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道装 第110章休整
作者:焱淼鑫的小说      更新:2018-09-11
    “看起来不像有人啊。”白石溪仔细从门缝处望进去。随着越野车不断移动,他也渐渐看到不同角度的村子内庭景象。

    破败的枯树。

    满是白灰的窗户。

    随风摇动的白灯笼。

    布满划痕的房屋柱子。

    还有石桥上站着的一个酒鬼。披头散发,正双眼直瞪瞪盯着经过越野车的灰衣酒鬼。

    白石溪双目一下睁大,以他的目力,能够清楚的看到,那酒鬼面无表情,双眼里满是血丝,脸色惨白,站在那里若不是眼睛睁着,都能让人以为他是个死人。

    之前被一半门挡着,白石溪没看到有人在,现在越野车移动后,从这个角度看去,便能看到庭院另一个角落的景物。

    那石桥和酒鬼,就是在庭院内景的另一角。

    酒鬼僵硬的站在那儿,一动不动。只是盯着越野车移动。

    白石溪也仔细盯着那酒鬼。这人穿着的衣服也是破破烂烂,很是陈旧污秽,似乎很多天没洗了,还有破洞。头发也是披散乱糟糟,站在石桥上像一根柱子,一动不动。

    “这村子都很多天没人进出了,应该不会有人住吧。毕竟没有进出,若是有人在里面,他们吃什么?”向无惧的角度没看到酒鬼,只是自顾自的解释。

    “但是确实有人,那不就是?”白石溪冲村子扬了扬下巴。

    向无惧赶紧也跟着看过去。

    奇怪的是,当他看过去时,那酒鬼却眨眼不见了。

    白石溪眯了眯眼,他就一走神的功夫,和向无惧说了句话,微微分神,居然没发现那酒鬼是什么时候不见的。

    “哪有人啊?公子,您莫要吓我。”向无惧被白石溪说得心头有些发毛了。他仔细从门缝往里看,却怎么也看不到人。

    白石溪凝神片刻。

    “没什么,或许是我眼花了。”

    越野车慢慢驶离。白石溪一路上都在回忆之前那酒鬼的样子,他总觉得那人似乎有些不对。

    很快,车队到了绿茵村。

    村子里一片冷清死寂,一栋栋木房子房门有的开有的关,一些木门随风摇晃,发出吱嘎响动。

    车队走在村子房屋之间,一个个原本精壮的汉子面色也有些不自然起来,都感觉气氛有些不适应。

    天色渐晚,白石溪和向无惧下了车,找了几个相对还算完整的移动板房住下。

    这些有的移动板房还是漏顶的,一旦下雨就很难住人。

    一群军人各自找了移动板房住下,吃喝就用自己带的水囊和干凑合一晚。

    白石溪所住的移动板房较大,他叫人从越野车上搬下来被子帐篷,在屋子里起了一堆篝火后,再从附近的小溪里打上一锅水煮上,丢一些干肉和干蘑菇,熬上一会儿,就是一锅鲜美的蘑菇肉片汤。

    一群汉子挤了挤,一人一碗蘑菇肉片汤,下着干粮吃,倒也算痛快。

    白石溪却是没心思和这群汉子凑一块吃东西,他出了移动板房,望着远处白天那村子方向。

    月光如灰白薄纱洒下来,那村子就在距离移动板房村落较远的一处凹地里,白色的墙在月光下,隐隐约约只能看到一团灰影。

    白石溪紧了紧衣袍,望着那村子眉头微锁。

    向无惧带着一丝酒意走出来。

    “公子,怎么不进去和兄弟们喝酒啊?”

    白石溪微微摇头:“周围安排了守夜的兄弟没?”

    “放心吧公子,早就安排了。三个人分开守三个方向,一会儿吃完东西,我们去替换。”向无惧好歹也是曾经祁阳手下的大将,这些东西轻车熟路。

    “明天先去矿洞看看。之后再去那村子。”白石溪缓缓收回视线,平静道。

    “好。矿洞就在边上,要不是现在请不到矿工,还能每天有不少铁矿产出。”向无惧说起来有些可惜。

    “对了,你在军中练的是什么功夫?”白石溪随口问道。

    “是密藏室里的铁钩拳,放在第四层的秘籍”向无惧嘿嘿笑道。

    “铁钩拳?听起来似乎是走力量路线的?”白石溪对武学倒是颇为感兴趣。

    “是啊,我老段没什么其他优点,就是天生力气比一般人大一些,就选的这个作为主练。”

    白石溪闲着无事,又开始询问向无惧其他事,都是关于武学的。

    向无惧是军中老人,没想到这一问,倒是让白石溪颇为惊喜。从向无惧口中,他对军中几位高层的功夫都有了个大致的印象轮廓。

    其余人的功夫,都还在他预料之内,听描述出来的威力,也不如自己玄幻功法的催动。

    但唯独军长和副军长,听向无惧提到,这三位每一次出手,都有一锤定音之效,短时间便能解决问题。所以谁也没真正见识过他们全力出手。

    “公子现在也有资格去密藏室,查看免费的部分秘籍了啊。小的这铁钩拳在七品层次也不算什么好的,只是特别适合我而已。”向无惧笑道。

    “你倒是聪明,知道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白石溪也笑了,“铁钩拳也是军中免费秘籍,不过我没见过这功夫,是硬功吗?”

    “是啊,专门练力量的硬功。而且不需要药洗练,很简单。”向无惧挠挠头。

    “哦?可否给我演示一二?”白石溪双目一亮,他早就想练硬功,但几乎所有硬功都需要药洗练,所以一直没成。没想到这向无惧居然还练了不用药练的硬功。

    向无惧也毫不在意,本来这功夫对军中成员就是免费的,再加上询问的是功夫远高于他的上官,他当场便找了颗枯树,演练自己铁钩拳的诀窍和练法。

    白石溪一一询问仔细,很快便将这铁钩拳彻底学到手。

    这铁钩拳只有一层,练法也简单,只需要按照心法口诀,调整气息姿势,然后将自己观想成一只铁手,不断按照一定韵律和顺序撞树。

    练法简单,白石溪自己也亲自上前试了试,不用灵气,不用太大的力量,只是普通的撞击,达到让自己皮肤痛的地步即可。

    按照口诀练了一会儿后,他明显感觉皮肤酥麻发痒发疼。

    “公子果然厉害,小的当初可是学了好多天才掌握诀窍,公子一下就会了。”向无惧笑着恭维道。

    “这功夫,确实简单,效果也不错。唯一的难点就是坚持,想要大成,至少需要二十年苦功。”白石溪感觉这功夫硬功是从什么硬功中化出来的一部分,并不完整。只是单纯的锻炼力量和皮肉硬度。

    “不过,有几点,按照心法,你应该要这么来”

    他自己修习的功法比这高明的多,,眼光境界自然远不是向无惧所能比,了解到这功法后,很快便一眼看出其核心。开始给向无惧纠正一些他练错的地方。几下便将向无惧指点得恍然大悟,心悦诚服。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