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道装 第十二章 变身为鱼
作者:焱淼鑫的小说      更新:2018-09-11
    当灵气进入体内的那一刻,白石溪就感觉到了,他无惊无喜,继续保持运功状态,身体的疲惫也有所缓解。

    说起来也是白石溪心志坚韧不拔,不然换做别人,运行百十个回合仍不见反应,恐怕早就放弃了。而且这个功法的起名太是随意,有点耍人的意思,一般人见功行几个回合无反应就坚持不下去了。

    像白石溪这样从未接触修行的怪胎,才会不遗余力的连续几百回合的坚持运行,所以毅力很重要,福缘更重要。

    此外,白石溪本是穿越的灵魂,灵魂经过两个世界的洗礼,又和现在的肉身合二为一,变得更加强大,操控起灵气得来顺手。

    腹中丹田躁动的越来越厉害,原本毫无规律的律动,也变得有规律起来,仿佛响应着天地阴阳平衡,身体也一会儿热,一会儿冷,白石溪的脸庞像打了彩光一样颜色变幻不定……

    这一次修炼就用了整个晚上,天外的日光撒进房间。

    白石溪感觉到身体里细丝般的灵气瞬间活跃起来,翻腾如海。蓦然间,仿佛有一道巨门伫立在如海灵气之中,巨门一边出现七色彩霞,另一边电闪雷鸣。

    这和前世描绘的鲤鱼跳龙门何其相似!

    白石溪知道这种奇异的景象,一定是功法的到了关键时期,挺过就能化成龙,挺不过依旧是条虫,他紧守灵台清明,继续运功。

    “噗!”一口鲜血喷了出来,白石溪感觉丹田内像一颗炸弹突然爆炸,身躯一震,晕了过去。

    梦中,白石溪化身为一条金色鲤鱼,在无边无际的海洋中畅游,愉快的玩耍,有时还能看到各种奇怪的事。

    比如曾经有一艘非常豪华的游轮路过他的头顶。游轮上一个妙龄少女一直在护栏旁徘徊,似乎心中忧愁难解,想要轻生。

    这么美丽的女子,白石溪也很少见,所以他从心底期待着妙龄少女跳下来。眼看着她攀上护栏,眼看着她松手欲跳,关键时刻,一个帅气的男子一把抱住了少女,将她救了下来。

    白石溪甚是生气,心里默默诅咒着这艘邮轮沉没。

    两个年轻人由此相识,为排解少女心中的忧愁,男子带着少女不断发现生活的快乐之处。很快,美丽活泼的少女与英俊开朗的男子相爱了,女子脱下衣服,戴上项链,让男子为她画像,以此作为他们爱情的见证。

    当他俩正做不可描述的事情时,游轮撞上了冰山。惨绝人寰的悲剧发生了,游轮上一片混乱,在此刻,白石溪见到了人类本性中的善良与丑恶、高贵与卑劣。男子把生存的机会让给了少女,自己则在冰海中被冻死。

    远远听着少女撕心裂肺的喊着“杰克”,虽然白石溪的诅咒成真了,但他心里却怎么也开心不起来。

    之后,白石溪又遇见许多形形色色的事,给他印象最深的是一个老人。那是他游至一个叫圣地亚哥的地方,那里有个老渔夫,带着一个小孩。

    风烛残年的老渔夫一连八十四天都没有钓到一条鱼,但他仍不肯认输,而是充满着奋斗的精神,终于在第八十五天钓到一条身长十八尺,体重一千五百磅的大马林鱼。

    大鱼拖着船往海里走,老人依然死拉着不放,即使没有水,没有食物,没有武器,没有助手,左手抽筋,他也丝毫不灰心。

    经过两天两夜之后,老人终于杀死大鱼,把它拴在船边。但许多鲨鱼立刻前来抢夺他的战利品。

    当凶狠贪婪的鲨鱼接二连三地来围攻大鱼时,本已精疲力竭的老人,为了保存自己的劳动果实,重新振作起来,奋不顾身地迎战鲨鱼。开始他用鱼叉对付,鱼叉被受了伤的鲨鱼带走了,他就用绑在桨上的刀一个一个地结果它们。

    这时老人满手血污,疲惫不堪,一点力气也没有了,而且鱼叉被带走了,刀子折断了,还有许多鲨鱼来围攻,老人仍然坚强不屈地支撑着,一一地杀死它们,到最后只剩下一支折断的舵柄作为武器。

    结果,大鱼仍难逃被吃光的命运,最终,老人筋疲力尽地拖回一副鱼骨头。他回到家躺在床上,只好从梦中去寻回那往日美好的岁月,以忘却残酷的现实。

    这个老人的事迹给了白石溪很深的感触,“一个人并不是生来要给打败的,你尽可以把他消灭掉,可就是打不败他。”

    不知过了多久,游着游着他遇见了一个恢宏的龙门。他心有所感,这道龙门是他必须要跨越的人生关卡,也是万年难遇的机缘。

    他使出全身力气,努力的跳向龙门,突然被一道闪电打了下来,他毫不气馁,再次跃向龙门,忽然又被一阵风雨刷了下来。他屡试屡败,屡败屡战,直至精疲力尽。

    他心中一直记着老人与海的事情,老人不怕失败的精神激励着他,打起精神,再次跳跃龙门。

    终于,在风雨和雷电的洗礼下,鲤鱼的鳞片已经坚不可摧,他一跃而下,跳过龙门。

    “扑通!”

    当白石溪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个超大型浴缸里,温暖的热水侵没至肩,一双柔软的小手在努力的为自己清洗身体。

    睁开眼睛一看,发现小丫头桐儿正气喘吁吁的为自己擦洗着身上,头发也被汗浸湿了。

    小丫头拿着一块搓澡巾,小脸被被热气熏像个小苹果,小小的嘴唇紧抿着,脸上一副要哭的表情,一双眼直直的盯着天花板,刻意的不去看浴缸里的白石溪,只有在换洗的时候,才用手捂着眼睛,从手指缝里往外看。

    “小丫头窘迫的表情甚是可爱!”这么一想,白石溪思绪顿时回归,这才发现自己身上竟然毫无寸缕。不由地有些不好意思,干咳了两声,道:“我自己来,你出去吧。“说着就要去接过桐儿手中的洗澡巾。

    呀的一声,桐儿抓紧洗澡巾退得老远,哆哆嗦嗦的看着白石溪,眼睛满是惊慌失措:“公公公……公子,你你你…醒了?”

    我有这么可怕吗?无奈的叹了口气,白石溪正欲说话。

    “吱呀”的一声,房门突然被打开。

    一个魁梧的身影大踏步的走了进来:“石溪,你醒过来了?是谁暗算的你?”来人正是白墨阳白老爷子,身后还跟着管家老董。

    白老爷子很愤怒,对白石溪的暗算一波接着一波,还真当我白家衰落了就好欺负?看来老子很久没出手,世人已经忘了我的厉害!隔三差五的就来暗算一次,我这孙子还活不活得了?

    老爷子将白石溪的吐血晕倒,阴差阳错的当成了敌人的暗算……

    ,精彩!

    (m..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