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道装 第114章诡异的消失
作者:焱淼鑫的小说      更新:2018-09-11
    他面色一沉,猛然用力推开房门,整个人一下窜出去。

    哧!

    他身躯才窜出去了一半,才看到门外空无一人。

    “装神弄鬼!”白石溪左右看了看周围,空空荡荡,没有丝毫发现,他才复又回到房间。

    正准备重新坐下,白石溪感觉那两人去的时间有些久了,经过刚才那一幕,便有点担心。

    “还是出去找找看。”

    他端上一个烛台,套了灯罩的蜡烛好歹也能挡挡风风,端着烛台重新开门。

    呼。

    门外的风出乎意料的大,一下便将白石溪手里的蜡烛吹灭。

    房间顿时阴暗下来,一片漆黑,只有外面淡淡的细微月光洒下来。

    白石溪迅速拿出打火机,又尝试了几次,都是刚点上就被风吹熄,无奈之下,他只得放下烛台,就这么走出房间,朝厕所方向走去。

    黑漆漆的庭院里,到处都看不到灯光,也不知道其他人是都睡了还是怎么的。一个人声都没有。

    白石溪缓缓顺着走廊往外走,厕所的方向,一般是在房屋的后院。

    他走出走廊,进到院子,绕到整个卧房的侧面,往后院走去。

    夜晚的庭院,风很大,吹得地面的枯叶哗哗作响。

    白石溪左右看了看,没发现人影,缓缓加快脚步,绕过卧房,到了后院。厕所就单独的建在后院,独立的两个小房屋。

    白石溪走过去时,却意外的看到一个人影站在厕所外面。这人似乎也看到了他过来,明显身体明显一紧。

    “谁?!”

    白石溪一愣,走近了才看清,居然是之前那个内家好手的俊美男子。

    这人手持一把短剑,眼中精光闪烁,显然这个处于警戒状态。

    “这位兄弟,你也是出来找失踪之人的?”吕佳路沉声问。他也认出了白石溪。

    “失踪之人?”白石溪一眯眼,心中泛起一丝不妙。

    “怎么?兄弟不知道?”吕佳路一愣。

    “我两个兄弟出来上厕所,过了一段时间还没回去,我不放心,出来看看。”白石溪简单解释。

    “兄弟什么意思?”白石溪上前几步,朝厕所内望去,木门敞开着,里面恶臭难当,狭小的空间里一个人也没有,空空荡荡。

    白石溪面色一下有些变了。

    “你是说,之前那么多的人,那些一起住进来的女子和保镖”

    “一个不剩,全部失踪。”吕佳路低声道。“这么多人,或许他们是被困在什么地方。”

    “找找看吧,这赵家就这么大,或许能找到什么线索。”白石溪提议。他舔舔嘴唇,心头有些火起,还没见着正主,就损失两个人。

    吕佳路点头,两人合并一起,在后院转了一圈。很快便发现一角里的厨房。

    吕佳路第一个手持短剑,推门进去。

    木门无声无息的敞开,露出里面满是灰尘的厨房房间。

    翻倒在地的大锅,碎了一地的瓷碗,烧火的灶头上爬满了蜘蛛网。地上角落里还有一些洒落在地,发霉干黑的饭菜。

    “这厨房,多久没开过伙了?”吕佳路皱眉。他看了眼白石溪,发现对方并没有太大惊慌之色,显然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等诡异事件。

    “兄台,以前也曾遭遇过灵异事件吧?”他顺口问了句。

    白石溪倒是有些意外,这富家子弟居然还一副很有经验的样子。

    “是,以前也曾经历过这等异事。”

    “难怪。”吕佳路多看了白石溪一眼,“依我看,失踪之人暂时应该是被困住了,那么多的人,就算再快的速度,也不会一下全部被解决,而之前我也检查过,并没有发现任何毒素残留。”

    “兄弟有把握?”白石溪沉声问。

    “**不离十的样子。”吕佳路认真道,他蹲下身,开始仔细检查地上的脚印和痕迹。

    白石溪不明所以,跟着他一路移动,很快来到了厨房地窖所在的入口。

    “我叫吕佳路,兄弟如何称呼?”吕佳路一把抓住地窖的石板拉环,狠狠往上一提。

    噗。

    一股腐臭的气息迎面涌出。

    “姓白,名石溪。”白石溪简短回答。

    两人等到臭气散了一些后,便朝地窖内望去。

    白石溪拿出火石,狠狠打磨了几下,黄色的火花溅射开,借着短暂火光,两人都看到了地窖里仰躺着的几个人影。

    “果然在这儿!”吕佳路吐了口气。迅速跳下去,“白兄弟帮我守着入口。”

    “好。”白石溪也看到了里面躺着的几人,微微松了口气。

    向无惧赫然在其中,另外还有两个女子和两个保镖。都似乎是昏迷过去了,躺在里面。

    吕佳路一手一个,迅速将人一一托了上来,白石溪接住放在厨房地上。

    很快两人便将地窖内昏迷过去的五个人全部提了上来。

    “都有呼吸。”吕佳路探了探其中一女子的鼻息。“不知白兄弟看出他们犯了什么没?”

    他抬头看向白石溪,见其依旧面色不变,眼神沉着,顿时心中知道白石溪也不简单。

    “你有办法?”白石溪沉声问。

    “自然有办法,看我这一手。”吕佳路微微面露得色,伸手抽出一张黑色皮纸一样的东西,他咬破食指,在上边沾了沾自己的血。

    然后将这东西对着昏迷的人额头一个的按上去印一下。

    白石溪静静看着,没有出声,也没有动作。

    不一会儿,地上躺着的人一个个的慢慢清醒过来。

    “我这是在哪?”

    “珍珍,你没事吧?”

    “小姐!没伤着吧?”

    “公子!”向无惧满脸羞愧的走到白石溪身前,低头。

    “人没事就好。薛四呢?”白石溪沉声问。

    “”向无惧低头,不敢看白石溪的脸。

    白石溪面色平静,但眼中却是越发阴沉起来。

    “先回去再说。”

    “我认为我们现在不宜分开。”吕佳路却是提议道。

    “多谢两位相救,在下刘淑珍,这是我妹妹刘淑芳。这次若不是两位搭救,怕是凶多吉少了。”那被救的女子中,赫然就有之前袖中藏剑的温柔气质女子。

    而她的妹妹,赫然就是那可爱如巧儿一样的女子。

    “多谢两位公子相救。不过我们还有同伴陷在这里,能不能请两位再相助一番,找到剩下的同伴。”刘淑珍的妹妹刘淑芳恳求道。“我们知道这个请求有些过分,但作为报酬,我们愿意出十万联邦币。”

    “哦?”吕佳路微微挑眉,看了眼白石溪。在场众人中,唯独白石溪让他看不透,看其外表打扮,应该也是富家子弟,吕佳路猜测应该是和自己差不多的情况,表面隐藏身份,实际上却是身手不凡之辈。

    同为富家公子,很多衣服行为习惯上的细节,不是那么容易改掉的,吕佳路观察力极其仔细,早就注意到白石溪和身边两人不同的地方。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