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道装 第131章 结束
作者:焱淼鑫的小说      更新:2018-09-11
    哧!

    后退中他顺手拔起地上倒插的长刀。

    铛铛铛!!

    连续的格挡声下,夺命枪接连不断在白石溪刀身上抽击。如同一道道黑色长鞭,力量极重。

    一不心,白石溪被拍中身侧,退了几步,腰间被狠狠划开一道口子。这夺命枪距离较远,他根本没法近身,且威力也大。

    他看了眼自己腰侧伤口,虽然有硬功在身,但依旧被划开一条巴掌长短血口,血水缓缓渗出,很快便将衣服染红。

    不过仅仅就这么一下,周易养生功很快便将伤口收拢,迅速止血。

    “嘿!”

    感觉到一丝麻痒感从腰间渗透出来,虽然迅速被周易养生功镇压下去。但也使得白石溪的眼神变了。

    “不错嘛,居然是毒功”

    司马如意没有趁胜追击,他此时也是额头见汗,连续全力交手数十招,每一招都是全力施为,就算他数十年积累的内劲也经不住这么耗,短短十几息时间便将内劲消耗得七七八八,他也需要时间回气。

    “就算你现在求饶也晚了。”他轻轻吐出一口浊气。“中了我夺命枪之人,劲力渗透皮肤,一个时辰之内必会血脉堵塞,顺着心脉流入心脏,血流梗塞而死。”

    “是吗?”白石溪提起刀,直起身体缓步走向司马如意。

    他腰间的伤口没有丝毫异常变化,这让看到的司马如意瞳孔一缩。

    “你”他正要话,忽然却看到白石溪身体体型居然在急速膨胀,他赤着的上身道道血管鼓起,肌肉虬结,整个人仿佛膨胀了一大圈。其眉心的血色也越来越浓了。

    “自从我创出这一招后,还是第一次对人用。”白石溪越走越近,身上隐隐膨胀起两股完全不同的内劲气息。

    “不要让我失望啊”

    “什么!”司马如意刚想话,便猛地一惊,看到白石溪轰然冲来,速度比起之前快了不止一倍。

    巨大的力量带动刀刃爆发出震耳欲聋的空气炸裂声。

    白石溪这一刀,比起之前的所有刀招,强到几乎不像是一个人使的。

    司马如意只感觉眼皮一片针刺般疼痛,刀刃太快,以至于在他眼中只留下一道残影。

    来不及多想,他本能的抬枪挡在身前,枪尖抖动出朵朵枪花。

    轰!!!

    刀枪撞击,发出的不是金属交击,而是内劲剧烈的爆炸震荡声。

    白石溪手上刀刃再度断裂炸碎,哧哧哧哧朝两侧飞溅炸开。夺命枪也被巨大的力道和速度砸得高高飞起,掉落在一旁。

    “给我死!!!”白石溪眼瞳睁大,狂吼一声,双掌连环闪电般拍在司马如意胸膛。

    刚开始司马如意还能勉强抵挡一二,到后面逐渐力不从心,不到数息,便彻底没了抗衡之力。

    嘭嘭嘭嘭嘭!!!

    连续不断的重击声中,司马如意睁大双眼,被打得连连后退,身体筛糠般不断抖动,口中鲜血一口接着一口溢出。

    他脸上的血色急速褪去,整个人如同残破人偶般,被白石溪疯了似的狂打。

    啊啊啊啊啊!!!

    白石溪大吼起来,彻底打疯了,他双目血红,双掌不断疯狂的重击在司马如意胸腹处。

    血点顺着劲风飞散在空中,将两人和身边的地面渐渐染红。

    “大哥!!!”一旁的弟媳悲鸣一声,急速朝白石溪冲来。

    乔灵山也呆立一瞬,赶紧朝这边掠来。

    司马如意的眼神已经涣散了,他五脏六腑被打得破碎,被打得连连后退。

    嘭!!

    又是一掌重击,司马如意直接被打得身体飞起,狠狠坠入身后河面。

    白石溪面色狰狞,全身内劲轰然涌入双掌,赤极气混合着血煞功,加上周易养生功一起,狠狠打在司马如意跌入的水面位置。

    “死!!!”

    轰!!

    一道数米高的水柱直接炸起,在河面溅开无数雨点水花。

    松柏江的河面上慢慢也逸散出丝丝血色。

    没人预料到变化来得这么快。之前还是司马如意占据优势,转眼间便胜负生死已分。

    “大哥!!”弟媳方静泪流满面,飞快冲到河中,不顾抹过膝盖的河水,拼命的将人扶起。

    乔灵山紧随其后,看到司马如意时,也是叹息一声,微微摇头。

    “人已经不行了。”他抬眼看向白石溪。这一位膨胀的身躯完全是力与美的结合,让人一眼望去,便心生畏惧。

    “终归选错了对手”乔灵山没有给司马如意报仇的意思,先不他能不能打得过白石溪,在这等乱世,他也不是孤身一人,身后也有家族、妻女需要他支撑。能够为这一战挡住红杉军主夏重,这份人情已经足够深厚了。

    白石溪内气在最后一连串的疯狂出掌中消耗得差不多了,但此时周易养生功强大的回气能力迅速体现出来,只是这么短短七八息,他便恢复了一半左右的内气。

    “怎么?想对我动手?”看到两人看向他,白石溪咧嘴一笑。

    “你赢了。”乔灵山面无表情,他知道自己绝对不能冲动,一旦他也动手,万一出事,连带着的不只是自己,甚至连司马家其他的人也活不下去。

    军队中内部斗争的残酷,外人根本难以想象。就算军长夏重不追究,他手下的人,还有以前司马家得罪过的仇敌,也不会放过他们。

    “我杀了你!!!”方静红着眼想要起身冲向白石溪。却被乔灵山一掌打在后颈,晕过去。

    “公平死战,还请路外务手下留情,我乔灵山保证司马家不会找你寻仇。”乔灵山朝白石溪抱拳道。

    “唉”此时老军长两人也上了岸,看到躺在水中,死不瞑目的司马如意,心头百味杂陈。

    这个在北地横行了二十多年的红杉军副军长,居然就这么简简单单的意外死在一场决斗中。

    这是谁也没预料到的结果。

    原本夏重是判断的白石溪略输一筹,但不至死,只要他再出手救场,应该问题不大。可惜

    “保证?”白石溪身躯缓缓恢复正常,他看了看水里的司马如意尸体,面露讥讽。“你算什么东西?我放不放过司马家,关你何事?”

    “师弟,答应他也无妨,司马淑,也就只剩下一个司马淑了”老军长夏重叹息道,“其余什么义子义女,都是虚的,司马如意没有生育力,父母早亡,一个人独自拼搏变强,好不容易才找到自己弟弟一家。

    前些年他弟弟病逝,就这只剩司马淑和他弟媳两人。而现在司马淑也”

    白石溪这才了然司马家的情况。感情完全就是司马如意一个人在支撑整个家族。爱看的你,怎能不关注这个公众号,v信搜索:rd4 或 热度网文,一起畅聊网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