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道装 第57章 变异的王局
作者:焱淼鑫的小说      更新:2018-09-11
    这不是一种巧合,这是一种套路。

    白石溪绝对不会相信自己随便找了户人家,结果正好和王局选择的是一样的,当巧合变得太过于离奇时,后面肯定就有着一种东西叫做必然。

    既然这里是幽灵电梯的游戏世界,那么幽灵电梯肯定会做一些事情让这个故事更好看,更具有那种吸引人注意力的情节。

    这个情节,肯定是有着一双手在后面推动着。

    这一点,让白石溪对幽灵电梯以及对这个游戏世界的脉络和节奏增添了一分新的认识。

    本来已经兴致勃勃准备玩一把人、妻的马东老师在发现蔡英文的真正身体是一个雄性时,立马恶心不已。

    蔡英文的尸体终于缓缓地倒在了地上,露出了王局那瘦弱的的身形,此时的王局与以往大不相同,整个人瘦弱的如同干材,眼里充斥着赤红血丝。

    王局的目光不时地在白石溪和马东身上逡巡着,嘴角泛起张狂的笑意。

    马东当即咬了咬舌头,一副活见鬼的样子,对着王局说道:“我的个乖乖,我原以为你只是实力变态,没想到性取向也十分变态!”

    似乎是马东的语气让王局有些不喜欢,王局当即瞪了瞪眼睛,然后直接向马东扑来。

    马东的眼睛里蓝色光芒瞬间闪烁,扑过来的王局像是撞上了一堵墙一样,“砰!”的一声落了下来。

    “啊!”

    王局发出了一声刺耳的嘶吼声,他似乎失去了理智,在被彻底惹怒时,就像是一个小孩子,他想要玩一个玩具,结果大人不肯,小孩子当即愤怒地开始发脾气。

    以王局为圆心,周围的地面开始结冰,并且这种冰层还在不断地扩散出去。

    白石溪下意识地向门口移动,但是当他伸手去推门时,掌心处居然传来了一阵刺痛,自己的手掌居然被冻伤了,而那扇门以及窗子也在瞬间布满了冰渣子,完全地被冻住。

    白石溪原以为,在警局办公室见到的冷气是叛逆者制造的的,此时见到不断释放寒气的王局,哪里还不明白这一切都是王局制造的,王局的实力可能是这一批游戏玩家的里最高的。

    马东环视四周,发现周围不光是门窗,连墙壁也都被冰冻住,整个房间彻底沦为了一个冰柜冷藏室!

    “丫的!”

    马东暗骂了一声,目光看向了门,催动意念力,紧接着,门剧烈地颤抖了一声,冰霜抖落,但是门居然还是岿然不动。

    王局厉啸一声再次扑来,马东不得不把注意力又放在王局身上,一只手伸出去做虚握状,王局整个人被马东定格在了半空中。

    紧接着,马东作势手掌往下一摔。

    “砰!”

    王局被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马东手掌继续挥舞,

    王局被连续不停地摔在了地上。

    “砰!”

    “砰!”

    “砰!”

    但是,令人尴尬的一幕出现了,失去理智的王局根本不怕摔,他那被寒气冻成干尸的身躯,几乎算是一种特殊的僵尸,单纯地摔打已经对他造成不了太多的伤害,粗狂式物理攻击对他所造成的影响真的是有限,就像是一个排球不停地在地面拍打,但是想要把拍球用这种方式打爆也的确是有些异想天开。

    渐渐的,马东的脑门上开始流出了汗水,这是冷汗,因为他忽然发现,自己似乎真的对这个王局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只能暂时地压制着他,但是自己的意念力又能够压制多久?

    自己的意念力可不是无穷无尽的,事实上,自己现在已经逐渐有些脱力的征兆了。

    白石溪一直在观察着周围的一切,不过,令白石溪有些诧异的是,自己修炼的玄幻功法,似乎对王局释放的寒气有些削减的作用,而冰冷刺骨的寒意和循环不息的灵气交织在一起,形成了一种勉勉强强的平衡。

    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但是至少白石溪可以确定一件事,这种寒意,似乎对自己的伤害越来越低了。

    另一边,马东和王局的对抗虽然马东看上去占尽上方,王局像是一个破鞋一样被马东狠狠地摔来摔去,但是马东现在已经算是强弩之末了,而王局每次摔落之后依旧生龙活虎,像是越摔越来劲儿似地。

    再加上这个房间已经彻底被王局变成了一个冷藏室,继续下去的结果真的是不堪设想。

    “还不过来帮忙啊,我死了你也得死!”

    马东这时候居然在主动找白石溪说话,显然,恐怖广播里的人,都是那么的现实,之前还分属两个敌对阵营的玩家,这会儿直接把你当作一条船上的蚂蚱,完全没有隔夜仇。

    白石溪没有急着回答,而是在回想,已知的叛逆者已经死掉的三人,如果马东被王局干掉,游戏会不会直接结束?他记得蔡英文说过,叛逆者全部死掉的话也算完成一种主线任务,不过,他不敢去冒险,如果马东被干掉了,游戏仍旧没有结束,那么下一个死掉的将是他。

    “奶奶的,这次要栽了,要栽了!”

    马东还在那里骂骂咧咧的,这时候他丝毫没有属于高手和强者的风范了。

    “帮我定住他。”

    白石溪这时候忽然开口道。

    马东一听,有戏,马上二话不说,催动自己最后剩下的意念力,眼眸子里的蓝光忽然大盛,王局直接被禁锢在了原地。

    白石溪直接上前,在靠近王局之后,手指直接掐住了王局的脖子位置,那里,正是凶杀案死者都有的伤口,不,确切的说,是死亡的真正原因!

    指甲的锋锐以及手指的力度完全作用在那一处位置上,王局忽然脸色一变,猛烈挣扎起来,身体不停地颤抖,让白石溪有一种自己快要被弹飞的感觉。

    但是,这证明,这个位置,确实是王局的死穴!

    “压制住他,快啊!”白石溪对马东喊道。

    马东发出了一声怒吼,眼眶里开始有鲜血流出,显然整个人是在拼命崔发着自己的意念力,甚至是在压榨着自己。

    这一点,让白石溪也不免有些佩服,虽说马东是敌对阵营的人,但是做事却丝毫不拖泥带水,尤其是这种关系到自己切身性命的时候,果敢得一塌糊涂,这种人,才真正适合在游戏世界里更长远地活下去。

    王局一下子不能动弹了,但是白石溪的问题出现了,自己的指甲和手指使劲地发力,也只能让王局脸上的痛苦之色加剧,却不能真正起到杀伤的效果,另一边的马东显然已经是快山穷水尽了,一旦他脱力,自己俩人也算是彻底交代了。

    白石溪下意识地掏出了自己的手枪,直接对着王局的脖子就扣动扳机,但是,令人失望的是没效果,子弹在寒气中也被冻结住了,根本射不出来。

    (本章完)

    ,精彩!

    (m..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