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道装 第五章 人丁衰落的白家
作者:焱淼鑫的小说      更新:2018-09-11
    白家的家主白墨阳,是白石溪的祖父,乃是兰特联邦郁金香公爵,手握军权,亦是军方头号实权人物。

    儿子白天机,是白石溪的生父,曾经为联邦上将,在十年前一场旷世绝地之战中受了重伤,虽然捡了一条命,但他的道装数据已被清零,无法再上战场了。白石溪的母亲苏绯颜却在那次大战中陨落。

    原来的白石溪就是因为这场变故才性情大变,变得堕落纨绔,变得玩物丧志。

    而且自从白家只剩祖父孙三个男丁后,他又自称是白三公子。

    “既然我已经穿越过来,我就替你活上一世吧。”白石溪耸耸肩,“让你这一世不再平庸,不再堕落,而是精彩绝伦。”

    一推开房门,白石溪迈步出来,刺目的阳光透过指缝,对着灿烂的阳光出了一会神,他暗道,这个世界我来了,一个全新的我来了。

    门口站着两名佣人,还有小丫头,躬身道:“公子好。”

    白石溪淡淡的点了点头,看了看身边的几名佣人,再看看不远处正在忙碌的另几名,不由的摇了摇头。

    这都是什么鬼!这些佣人都是大妈级的,不是如花就是凤姐,这些个佣人都有一个特点,就是很健康,也很健壮,看那一条条腿,都跟柱子似的。唯一一个点亮色就只有身边这个十一二岁的萝莉!

    原来的白石溪对美丽是不是有什么误解?

    “她们在干什么?”抬抬头,白石溪指着远处那几个佣人,问道。

    “她们……在帮少爷擦拭保养艺术品。”年长的佣人低着头,恭敬的回答。

    “艺术品?”白石溪有些好奇,漫步踱了过去,恩,还真是琳琅满目,折叠床,漆器、梳匣、喷泉及机关,各种木工玩具、雕刻工艺品一应俱全,每一个都做工精细,雕刻惟妙惟肖。

    这位原来的白公子爱好还真是奇特,别的纨绔都是玩跑车和女人,这位却喜欢玩木头。

    既然是原来白石溪的遗物,那就帮他保存好吧,白石溪想了想道:“一会找个人来,把这些艺术品都封装起来,放进仓库,好好保存起来。”

    啊?!

    一听这句话,顿时几个佣人和跟在白石溪身后的小丫头都惊讶出声!瞪着眼睛抬起头来,看着眼前的白三公子,一刻间,几个人的脑中都浮现出同样的一个想法:这位公子爷今天又是发什么疯?这些木雕可是您花了大价钱买回来的,买回来雪藏?不展示出来?

    “呃,那两个玫瑰花木雕就别封装了,给我放到房间里做装饰。”走了两步,白石溪头也不回的道。

    “……”一众佣人集体无语,那玫瑰花是真花,不是木雕!

    穿过一道花圃,几处别墅,一个运动场,再绕过一个大大的游泳池,沿着两排树的道路再走了几乎半个时辰,才到了白老爷子的住处。白石溪这才发现,自己所住的房子与白老爷子所住的地方,正好是一东一西,若是算直线距离,也足足隔着三四千米!

    看来自己眼下的白家还真是够大的!若是自己没有记错的话,这里应该就是这个联邦的首都,能在首都拥有方圆数十亩的巨大宅院的,除了联邦总长的府邸之外,恐怕也真就没有几家了。

    白墨阳坐在办公室内,正批阅修改文件,虽然他已是古稀之年,但身体却是健壮结实。身后的墙上,挂满了一枚枚勋章,那是他征战多年立下的无数军功。

    白老爷子出身低微,但却天赋卓绝,十五岁参军,二十岁为将,纵横大陆,令外盟敌军闻名丧胆,不仅军事谋略超卓,而且还是兰特联邦仅有的几位地灵级高手之一,他为人沉稳,勇于任事,精通兵略,屡建军功。

    白墨阳从一个贫民窟里的贱民到如今的郁金香公爵,从一个身无分文的小子到如今锦衣玉食,从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到威震一方的元帅,只用了三十四年。在月灵大陆上,这也是少有的传奇。

    只是,他唯一的孙子却是卡司城出了名的纨绔子弟。

    老爷子百思不得其解,以自己家族的血统和军队化管理,怎么会培养出这么一个纨绔!

    这小子文不成武不就,整天玩弄木头,一见机甲就犯晕,一听到训练就比兔子跑得还快,别人家的孩子要么勤练机甲术,步入中级;要么已经是灵气修炼进入了正轨,起码也在五品以上了,而自己这个宝贝孙子却已经先后打跑了几个机甲教员,而灵气修炼至今只有可怜的三品……

    而且他不思进取就罢了,但偏偏对木头疙瘩异常热情,自己战场所向无敌,居然教出这样一个纨绔孙子……

    无奈的放下了手中的笔,白老爷子忍不住想,若是没有十年前的那场大战的话……

    想到这里又自嘲的笑了一下:若是什么都能从来,还能将这小兔崽子娇惯成这般模样?

    十年前,在得知大儿子白天机在战场身受重伤时,在得知儿媳妇苏绯颜捐躯沙场时,有生以来第一次落下了泪水,但心中还有一丝侥幸、一丝庆幸,白家还有石溪,家族的荣耀能够延续下去……

    可是,如今看来,最后寄予厚望的孙子就是一个不思进取,一个不争气的混小子!

    “听说你灵魂离体,参加了封印加固试炼?是吗?!”收起心中的感慨,白墨阳看着眼前的孙子,淡淡的问道。

    “唔?”白石溪一惊,然后又放松下来,瞬间想明白了前因后果。

    之前,在长廊被储青纱认出来时,他就有些奇怪,今早醒来也没有发现这具身体有什么异常,一直百思不得其解自己是怎么穿越过来的。

    此刻从老爷子问话中才隐约猜到,感情这家伙是以灵魂体参加试炼死了,然后被正好穿越过来的他鸠占鹊巢。

    “支支吾吾,一点也像个男人?”白老爷子看着他低声不语,以为他胆小怕事,越看越来气,道:“参加封印试炼需要专人专人护法,你不知道吗?幸好老夫早有准备,不然好不容易给你争取的试炼机会,就差点白白浪费了!”

    ,精彩!

    (m..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