神。届时满城女子,哪个见你不会觉得顺眼三分?死者阴沉,死人汇聚之处,自然就是阴神最盛之地。你等入夜三更,到西门外乱葬岗去,裸身祭拜,坚持一月,自有改变。”

    大郎将信将疑,道:“这……能成吗?”

    王川道:“这可是我家先人梦中所授,从来没告诉过别人。若是不成,你看我如今怎么名传青龙河两岸?你听我的,别外传,照着做,包你今后美梦成真!”捕快摸鱼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