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道装 第十五章 这才是输人不输阵啊
作者:焱淼鑫的小说      更新:2018-09-11
    清早,阳光明媚,游泳池旁。

    游过几圈后,白石溪躺在一旁沙滩椅上晒着阳光。

    小丫头桐儿也在一旁安静的坐着,只是表情却不时的变幻着,有时哭,有时笑,有时俏目圆睁……

    原来自从白石溪“改邪归正”,变得和蔼可亲,而且还经常给她讲各种好听的故事后,桐儿就越来越喜欢在公子身旁待着了。每当公子讲故事时,她的双眼就冒小星星,觉得公子是世界上最帅的人。她也两手托腮,安安静静,聚精会神的听着,自己的心绪也随着剧情的跌宕起伏而变幻着。

    今天,她听了一个非常凄美的爱情故事。在一个名为东晋的世界,那里的门第风气极盛,官家女儿祝英台女扮男装,外出求学,与贫苦儿梁山伯为同学,二人情义相投,相交甚笃,后祝被梁认出女儿身,两人遂私定终生,但这一愿望遭到祝家的激烈反对,并为祝英台另外安排了婚事,祝誓死不从,最后两人唯有以死相殉,化蝶双双飞去。

    当听到梁山伯不知祝英台的女儿之身和情意时,她会心里着急,默默地责备梁山伯蠢笨;当听到祝父逼迫祝英台嫁给马文才时,她又非常气愤,恨不得拿着公子的木刻刀去讲祝父打杀一番;当听到祝英台殉情梁祝化蝶时,她又悲伤逆流成河,大哭不止。

    白石溪看着哭的稀里哗啦的小丫头,心道:这年头人心不古,社会人太多,还是小孩子纯真好骗啊!

    “少爷,虞公子来了。”

    这时,一名侍卫跑过来禀报。

    “虞公子?”白石溪一阵疑惑,然后脑海中浮现出一个胖子,原来白三公子的狐朋狗友之一,忙说:“快请他进来。”

    “三哥,救命哇,你小弟我摊上大事了。”远远的一个凄惨的声音传来,接着只见一个鲁班七号跳了过来,来人胖嘟嘟的,肩膀宽厚,手臂短粗,圆圆的脑袋下的身体环肥而不燕瘦,整个就是一个不倒翁,两腿也是短小,走起路来像是一蹦一跳,像极了前世游戏里的鲁班七号,看起来甚是可爱。

    胖子跑到白石溪身边后,也不注意形象,一屁股坐在地上。居然是累瘫了,一边抹着额头的汗,一边气喘吁吁的缓气。此人正是卡司城中几大家族之一的虞家大公子,虞城!

    胖子看起来可爱而喜庆,白石溪见到他的第一眼就觉得亲切,可能这也是所有胖子的天生优势吧。

    白石溪见其甚是可爱,故意调笑道:“虞大公子,走这么点路,就喘气费劲,你这是肾虚呀!”

    “老婆都快没有了,哪儿还顾得肾虚不虚啊!”虞城垂头丧气的坐在地上,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看着虞大少一脸的伤心,白石溪觉得事态严重,记忆中这胖子一直很乐观的,遇见点小坎坷也是一笑而过,什么事能把他逼成这样?

    于是白石溪就出声询问道:“到底怎么回事?你仔细说说。”

    “我被人骗了!”虞大公子一边哭着,一边擦着汗,也不知道擦的到底是泪还是汗,他接着说道:“昨天在铠甲网络会所,遇见了孙前程,然后我就和他对赌,进行虚拟机甲对战。”

    “孙前程?那个在新生代机甲术排名第十五的家伙?”白石溪疑问道,虽然以前的白石溪不太关注机甲,但卡司城中的新生代机甲术排名他还是知道的,因为排名倒数第一的正是他自己。

    “对,就是他。”虞城激动的说道:“虽然他排名比我高两个级,但是我们都是机甲操作一阶段位的,所以我就不服气,跟他对战了几局。”

    “结果你输了?”白石溪道。

    “恰恰相反!”虞城长叹一声:“我们的协议是三局两胜制,从开局到结束,一直都是我赢,而且整整赢了十万块。”

    明眼人一眼都能看出这是套路,这胖子肯定是赢上瘾了,被坑了。白石溪虽然猜到接下来的发展,但还是问道:“然后呢?”

    “后来夜波过来了,他也提出要和我对战,并将他的暗夜机甲作为赌注。”虞城长吁短叹,接着道:“你是知道的,我对那台暗夜机甲是垂涎已久,又因为赢了几场,想着夜波也是机甲操作一段,就冲动的答应了下来。”

    “夜波的机甲术虽然也是一阶段位,但是在机甲术排名第七,可是比你高出整整十个排名啊。你肯定是输了吧!”白石溪用脚都能够想到这场对战的结果,说道:“你输了多少?”

    “我把巨灵给输了!”虞城说着又哭了起来。

    巨灵,是胖子的机甲,是他爹花重金聘请高人打造的,听说当时光购买机甲材质就花了三百万。

    白石溪无语的想着:这胖子作为原白三公子的纨绔玩伴,真是尽职尽责,败起家来不遗余力啊,这样价值连城的机甲说输就输。

    见白石溪没有说话,虞城继续说道:“输了机甲后,我就准备回去,可是夜波又来激我。”说道着,虞城一顿,满脸后悔莫及。“我这个人最经不得激的,但是我又没有了对赌之物,于是我一狠心,就……”

    “就什么?”白石溪心中一突,预感到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虞城欲哭无泪的样子,哆哆嗦嗦的说道:“我我我……我就把未婚妻写到了对赌协议上……”

    “啊?”一边的桐儿一声惊呼,一脸的不可思议,不可置信,整个人都楞在一旁。

    “呵?你真把老婆输了?”白石溪震惊了,差点从椅子上摔了下来,这是名副其实的输人不输阵啊!

    虞城的未婚妻可不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女子,那可是司法部长纳兰刑天的女儿纳兰琼,官宦之家最重名声了。

    财政部长的儿子玩游戏,将司法部长的女儿输了……这种事就是惊天大新闻,卡司城怕是又要发生一场8级大地震了。

    虞城哭丧着脸:“我亲手写的对赌协议……白纸黑字,还有我的签名……”

    “蠢货!愚不可及。”白石溪气急而笑,用人抵赌这种事情都干的出来的出来,这胖子真是纨绔的无可救药了。“那最后呢?也输了?”

    “输了!全输了!”虞城说出这句话后,瘫痪在地,一脸的生无可念。

    “那你跑来找我有何用?我和你一样也是个纨绔子弟啊!”白石溪皱着眉头,不解的问道。

    “你可以救!”虞城一听这话,立马精神起来,道:“那夜波说只要我把你带过去,跟他对战几局,他就将我的事一笔勾销。”

    “跟我对战?”白石溪眉头一皱,自己可是卡司城新生代机甲术倒数第一的名人啊!那夜波想虐我,是想疯了吧!

    ,精彩!

    (m..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