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道装 第二十五章 巴啦啦能量
作者:焱淼鑫的小说      更新:2018-09-11
    夜家。

    夜佩晨放下手中的保温杯,闭上眼缓缓细品嘴里的茶水。这是夜家一贯的作风,从爷爷辈到孙子辈,人手一个保温杯。杯中浸泡的是特制的药材,是为了辅助夜家的功法。

    饭桌两侧环绕他坐着两个女人。

    当然,夜佩晨此时并不是在寻欢作乐,而是在干正经事。

    两个女人一红一绿,这两人皆是束发,一位身着桃红风衣,一位身着柳绿风衣。

    两女都身躯软若无骨,如果白石溪此时在场,定会发现两女与封印试炼里的阴魅有几分相似,只是此刻两女都是人身人貌。

    “比赛马上结束了。”夜佩晨低沉道。“项将军带着圣兵去了联邦总署,各方面已经部署好,就等两位了。”

    红衣女人面热情似火,手不断在夜佩晨身上轻轻摩挲。

    “按理说,我们妖神不应该插手少爷等人的私事。”

    “这不算私事,夜家的利益就是妖神的利益。”夜佩晨缓缓笑了笑,“爷爷的计划确实无懈可击,只是姬家不会那么简单。所以我请两位前来,只是希望两位能帮我盯住联邦总署的动静。他们的判官一旦有所出动,希望两位能第一时间通知我,好有所准备。”

    红绿两女对视一眼,绿衣女子说道:“只是监视,当然没问题,但少爷花费如此大代价,请我等前来,应该不是只为了这点小事吧?”

    “当然不是。”夜佩晨笑道。“计划稳步进行,各方面的暗子都已经安排妥当,只待启用。而请两位前来,就是为了防止意外发生。”

    “预备吗?可以。”绿衣女子冰冷道。

    “以两位的实力,我心里也就放心了。另外”夜佩晨端起保温杯,“爷爷那边,若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还要请两位多加关照。”

    他的心思,两位妖神也都知晓,夜家也不是团结一致的,内部也会有斗争。听到这个关照,自然听出其中的隐藏意思,当下两人微微点头。

    “如果有合适的时机,我们会出手的。”她们本就是站在夜佩晨这边的力量,之前不出手,只不过是为了隐藏,需要在关键时刻发挥出意料之外的作用,就比如现在。

    这时,一名侍卫行色匆匆而来。

    “少爷,大事不好了,夜波公子连输两场,已经留不住白石溪了!”侍卫急急忙忙的说道。

    “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夜佩晨闻言一怒,好好的计划被打乱了,接着又询问道:“那现在情况如何?”

    “夜波公子准备抵赖,要强行将白石溪他们扣下。”侍卫恭敬道。

    “还算他不笨。”夜佩晨深吸一口气,想了想,对侍卫吩咐道:“你去通知爷爷,就说第一计划已失效,准备启用第二计划。”

    等侍卫离开后,他又对红绿两女说道:“今晚卡司城会动荡不安,麻烦二位去联邦总署那里支援一下。”

    “请少爷放心,我们姐妹定会全力以赴的。”红绿两女答应一声,就迅速离开了。

    铠甲网络会所。

    “算了?”

    当白石溪听到虞城说出如此丧气的话时,第一时间想到的,不是胖子软弱退缩了,而是一定有意外发生了。

    果然,在他转身看向胖子时,那家伙正被一队身穿铠甲的黑衣人劫持了。此刻,一柄明晃晃的刀柄正架在胖子的脖子上。

    “哈哈哈!”

    一声大笑传来,夜波再次站在主席台上,他手持着话筒,目光扫向全场,说道:“白石溪违背游戏契约精神,公然使用外挂,此举极大的损害了战争之王的公平性。”

    他缓慢的说道:“如果白石溪不给个交代,在场的人谁都别想离开。”

    他的话音刚落,观众们就见到又是一队黑甲士兵从入口鱼贯而出,此时场中已有二十多名黑家士兵把控各个安全出口。

    演播厅里的观众顿时一片哗然,谁也没想到夜波敢不顾众怒,明目张胆的封锁场地。

    “不好,通讯器也被屏蔽了!”

    忽然一声惊叫在人群中响起。

    “夜波,你如此大胆妄为,就不怕夜总理知道吗?”一名胆大的观众冲着主席台喊到。

    “别以为你是夜总理的孙子,联邦的法律是不会放过你的!”另一名观众也跟着叫道。

    “我是环保局局长的儿子,你快放我离开,不然你夜家不会有好果子吃的!”这是一名有身份背景的观众。

    一时间观众的骂声、威胁声、求饶声不断,甚至有几名胆大的观众去冲撞士兵。

    “安静!大家安静!”

    忽然一个尖锐的声音从广播中响起,那是夜波的声音。

    不过这一声广播并没有起到任何效果,大厅里依然喧哗不断,冲撞士兵的观众也没有停止。

    砰!砰!砰!

    三声枪声响过,冲撞士兵的几名观众应声而倒,血流一地。

    大厅一下子变得寂静无声,落针可闻。

    白石溪一直在冷眼旁观,原本以为夜波所为只是针对白家,可如今从他的所作所为推断,情况并非是如此。

    如果夜家只是想打垮白家,没必要得罪虞城身后的势力,也没必要牵扯进来这么多的观众,更没必要杀人示警。除非……夜家要颠覆联邦的政权,推翻姬家,取而代之。

    想到这里,白石溪反而不担心自己和虞城的安危了。夜家需要自己和胖子两人,并以此来牵制白家军和胖子身后的势力。

    想通了之后,白石溪示意身旁已被黑甲士兵释放胖子稍安勿躁,静静地看着夜波的表演。

    夜波发现他本次的目标白三公子突然默不作声,顿时惊奇不已,难道白石溪被吓住了?

    他看向白石溪,居高临下的说道:“三公子,你是整件事的主角,你得表个态啊!不然整个演播厅的人都回不去了,你们说是不是?”

    只是大厅依旧安静异常,没有人回应他。

    夜波也不在意,依然说道:“只要三公子你现在跪下,认个错,我不仅放你离开,而且还会放虞城和所有的观众都离开!”

    “认错?真是可笑!”白石溪嗤笑一声,都已经做到这种地步了,怎么会还有反悔的余地。

    他沉默了一下,缓缓开口道:“说起来,我一直在忍耐,压抑隐藏着自己,不想给白家惹任何麻烦。可是就算这样……你们也还要逼我…”

    “你想表达什么?临死前的最后挣扎?现在的你只是我掌心中的鱼肉,无论怎么反抗,都只是我的玩物而已。”夜波平淡道。

    “我只是不想再隐藏自己了…”

    说着,白石溪不知从哪里拿出一根小木棒,高举了起来。

    “巴啦啦能量,呼啦仙,召唤!”

    ,精彩!

    (m..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