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道装 第52章 变节者与叛逆者
作者:焱淼鑫的小说      更新:2018-09-11
    流氓兔警局。

    “感觉到了么?好像发生了什么不很好的事。”一个只穿着裤衩,赤膊着的男子望着窗外的明月,一脸微笑的说着。

    只是房间里,除了他自己,再别无他人。

    “咚咚咚,咚咚咚。”

    忽然,一阵清脆的敲门声传来,在这寂静的宿舍楼里显得很是突兀。不过好在警局里的人都出去办案了,周围其他宿舍也没有几人。

    因为新的一起命案发生,万盛地区的警警员已经忙翻了天,调查工作火急火燎的进行着,发布分的警员都被派出去查案。

    “进来。”

    随后一位个子高挑,有点微瘦的男子走了进来,男子穿着警服,走到赤膊男人身前,恭敬道:“马东老师,他们出现了。”说完之后依旧保持谦卑姿态。

    被称作马东老师的男人笑了笑,掏出一根烟,对面高挑男子立马递过来火,等烟点着抽了一口,悠悠道:“李可,仔细说说,怎么发现的?”

    “是是是……”李可抬头看了一眼马东,不过没有从他的脸上看到任何神色,小心的道:“我们依照游戏剧情的发展,提前在良民路等待,变节者们果然都出现了。不过剧情好像发生改变了,李菲儿代替游戏人物死掉了。”

    马东点了点头,吐出了一口烟圈,“李菲儿的事情,我早有所猜测。自从知道她在游戏里的人物姓邓之后,我就一直限制她外出,特别要求她远离良民路。”说着他叹了一口气:“可是没想到她还是去了。”

    “马东老师,你一定要为李菲儿报仇啊!”

    “当然要报仇!我会拿变节者门的鲜血来祭奠她的。”马东咧了咧嘴,笑了笑,“那就收网吧!”

    李可此时继续道:“马东老师,那我去集合其他叛逆者来这里商讨一下计划吧!”

    “不急,我房间里还有一份大餐,你先享用一下吧!”马东神秘一笑。

    “大餐?现在哪还有心情去吃啊?”李可疑惑道。

    马东直接推来卧室的门,然后打开了屋子里的灯。

    “喏,不是么?”

    只见床上躺着一个不着寸缕、一丝不挂的兔女郎,屋子里弥漫着一股淫秽的味道,兔女郎一脸的红晕,不过,此刻似乎昏过去了。

    看见如此美景,李可咽了一下口水,满脸兴奋。

    马东笑道:“这就是第五个变节者,你尽情享受吧!”说完他就关上房门离开了。

    医院。

    听完蔡英文的话,白石溪挑了挑眉,问道:“你是怎么知道主线任务的?”

    “因为新人任务里都会有一个引导者,专门负责找出其他游戏玩家并集合在一起。而我就是变节者队伍里的那个引导着,只是我懒得做而已。”

    白石溪吃了一口苹果,想通了一些事情。

    这个游戏是一场属于变节者和叛逆者之间的厮杀角逐!不过,变节者这边的引导者蔡英文没有完成自己的职责,引起故事剧情里不应该有的变化和骚乱。

    这时候,病房外面来了人,推开了门后,走进来了一个人,和白石溪猜测的一样,来人正是王局。

    王局把警帽放在了床边,走到了蔡英文身边,伸手摸了摸她的伤口,问道:

    “伤势好点了吧!”

    “好多了,估计在休养一晚上就可以恢复了。”

    “年轻就是好啊,伤势说恢复就恢复。”

    王局又看向白石溪,沉声道:“现在看来,方太,也是变节者了?”

    蔡英文说道:“是的,他也是变节者。”然后他又对白石溪解释道:“变节者里,王局是我第一个找出来的,也是唯一一个找出来的。”

    白石溪斜着眼看了看王局,没有表现出之前扮演警员时那种毕恭毕敬,只是默默地点了点头。

    同时,在心底,白石溪对周局这个人越发地感到忌惮起来,同时在凶手、警员、领导三个身份之间完美地切换,不漏丝毫破绽,足以可见他的能力之强以及心态之可怕,白石溪猜测,王局在现实世界里也可能是手握重权的大人物。

    白石溪想了想,问道:“变节者一共有几人?”

    “正常游戏里面一般会有五人。”蔡英文答道。

    白石溪看了一眼王局,接着问道:“除了咱们三个,应该还有两人才对啊?”

    蔡英文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不清楚。

    “我也没有发现!”王局面无表情的说道。

    白石溪皱了皱眉,这王局真是睁着眼睛说瞎话,林洁就是死在他的手上,此刻却装作什么也没发生一样,白石溪心里不禁想到,难道他不仅仅是游戏玩家,还兼职着凶手的身份不成?

    这时,监护室的房门再次被推开,一个警员对王局报告说:“王局,又走了新的案件!”

    白石溪三人对视一眼,包括受伤的王宏胜在内,跟着这个警员一起赶往案发现场。

    案发现场就在流氓兔警局门口,现场已经拉起了警戒线。

    此时天空已经大亮,可以清楚的看到死者是一个带着点婴儿肥的年轻女兔人,此时她的脖子被割开,牛仔裤被脱到了膝盖位置。隐私部位已经发黑,一些粘稠液体也有变干的趋势。

    很明显,又是一起和万盛连环凶杀案相同的案件。

    经过核验,死者也是流氓兔警局里的警员。

    这是赤裸裸的威胁,明目张胆的挑衅。

    在场所有人都噤声了。

    王局当即一拳砸在了墙壁上,“该死,这个凶手太猖狂了!”

    白石溪看了一下王局,如果不是当时他们三人在一起,他依旧怀疑这起案件是王局干的。

    白石溪蹲下来,仔细查看了一下,说道:“不是一个人干的!”

    “什么?”蔡英文道。

    “和白天的凶杀案不同?”

    “你怎么这么肯定?”王局问道。

    “因为……”白石溪把手指向死者的隐私部位,“这起案件死者生前是被轮了!”

    “你们回想白天的凶杀案,凶手是一人作案,而这一次,却是多人。”

    虽然白石溪的推理有些牵强,不过他的方向是对的,因为他知道之前的凶手是王局,而这一次的凶手另有其人。

    (本章完)

    ,精彩!

    (m..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