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道装 第42章 未解的凶杀案
作者:焱淼鑫的小说      更新:2018-09-11
    “警局?”

    白石溪皱了皱眉,从办公椅上站了起来,然后似乎是发现了什么不对劲。

    “我去!”

    一声惊叫,他摸了摸身体,一手的毛茸茸,吓得他立马就跑到洗手间。

    此刻,对面镜子里一个毛茸茸的人形兔子,竖着两只耳朵,正一脸懵逼的表情。

    “我变成兔子了?幽灵电梯也太恶趣味了吧!”

    白石溪木讷的重新走回办公位,现在已经身在游戏中,再多的吐槽也没有用,他不得不接受这个兔子的设定。

    忽然,桌子上的一个档案笔记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纸上记录着:

    2222年2月28日下午8时许,一家美容公司21岁的雌性兔职工方某被害于花园路。

    警方勘验发现,受害兔“颈部动脉被划开,上衣被撕掉,裤子被扒至膝盖处,有被侵犯的迹象,全身共有刀伤16处”。

    2223年3月29日下午9时50分,一位‘答答’乘客在万盛航空港区搭乘一辆‘答答’出租车赶往市内时遇害。现有公开资料显示,遇害乘客是一位空姐,今年22岁,身高176c,是家中的独生雌兔。受害兔“颈部被切开,上身共有刀伤20处,有被侵犯的迹象”。

    2226年6月25日下午5时许,居民发现万盛区瑞强街25岁的雌兔青年王某在家中遇害,调查证实王某被害时间为6月25日。

    受害兔“颈部动脉被割断,全身没有衣服,下面隐私部位有擦伤撕裂的现象,上身共有刀伤15处,双耳及头顶部有15x32厘米皮肉缺失”。

    2226年6月30日下午6时35分,家住万盛区良民路的26岁雌兔青年邓某在家中遇害。

    受害兔“上衣被推至颈部,裤子被扒掉,案发现场有白色分泌物残留,颈部被割裂,上身共有刀伤10处,左肩胛骨及耳朵15x12厘米皮肉缺失”。

    2226年8月30日下午4时许,万盛纺织职工曾某9岁的女儿在家中遇害。

    受害兔“下身没有遮掩,颈部被皮绳勒住,窒息而死”。

    “……”

    这是一份很详细的凶杀案记录文档;

    白石溪看完之后,深吸一口气,在心底默默想着:“这是一个解谜破案类游戏?任务是找出凶手?奖励是什么?”

    “难度系数多大?有没有人身危险,不对,是有没有兔身危险?”他又担心的想着。

    思考良久也没有头绪,他深吸一口气,在办公室环顾了一周,不知何时,办公室里坐满了兔子警员。

    一共五只兔人,四只雄性,一只雌性。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白石溪竟然觉得雌兔有些漂亮,可能是他自己变成兔子之后,审美观也发生了变化。

    那个雌性兔子站起来说道:“王局,兔子警员们已经到齐了,咱们开会吧!”

    “好吧,咱们去会议室!”一个圆头大耳的兔子站起来说道,然后一马当先的向着隔壁的房间走去。

    余下几兔也跟了上去,白石溪想了想也跟过去了,在没有彻底摸清楚情况前,自己还是必须本分地当好自己的这个角色,不能露出太多的不和谐的东西。先把自己隐藏好,才是最明智的一个策略。

    众兔落座后,被叫做王局的兔人冲了一杯茶,坐到了首座上。杯子里的茶似乎是胡萝卜叶子,冲开后竟然有一阵清香扑鼻而来。

    王局微抿了一口茶水,把嘴里的茶叶吐在了地上,茶杯重重地放在了桌面上,咳嗽一声,开口道:

    “小兔崽子们,我们万盛市一直以来都是全国著名的安全文明城市,数次被评为协和城市的优秀典范,可是如今这些将要不存在了,因为前些年先后犯了两次案的凶徒又出现了,给万盛市造成了非常坏的影响。”

    “我想大家也都明白,我们流氓兔警察局的使命就是维持万盛市的治安,我们的一切都是市民带给我们的,可我们却对连续作案数次的凶徒没有办法,这是我们的渎职,愧对市民对我们的信任。”

    一段例行的官方发言后,开始进入正题了,王局接着道:“在此,我在这里宣布,成立连环凶杀案件的专项刑侦大队,在座的各位,就是刑侦队的成员,我是队长,你们马上放下所有的事情,把重心转移到凶杀案上来。下面,请方副队长把这三起案件再给大家详细解读一下。”

    一个满脸黑毛的中年雄兔子站起身,对在场的兔子点了点头,走到了会议室里屏幕旁,打开ppt投影,然后开始讲述:

    “第一起案件,发生在…………”

    “第三次案件就发生在四天前,也就是2226年6月25号,受害兔王某的死状和前几次一样,凶手的作案手法也相同……”

    听到这里,白石溪猛地回忆起自己在办公桌上的文档里记录着的案发日期,四天前是2226年6月25号,那么今天就是2226年6月28号,根据文档上的记录,凶手将会很快地在6月30日也就是在后天,再犯一起杀兔案,家住万盛区良民路的26岁雌兔青年邓某将在家中遇害。

    不过尽管白石溪知道下一个凶杀案的发生时间,他此时也不能透露,因为即使他说出来了,别人也不会相信,说不定还会把他当成凶手抓了起来。

    所以现在他只能自己尽量低调,尽量融入这边的社会这边的环境,等待时机。

    中年雄兔接着道:“这一次又是悬案,而且没有凶手任何的线索……”

    这场会议足足来了两个小时才结束,期间做了各个兔子的职务分配。最后,在王局茶杯里的水见底时,他拿起开着两个洞的圆边帽子,正好戴在头上,说道:“不早了,每个人把自己的任务做好,争起早日破案,散会吧!”

    白石溪收起自己面前的笔记本,走出了会议室,走向了办公室。他要把办公桌上的档案笔记收起来,以免被别人看见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走,先吃饭去。”

    “吃饭去。”

    其余的兔子警察都三三两两地放下东西去吃饭了。

    (本章完)

    ,精彩!

    (m..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