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道装 第71章 胸大罪过
作者:焱淼鑫的小说      更新:2018-09-11
    新的功法,给白石溪带来的不仅仅是一种内里的突破。玄幻功法和周易养生功本身便不冲突,现在一经增强,白石溪便感觉体内灵力源源不断的涌出,整个人精气神比原本壮大了不少。他起身,随手以掌代刀,往前平推。

    哧!

    嗷!!

    一声惊雷声若隐若现,空气顿时变得灼热起来。

    这还是白石溪使用不到四分之一灵力的效果。若是之前的功力要想达到这效果,需要起码一半灵力爆发。

    “灵气效果起码增强了一倍!”白石溪心中振奋,他回忆起在图灵学院的图书馆中看到了武学介绍。“在博罗城,九品的战力已是最高,自己的修为在卡司城时就无意中达到了七品,如今经过周易养生功的加持,我的灵气厚实程度也远超普通通意七品高手。遇到八品,真要打起来胜负还不一定。所以我现在在博罗城也算是个高端玩家。”

    “我今年才十八,便有了如此厚实的根基修为,若是没有阴魅,这博罗城大可以横行,可惜”白石溪一想起之前遇到的阴魅,便心中感慨。

    正想着事,忽然窗外传来城中的报时声。

    白石溪朝窗外看去,天已经蒙蒙亮,居然一夜时间就这么过去了。

    他下了床,迅速出门打水洗漱,穿戴好衣袍,大踏步出了房门。

    先去楼下茶餐厅吃了顿早餐,惯例是肉包子小米粥,外加一碟炒青菜。式样虽简单,但那量,却看得周围一样来用餐的客人啧啧称奇。巴掌大小的肉包,皮薄馅多,白石溪一口一个,也不嫌烫,自从他练了周易养生功后,对热的抵抗力也大幅度提高,短时间将手放在蜡烛上烤,也要过五六个呼吸才感觉到烫。

    一笼包子有六个,白石溪一口气吃了五笼,三十个肉包。一碟青菜是最后的解腻品,被他一手端起往嘴里一倒,随意嚼了两口便咽下去。就和常人吃完大餐喝口水一样。

    小米粥在一旁放了小臂高的一盆,足够五六个人的份量,脸盆大小的小米粥,被白石溪端起来三口。

    盆放下,粥没了。

    喔!!!

    周围看客顿时惊呼起来,对于日常没什么调剂生活的他们,看到这等稀奇事一次就足以吹上三天牛。

    白石溪面不改色,吃完后,文雅的用丝巾擦了擦嘴角,起身离开。前后反差之大,看得周围顾客和服务员瞠目结舌。

    灵气便是炼精化气,精从哪来,便是吃的食物。

    吃完早餐,白石溪便拦了出租车前往图灵中级学院。一路马不停蹄,等到了学院时,正巧赶上晨钟敲响。

    白石溪下了车,迅速冲进学院,赶向自己所在的班级教室。

    图灵中级学院占地极广,位于沿山城外南山山脚,虽然靠近城区,但实际上不在城内管辖,有自己的私兵和管理体系。院长被称为洞主,是朝廷正儿八经的品级官员,受联邦任免。和沿山城是两个体制。

    传说这里是曾经一位大科学家至副部级后,回乡开办的学校,后来慢慢扩展壮大,很多年后,才成了现在的图灵中级学院。

    白石溪轻车熟路的赶进自己所在的教室,给他们授课的是哈尼。

    哈尼此时已经提前到了讲台上站定,正打算翻开书册点名。

    白石溪和其余几位踩着点进来的学员,朝他微微鞠躬,迅速找自己作为坐下。

    教室就是个长方形的房间,里面稀稀落落坐了十多个学员,这便是哈尼要负责的所有学生。

    白石溪座位就在唐山身边,他坐下后,整理衣袍,端正坐姿,开始从书柜里翻出这趟要讲的格物书册。

    学堂内每个学员在来之前,都会有专人将今天要上的书册提前放在他们书柜里。书柜就是书桌,只是因为所有人都是盘坐,所以算书桌的矮化版。

    “杨洋。”

    “学生在。”

    “李一凡。”

    “学生在。”

    “康雅悦。”

    “学生在。”

    “许嵩。”

    “学生在。”

    哈尼面无表情,一个个名字的点,很快便轮到了白石溪这边。

    “白石溪。”

    “学生在。”

    “唐山”

    “学生在。”

    “任泉。”

    “任泉??”

    哈尼眼睛一挑,严厉的扫了眼在座的诸位学生,十多个学生以他的记忆力,自然早已记下所有人的容貌特征和名字。此时这么一扫,便想确定一下任泉是否真的没到。

    “任泉没到么?”他再度问了一句。

    唐山奇怪的看了眼任泉座位上,确实没人。

    “或许是家里有什么急事,先回老家了?”他小声嘀咕了句。

    白石溪也看过去,人泉确实没来,不知道怎么的,他忽然想起昨夜看到的那个叫画舫的诡异会所。

    “或许是睡过头了?”

    他这么一说,唐山顿时讶然,想起了什么,脸上露出古怪笑意。

    两人不再说话,哈尼见人确实不在,哼了一声,拿起炭笔在任泉的名字上划了下。

    “现在开始今天的内容,上次讲到‘平行空间可以双开’”哈尼不再管其他,开始专心讲解格物内容含义。

    白石溪听了几句,便又去看任泉的座位,他总感觉,任泉没来,或许是和那画舫有关。

    约莫一个时辰后,下了课,哈尼抱着书册匆匆离去。

    白石溪和唐山从座位上站起身。

    “看来白兄岁试胸有成竹啊。”唐山嘿嘿冲白石溪笑道,“在下看兄弟听课无有不利,毫无迟滞,显然是早就明悟道理奥秘,岁试榜首指日可待啊!”

    “唐同学少来。”白石溪笑了笑,他蛮欣赏唐山此人,豪爽大气,家中富豪也不看轻比不过自己的同学。更重要的是讲义气,朋友有什么事找他帮忙时,他二话不说,只要自己能做到的,一口应下。

    “周霜霜来了,昨日你为佳人出头,看来人家现在是一颗芳心死死系在你身上了,去吧去吧。”唐山看了眼学堂门口,冲白石溪挤眉弄眼。

    白石溪回过头,见周霜霜俏生生站在门口,她换了一身纯白长裙纱衣,白纱云袖低垂下来,遮住手里抓着的某个物事。

    她长发在头顶微微盘了个发髻,用白玉簪子穿好,只在胸侧垂下来一缕黑发,长腿细腰,肌肤如玉,身材高挑,胸脯饱满。

    看上去清纯若仙,让白石溪一瞬间也心中微动了下。

    “此女是谁?胸如此之大,简直丑陋!”边上一书生小声嘀咕瞬间破坏气氛。

    “不错不错,胸太大简直不能看,若非如此,本少爷也很早便想追求此女。”

    “周霜霜啊,她要不是胸太丑,家中豪富名闻沿山城,早就追求者无数了,可惜可惜”

    “胸太丑!”

    “是啊是啊!”

    “你们都少说几句,长成这样也不是人家愿意,身体发肤乃是天授父母传,谁愿意一出生就长残成这样?我等都是学院同学,如此对一同窗评头论足,是不是有失礼数?”一个女子学员看不下去,出言劝导。

    唉

    众学员一哄而散。

    白石溪看了看极为养眼的周霜霜大胸,又看了看学堂里一个个面露不忍直视之色的众学员。心中无语至极。

    “快去吧,人家周霜霜可是特意为你这么打扮的。”唐山知道白石溪和周霜霜之间的一些事,便连连推了白石溪一把。

    (本章完)

    ,精彩!

    (m..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