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道装 第七十六章 唐山的心事
作者:焱淼鑫的小说      更新:2018-09-11
    那冰寒气息,居然和之前他接触阴魅时,感觉一模一样。

    “好浓的阴气!”白石溪心头一震,他把这种气息命名为阴气,而这块玉石中的阴气之盛,比他之前遇见的阴魅还要强出太多,以至于他在刚拿到手时手机就震动不已。

    “敢问周大哥,这东西怕是是从墓穴里挖出来的吧?”白石溪装作随意问了句。

    周文凭点头:“是从墓穴里搞出来的,你还没回答我,如我妹妹所言,怎么样的程度才算是相互了解?”他又把话题转移到自家妹妹的婚事上。

    白石溪之前已经避开过一次了,现在又被问起,顿时叹了口气。

    “这种事,急不来的。周大哥日后便会见分晓,而且我才和霜霜认识这么短时间,你们家里就这么放心我?”

    “你能说出这话,原本我是不放心的,现在才真的放心了。”周文凭笑道,“若是你答允下来,嫁妆我们还可以加一倍!”

    白石溪苦笑起来。

    他知道,这一方面是周霜霜真的喜欢自己,另一方面,其实是周家一直苦于自己女儿嫁不出去,好不容易遇到个合适的,便死活不松手了。

    “这事,以后再说吧,至少也等我功名确定了来,再说。”白石溪搬出期末考试作为挡箭牌。

    周文凭闻言,顿时眼中流露出更加钦佩之色。这可是只要应下就能瞬间家财万贯的诱惑。若是换成他同样处境,遇到这种情况,他绝对一口应下,反正结了亲,还可以离婚,依然可以分到很多钱。虽然妹妹周霜霜是胸大了点,和那些脸上毁容的差不多,都有生理缺陷,但终归有其他方面加分。

    “如此,便这么说定了,等路兄岁试后,再做决定,霜儿也老大不小了,该到了结亲的年纪,还望白先生不要拖延。”

    白石溪心中无奈,只能点头。两人从咖啡馆出来便分开,白石溪见天色晚了,便转身回家。休息一晚后,次日他又去学院,才在位置坐下,便听到外面传来一阵喧闹声。

    “什么事外面这是?”白石溪看向一旁正在整理书册的唐山。

    唐山面色阴霾,低沉回道:“任泉的家里人来了。”

    白石溪看到学堂里的不少人起身,走到窗前和门口去看。外面隐隐也飘来女人和小孩的哭声。

    他站起身,听到几个同学在叹气。

    “任泉人好像失踪了,家里来了一个少妇带着两个孩子,听说他老父为了报官找人,在警局被生生打成重伤,回家去就一病不起,唉”

    “警局怎么会打人?”

    “还不是他老父不相信自己儿子是淹死,跪在衙门口不起来,结果新上任的警察局长脾性最恶这种刁民”

    “可怜这孤儿寡母的”

    “是啊,可惜了他老父眼看着也不行了”

    白石溪越听越不是滋味,这任泉之前家里也是做生意的,生意虽然不大,但也薄有家财,可现在闹得个家破人亡。

    唐山也听到了周围的说话声,挤开人走了过来,和白石溪站在一起。

    “是我的错,如果不是我那日叫他出去”

    “别想多了,不关你的事。”白石溪拍了下他肩膀。但唐山还是面色阴沉,没回话。

    两人一前一后出了教室,看到一个俏丽少妇,年约十**岁的样子,带着两个才一两岁的小男孩,跪在学院必经之路的大道上,低着头,披麻戴孝一身素白。

    周围围观之人已经不下数十,还有越来越热闹的趋势。

    “走吧,过去看看。”白石溪扯了扯唐山,率先走出去。

    “不用!我一个人去就好,这是我的错!我去就行!”唐山一把拉住他,沉声道。

    白石溪一愣,还没回过神来,便看到唐山三步并作两步,站到了那少妇面前,并小声和那女子交谈起来。

    周围学院学生中也挤进来两个学院老师,上前询问情况。很快,唐山便扶着那少妇和孩子,迅速离开了学院。

    白石溪也紧随过去,一起出了学院,跟上两人。

    还没走出几步追上去,便看到有警局的警员前来,和唐山以及那少妇说了些话,几人便迅速上了一辆车离开了。

    临走时,唐山给白石溪做了个不用跟来的手势,让他回去上课。

    “别耽误了考试,回去吧!这事我来处理!”唐山远远的对白石溪喊了句,便也跟着上车走了。

    白石溪目送那辆黑色气车离开,看出那是警局专用的越野车式样。

    他站在学院门口待了一会儿,还是回转身,继续上课去了。

    任泉家的事,在学院里流传了一阵,便很快被压了下去。好几次白石溪都看到警局的人,前来和几个学院的领导说话,或许风声被压下去是他们促使。而任泉的家人也没再来闹事了。

    唐山自从那日一起去了一趟后,脸上也多了几分轻松和释然,估计是给任泉家里做了什么补偿。

    这场失踪案,闹得沸沸扬扬一阵后,很快便平息下来。风波过后,学院也慢慢恢复正常,仿佛这事从未发生过一般。

    唐家。

    唐山默默吃着佣人才送来的饭菜,鸡鸭鱼鹅摆了一桌,可他就是没胃口,心里挂着东西。

    房外隐隐传来老父路过的脚步声和说话声,他也没出去见礼,只是坐在卧房里,长长叹了口气。

    他们也是举家搬迁到这博罗城的外来户,老父生意才打开局面,忙碌异常,心情本来就不好,再加上他这档子事,更是心情郁结。

    “可父亲为何就是不理解君儿的好?我若是娶她进门,以后必定家中和睦事业有成,有君儿相助,家中安定,我学业一定能必有所成”唐山心中哀叹。

    噗嗤噗嗤。

    正吃饭间,电脑上又弹出一个消息,滴滴作响。

    唐山一见,面上顿时露出喜色。

    他几步走过去,急匆匆的打开消息,查看了起来。

    “之前君儿说的话,已经不用担心了,君儿以死相逼,店长终于还是答应了,明日晚上趁着节日,只要唐哥哥能拿出一万块钱,便允许君儿脱离组织。唐哥哥不用担心,一万块虽多,但君儿这些年也有不少积蓄,至少能填补大半。明晚,唐哥哥务必一个人前来。君儿,会将自己身子,完完整整的交给唐哥哥,望哥哥怜惜”

    ,精彩!

    (m..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