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道装 第66章 离开
作者:焱淼鑫的小说      更新:2018-09-11
    白家。

    回到白家后,白天机脸上带着一丝落寞,心中又是一阵无奈,倘若老爷子的话,那还有今天的这场羞辱!

    “唉,说道底还是儿子不争气啊!”

    心中叹了一下,他看了看一脸若无其事的白石溪,心中忽然有些狐疑,于是问道:“石溪,你怎么如此淡定?被姬灵梦悔婚你都不生气?”

    其实悔婚这件事,白石溪一点也没有放在心上,他此时还惦记着幽灵电梯的300点剧情点,一直考虑着下次给手机补充能量后该兑换什么。

    此刻闻言,他顿时一愣,然后他轻咳一声,回答道:“人生不可能风平浪静,没有丝毫波澜。男儿大丈夫,自不能纠结些许儿女情长,从现在开始,我的目标是踏上绝地战场,我要和父亲一起并肩作战!”

    听到白石溪如此慷慨激昂的话语,白天机一时惊愕不已,压下心中一肚子的安慰话语,深深的看了白石溪一眼。

    趁此时,白天机又向白石溪提出了接下来的计划。

    “博罗城那边有我们白家的一套房子,你可以过去先住下,正好今年的图灵中级学院的入学考试也要开始了。石溪你想要提起实力,学院是最好的选择。”白天机道。

    “图灵”

    “而且经此悔婚风波,卡司城你也待不下去了,我也要去绝地战场,去图灵中级学院是最好的选择。”白天机显然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世上没有长盛不衰的家族,白家终究是要没落的,舍就舍吧。”他说完,自己也忍不住长叹一声。白家最近发生的一切,让他有些心灰意冷了。

    “图灵中级学院”白石溪大概了解老爹的意思了。

    白石溪沉吟了下,便点头答应。

    “那我什么时候出发?”他问。

    白天机想了下:“你想什么时候出发由你自己决定吧,我会派人送你。”

    “我先去城里看看吧”白石溪叹气。城里还有一个虞城,白三公子最好的玩伴,这趟出远门,论礼节是要前去拜访打招呼的。

    白天机点头默许,便任由白石溪处理了。

    白石溪夜晚稳固了一下修为,又修习了一夜的玄幻功法,第二日一大早便出了门,在卡司城内坐着汽车绕了一圈。

    城内到处是异样的眼光,很多路人对着白石溪的车子指指点点,扯着闲话。白石溪一路看了一圈后,便直接去虞家。啪。

    虞城重重的一拍手。

    “三哥,我也和你一起!我和琼儿跟着你家的队伍一起走?行不?他奶奶的,这可是白甲军护送,这是有钱也买不到的待遇!”

    白石溪无语,看了眼房子装修堂皇的虞家,显然虞家很有钱。

    “就你和纳兰琼”他随口问了句。

    “恩,经过上次对赌的事件,我老子算是对我彻底失望了,我自己也不想再出现一下之前的那种事儿,这次要不是三哥你帮忙,我在就被老爷子剥了一层皮了。”

    虞城顿了顿,叹口气:“就是可惜了你的婚事”

    “不提这事……”白石溪沉默了一会儿。“那你们既然要和我一起,我准备明天就上路,之后你赶紧准备一下,也通知你的小未婚妻。”

    “好!”虞城点头。两人其实心头都明白,这趟卡司城之事后,两人其实心里都有了远离的打算。

    从虞家出来,白石溪便开始着桐儿收拾东西,这趟他出去求学,图灵中级学院是博罗城乃至整个联邦都极其有名的大学院,院规较严,所有学子是不允许带丫鬟侍女的,所以桐儿只能暂时留在卡司城。

    匆忙准备了一番后,白天机塞了一张联邦银行卡给白石溪揣着,便让他和已经准备出发的白甲军队伍一起出城了。

    只是白石溪临走时,还隐隐约约听说,姬灵梦似乎也被送到另一所学校去上学了。

    他联想到那天悔婚的事,心里也猜到,姬家的面子和声誉也受到了很大的影响。这姬灵梦,其实也是个可怜人

    出发时是一大早,天微微亮。

    白石溪站在队伍中央,面色苍白,身上裹着厚厚的白色狐毛大衣,仿佛一整条白色狐裘将他整个人都包住一样,很是暖和贵气。光这一条狐毛大衣,便要耗费上千联邦币。

    他静静望着身后的卡司城,这地方或许以后他很少回来了,老爹白天机已经在临走前,将白甲军的军权都交给姬冷了。

    “三哥?怎么了?”虞城带着脸颊红扑扑的纳兰琼,站在一旁。

    “没什么,只是有些感触咳咳”白石溪佯装咳嗽了一声,这就好他一直在稳固修为,可能修为提升太快,身上的寒气还不能收放自如。

    “还是先上汽车吧,我们准备上路了,胜三公子。”这趟带队的白甲军队长过来道了句。

    白石溪点点头,最后再看了眼卡司城,他转过身,率先上了一辆汽车。

    “走啦走啦!大家走啦!”虞城赶紧大声喊,他早就等得不耐烦了。***********************

    博罗城·二月。

    春意盎然,沿山城外大片的迎春树渐渐变成了火烧云一样的红色。无数的红色小花掉了又结,结了又生,将地上树上都布满了红。

    其中城南的一处小河边,一白色八角亭中,正坐着几个穿着干净体面的学院书生。

    这些学生一个个穿戴灰白校服,带着红色鸭舌帽,背上背着同样制式模样的背包。

    “白兄?白兄??”

    一个略微热情的声音,把白石溪从走神中拉了回来。

    他回过头,收回看向漫山遍野迎春花的视线,看了看身边凉亭里的几人。

    叫他的那人叫唐山,和他一样是从卡司城前来求学的,这人家中富庶,从小吃喝玩乐样样精通,同时相貌也长得颇为俊俏,经常组织志同道合之人,出来郊游。

    唐山是虞城介绍路胜认识的,在座的人也大多都是同乡,多是从卡司城出来的学院学生,此次出

    行游玩,自然也聚在一起抱团。

    “唐兄,见谅,见谅,一时走神。”白石溪笑了笑。

    自从离开卡司城,到现在已经有半年时间了。

    半年里,他从卡司城来到博罗城,一路赶来,又在这里生活了好几月,都是一帆风顺,生活平淡。

    (本章完)

    ,精彩!

    (m..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