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道装 第152章 紧迫
作者:焱淼鑫的小说      更新:2018-09-21
    贾训?!

    这个名字仿佛有魔力一般,迅速在众多势力首脑之间传递,原本都有些急躁的众人,在听到此人名字后,都面色一变。除了不明所以的近年来新晋好手,其余高层,没有一个没听过天赫的大名。

    场面迅速安静下来,一些平日里办事亏心的人,此时额头背心隐隐开始渗汗起来,不清楚这位天赫先生会不会翻旧账。

    贾训面带微笑,缓缓起身。

    他环顾全场一圈,很满意自己名字带来的威慑力。

    “各位。”他气息不大,但声音却很清晰的传递开来,让所有人都能听到。

    “在下代表天赫,希望在座的诸位,能配合我办两件事。”

    他站起身,其余人顿时赶紧跟着起身,包括夏重,都纷纷站起来。

    “见过贾训先生!敢问先生想要我们办什么?”西极会附会主紧张的恭敬道。

    他这问题也是在场所有人想知道的。

    贾训笑了笑:“我要你们所有势力,所有人,给我找出和红坊相关的所有力量。”

    “红坊?”夏重面色一变。

    “不错,红色的红,乐坊的坊,它也是这次动乱的真正根源。”贾训点头道,“另外,我要你们将最近抵达五大城的所有显眼外来人员,全部记录报上来,所有特征不寻常的外来人,都要记下。”

    这是个极其巨大的工程,五大城,是包括沿山城在内的南域五座大城,这些大城每日的人流吞吐量都极大。要想筛选出所有特征显著之人,很难。

    白石溪站在侧面,隐隐有些明白这位贾训先生的意思了。他这是在借助凡人的力量构成情报网,检测可能出现的所有对手敌人。

    “既然是贾训先生的要求,我等一定办到!”红花会主第一个表态,其余势力老大也跟着赶紧应下。

    能坐在这里主位上的,哪一个不是消息灵通之辈,天赫是南域真正意义上的统治者,是红杉军背后的靠山,这是所有人都知晓的事。

    每年红杉军那么大的财富资源,都如滚滚洪水一般消失得无影无踪。便是全都供应给了天赫。

    “既然都明白我的意思,那汇总的情报,都交给红杉军这边,我隔一段时间会派人前来查看。没问题吧?”贾训扫视全场一遍。

    “一定遵从先生吩咐!”夏重第一个高声应道。一副赔笑加标准狗腿样。

    白石溪心头无语,这还是第一次见到师兄这等姿态,当真不愧是第一大军团首脑,能屈能伸。

    “一定遵从先生吩咐!”其余势力不敢不从,只得纷纷回应。

    贾训又交代了下重点注意哪些人,才背着手缓步离开,不一会儿便坐上红杉军安排的好车,扬长而去。

    这次匆匆汇聚来的所谓大会,也草草散会。

    在座的诸多首领,谁都没了来时的轻松心思,而是纷纷回返,面色沉重,准备按照天赫的命令吩咐下面安排眼线。

    白石溪也准备离开,却被老军长叫着留了下来。

    “师兄,有何要事?要特地留我下来。”

    军长书房里,夏重摒退左右,只留白石溪一人在房。

    “师弟,近日来必定有所大变,你要先做好准备。”夏重郑重朝白石溪道。

    “大变?”白石溪面色也严肃起来,老军长这么特地留他下来,绝不会无的放矢。

    “是。”夏重沉声点头,“我二十多年来一直和天赫人接触,他们的应对,一向都很果决严酷,稳重求定,有着自己的风格套路。但这一次,有些不对劲。这位贾训先生,不像以前天赫的方式行事。我有种不好的预感。”

    “师兄确定?”白石溪闻言也凝重起来。

    “确定,天赫的行动,有些太急了。”夏重继续道,“当然也有可能是师兄我疑心太重,但多做准备一定不会错。师弟要小心。天赫有些不稳”

    “明白了”白石溪心头有些沉甸甸。

    离开书房,他在回去的路上也一直在思索此事。

    以夏重的性格,不会无缘无故对他说这些。他白石溪身家清白,又是入了赤日门,是他的师弟,为人个性也都有迹可循,夏重有心提点,也很正常。

    这是把他当真正的亲近之人对待。

    “天赫不稳若是真要做好打算,该怎么做?”白石溪心中有些阴沉。

    南域是天赫在扛着对抗怪物的大旗,他们享有整个南域大量的资源供给,也为南域提供安定。

    而一旦这个巨大的保护伞出问题,随之而来的麻烦就大了。

    “不管了!走一步看一步,若是真的天赫输了,或许只有如沿山城这样的大城才是最安全所在。

    城主府背后是联邦,联邦能名义上统治这么大的地域,背后的力量决计不会小,到时候躲进沿山城,总不会出大事。而且师兄也绝对早有腹案。”

    白石溪不去多想,开着车急速朝着城池方向赶去。

    “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最快速度搜集阴气物品,提升实力!安全只有把握在自己手上,才是最保险!”

    他连夜赶回城里,红杉军的手下已经将尸体运回到了城内分舵的一家药房。

    他直奔尸体所在,在药房的后院里,终于看到了白浅和其余几人的尸体。

    嘶

    白石溪一把揭开白布后,自己也忍不住捂着鼻子倒退了一步。

    刺鼻腐烂的臭气迎面涌来,恶心得像是用嘴舔臭水沟壁上的滑腻污物。他身边站着的几个士兵也忍不住捂住鼻子,露出嫌恶表情。

    棺材里躺着的白浅,上半截脑袋像是被刀切过一样,只剩下眼睛下面部分,额头一截全不见了,双手双脚都像是干枯的树枝,黑乎乎的根本没有水分血色。

    更主要的是,尸体躯干高度腐烂,裸露的皮肤到处都是虫眼,一些地方发霉长毛,一些地方化脓腐烂,臭味混杂在一起,简直无法呼吸。

    “尸体没有动过?”白石溪皱眉问。

    “没!原封不动的搬进棺材,一点也没动。”薛四在一旁回答。

    “来人,合上,抬起来跟我走。”白石溪吩咐道。

    士兵赶紧上前,合拢棺材,臭气封闭住后,顿时淡了许多,大家也都狠狠松了口气。

    “走,去白家。”他已经很久没有感觉形势这么急迫了。

    (本章完)

    ,精彩!

    (m..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