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快摸鱼指南 第十七章 结巴成风
作者:用爱发电的小说      更新:2018-03-14
    次日王川一觉醒来,陈莲还在身侧睡着。小姑娘也不知道梦到什么,眉心微微蹙起,面含犹豫。

    王川蹑手蹑脚爬下了床,穿起衣服。昨夜未竟全功的琴箫安安静静地躺在桌上,屋外的晨光透过窗户洒进来,让琴弦清晰光泽,如沾泪光,控诉着王川昨夜牛嚼牡丹的罪行。

    这琴要是个妖精,怕是会丢给王川一个鄙视的眼神,说一句“给这等粗鄙之人演奏,真鸡儿是对牛弹琴”。

    王川粗鄙爷们儿,哪里会去管它?径直出了屋子,到院中锻炼洗漱。

    屋外天已大亮,空气清新,吸一口气,只让人浑身清爽。远方太阳如同圆盘,刚刚挂上天去,直视之时嫣红如同染血,还不到刺人眼睛的时候。

    王川到外面晨跑加练功,出了满头大汗。他练了一身短打的功夫,是在六扇门武院的时候,跟武院先生请来的朝廷大员学的。

    据说朝中大员为与军方大佬争夺预算,个个练就了一身狮子吼,为政事争吵,又学了一身短打,红起眼来,比江湖上那些野手不知道厉害到哪里去了。这已是神州朝历届之传统。

    王川以前还是不信,只道是坊间谣传。直到那一天,武院先生请来当朝刑部尚书张经研,王川才知道原来坊间流传的,一切都是真的。

    对比张经研和昨日那方山剑派方剑平,那位方少侠用上全力,怕是不一定能打的过张经研。

    王川在武院学习练功的时候,感觉短打技术久久不得寸进,还去找过张经研请教。张经研负手而立,叹息口气,仿佛心有余悸也似,说道:“不入朝堂,练什么神功?你将来管的是江湖,何必如此苦练?学学就好、学学就好!”

    那神情那语气,仿佛朝堂之上如同地狱似的。王川简直难以想象。

    如今持之以恒的锻炼,王川短打功夫小有所成,放到江湖上面,估计也能欺负欺负小朋友。不过他还从来没有出手的机会。他上岗以来,还没去过别处,辖区里也没什么缺心眼儿的敢试试袭警。神州朝六扇门里,可不像前世,对袭击公门者,基本上要重刑伺候,还要丢进刑部大牢的。

    锻炼完后,王川就着冷水把出了一身的汗冲洗干净,返回屋中,却见陈莲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醒来。

    小姑娘侧倚床边,软趴趴坐着,身上骨头都仿佛抽去了也似,身姿婀娜,仿若蛇妖。

    瞧见王川进来,陈莲早有准备,好整以暇地抛了个媚眼过去,腻声腻气地说道:“相、相、相、相、相公,您跑、跑、跑、跑哪去了?丢奴家一、一、一、一个人在屋子里,奴家怕、怕、怕、怕、怕、怕、怕死了。”

    小姑娘也不知道跟谁学的这一手,那羞脸儿小身段儿尽显妖娆媚态,出水芙蓉抹上了红妆,更添一分妖艳,让人恨不得上去舔一口、咬一嘴。

    但她佯装得再像妖精,一开口,却立刻就被打回原形。小结巴始终还是小结巴,一紧张就说不顺畅话。这要在倚翠楼里,也不知道怎么出楼。

    “噗嗤!”

    王川愣了一下,终于还是忍不住笑了起来。

    “相、相、相、相公笑什么?”

    陈莲的小脸儿越羞越红,但还强撑着斜倚床边,展露完美曲线。

    “好好的小结巴,学什么瓶姐儿?你这小四不像!”

    王川嘴上说着,身心却俱已撑不住,往上一扑,把陈莲小妖精压在身下。

    又是一番晨练。

    风停雨歇后,两人都出了一身的汗。陈莲发丝被香汗打湿,凌乱地贴在额前、脸侧,小脸儿红扑扑的,不堪里越发透红诱人。

    小姑娘趴在王川身上不愿起来,幽幽地说:“相公果然是喜欢楼里姐儿们那个样子。相公若是喜欢,奴家以后就多学学她们好了。只是……只是相公莫要一直笑话奴家,奴家学得惯了,也就不会再结巴了。”

    王川哭笑不得,手指在陈莲脑门上轻轻弹了一下,把陈莲一推,说道:“瞎说什么呢。神州朝万万人口,各有不同,才成大千世界。你自有你可爱之处,何苦去学她们?若世间人都学来学去,一个模样,那还有什么意思?快起来吧,黏糊糊的怪难受。”

    陈莲从王川身上下来,神情却颇为坚定。王川显然是没能把她说服了。瞧那亮晶晶的眼珠子游移不定,也不知道在寻思什么主意。

    王川也没功夫再开导小姑娘。陈莲小姑娘服侍王川擦拭了身体,重新穿好衣服。

    古代社会真是好啊!

    活了两辈子,王川还是第一次体验到如此贴心又贴身的服务,忍不住如是感叹。

    两人穿衣洗漱完毕,陈莲去看灶台,不由为难:“相公,灶上怎么什么都没有?这样奴家怎么为相公煮食呀。”

    王川笑道:“我平日里一个人,哪还自己做饭?全是在六扇门里吃的。你倒是会得挺齐全啊,琴棋书画还带做饭,女红会不会?”

    陈莲微羞道:“相公说笑了,女儿家怎能不会做饭和女红?至于琴棋书画,在倚翠楼时,奴家都学过的,但除琴艺外,别样都不怎么精通。”

    王川道:“那感情好,往后我得见识见识。”

    陈莲连连摆手,慌张道:“别、别,奴、奴、奴、奴、奴家技艺不精,不、不、不好献丑,相、相、相、相、相公看了一定会笑、笑、笑、笑话奴家的。”

    王川忍不住揉了揉陈莲的脑袋,把小姑娘刚刚打理顺了的头发又揉得有些乱糟糟的。

    “好了,不说笑了,我们去外面吃饭。今后家里灶上,由你安排。”

    王川笑着看陈莲慌忙理顺头发,微笑说道。小姑娘两只小手在头上拨拉来拨拉去,瞧着王川满是幽怨,却又不敢说什么,小模样好不委屈。

    但她打理好了发型,听见王川的话,却突然愣了一下,情绪立刻好转,重重地点了点头,甜甜应道:“嗯!”仿佛王川这一句话,比起说她不是“小结巴”还要好听。捕快摸鱼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