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快摸鱼指南 第十五章 心若冰清
作者:用爱发电的小说      更新:2018-03-14
    陈莲小姑娘埋着小脑袋回到了房中,小鸵鸟把胸前丰丘当成了藏头的地洞。但就是这样,她还壮着胆子道:“相、相、相、相、相公须、须、须、须不需要奴家服、服、服、服、服侍您清洗?”

    这回彻底成了个小结巴了!

    王川“噗”地笑出声来,道:“你这样子,我也不用叫你什么小莲儿陈莲了,以后就叫你小结巴吧!”

    “相、相、相、相、相公别开玩笑了。”

    所谓物极必反,羞极必嗨。陈莲被臊地满面通红,本来越来越小的声音突然间拐了个调,一下子又尖又高。她依然埋着手,却不再说话,往王川身后一钻,小手拿起搭在木桶上的毛巾,蘸湿了水,径去擦洗王川身子。

    那小手也不可避免的沾上了水,拿毛巾擦在王川身上时,手指划过,温暖湿滑,细腻的触感如同划在王川的骨头上,令王川不自觉打了个激灵。

    王川忽觉自己已经蠢蠢欲动了。

    “别擦了。”

    王川拍了拍陈莲的手背,说道。

    陈莲小手一颤,缩了回去,一个不小心,毛巾就被丢在了水里。陈莲急忙捞起毛巾,忐忑问道:“相公为何不用了,是奴家服侍得不顺心意吗?”

    一会儿工夫,小姑娘已经习惯了自己在这里扮演的角色,那股子羞赧劲儿终于过去,说话也不再磕磕绊绊。

    王川暗道可惜,他倒是挺喜欢看陈莲结结巴巴慌慌张张的样子,却没想这道风景如此短暂,还没多见几眼,就已经没了。

    “这倒不是。你这小手又轻又柔,擦得很是舒服,我怎么会嫌弃呢?”

    王川安了安陈莲的心,说道,“今日你我都困乏了,简单洗洗歇息吧。我冲洗一下,稍微解一解乏,就已经好了。待我起来,你早点洗洗睡下吧。”

    陈莲略一沉默,呢喃也似地道;“那请相公起身,奴家为相公擦拭身体。”

    王川惊道:“这不太好吧?”

    陈莲深吸口气,小脸儿上满是认真,已然放下了方才那般的矜持,道:“不妨事的,相公。奴家既然已随了相公,自当尽心尽意侍奉相公,先前那般,是奴家过错,只盼相公勿怪。”

    “哪里的事,我怪你做什么?”

    王川忙道。听陈莲这么说,他也没什么好害羞的了。人家小姑娘都不计较,他一个大老爷们儿还计较什么?

    心若冰清天塌不惊心若冰清天塌不惊心若冰清天塌不惊。

    王川连住默念三遍冰心诀,使自己热血回落冷静下来,“哗啦”一声水响,跳出了木桶。

    “呀!”

    陈莲一声惊叫,双手捂住面庞。而后又立刻反应过来,放开了手。小姑娘俏脸如同灌血一般,目光四处游弋,拧干了毛巾在王川身上乱擦一气。她心中到底慌张,小手胡乱摸索,用不上力。若是换瓶姐儿、韩姐儿那等角色,王川真要觉得这会儿是有人在撩骚自己了。

    心若冰清天塌不惊心若冰清天塌不惊心若冰清天塌不惊!

    王川已不得不在心里狂吼冰心诀,再被陈莲的小手占便宜下去,他体内的麒麟魔血怕是要压制不住,得把陈莲当成第二梦“换一下血”才成了。

    但陈莲犹不自知,还拿着毛巾乱撩。王川一把夺过毛巾,说道:“我自己擦,你快去洗吧。”冲出屋去在院中擦起来。

    正是夏日里最热的时节,屋外夜里吹来清凉夜风,温度正好。王川赤身**站着,也不觉得冷。擦干身体以后,王川就打算返回屋中帮陈莲换水。还没转身打开门,忽然就听见“噗通”一声,有人在屋中跳进了水里。

    “你就拿我水洗了?”

    王川错愕地问。

    “嗯,奴家用相公的水简单清洗一下就行。”

    陈莲轻轻应道。小姑娘跳入水中,乏了两天的身子被热水一烫,不觉间发出一声轻哼,话音里酥酥软软,令人浑身发麻。

    心若冰清天塌不惊心若冰清天塌不惊心若冰清天塌不惊。

    王川觉得再这么下去自己怕是要像那个黄元武一样神经病演剧本了。只不过自己这个剧本设定完整魔改风云,不像黄元武那些脑洞一样胡乱跑偏。

    好一会儿过去,陈莲终于洗罢,轻声道:“奴家清洗好了,相公请进来吧。”

    王川这才返回房中,快速跑到床边,拿起衣服披上。六扇门宿舍独院单间,一个人住时还好,人一多了,却有些麻烦。不过这其实也是王川自己的牢骚。满六扇门那么多人,又有几个能有他这样的麻烦?

    洗涤一净的陈莲憔悴尽散,衣衫外雪白的肌肤被水温烫成粉色,还未完全恢复。那张脸干净白皙,两只眸子却水汪汪的,灵动婉转,会笑也似,引人注目。

    “相公。”

    小姑娘眼睑忽闪,娇羞地唤了一声。那一瞬间,王川只觉是修炼成人的白娘子来到人间,把自己当成了许仙。

    “咳、咳,收拾一下,早点睡。”

    久不历情事,王川早已忘了该怎么应付眼前情况,很煞风景地说道。

    两人合力把木桶里的水倒了,放在院里晾干,把屋中收拾干净,准备休息。

    屋中只有一张床铺,陈莲适才已经放下矜持,这会儿自然也不会躲着避着。同床共枕,自无不可。王川还像刚才一般,小姑娘都不说什么,自己自然也不能计较什么。

    两人一如前日里在倚翠楼那般,一人在里,一人在外,同床和衣而卧。王川心中躁动,但小姑娘在外等了这么久,想必已是极累,他也不好太由着自己着急。

    反正陈莲楔子已在自己的手上,是自己的人了,自己还急个什么?风云合璧还不是迟早的事?

    但小姑娘洗白白躺在一边,发丝无心间落过来,携着淡淡的香气贴在王川鼻尖上,实在有些诱人。王川本已困极,这时却翻来覆去,无论怎样也睡不着。

    “相公怎么了?”

    陈莲轻声问道,唇齿间热气喷吐,吹起一股热意,荡漾在王川心口上。

    王川强压住了,道:“我睡不着,把你那琴箫技艺给我奏上一曲。”倚翠楼那一夜里古香古色,声音绕梁,自己如同停了催眠曲,很快就进入了梦想。这么好用的技艺,如今正好能够派上用场,王川怎能忘了?

    然而陈莲听了王川的话,却并没有下床去拿被她带来的乐器。她一个翻身,压在了王川身上,媚眼如丝道:“奴家还道相公真的那般正经,却没想……却没想都在这里等着呢。”捕快摸鱼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