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济颠也修仙 第 一百三十二章 皇都
作者:小胖子kt的小说      更新:2017-10-24
    “游离四州,屠家,位于四大家族之一,出手果然阔绰!”李休缘默默对春花道:“以前还以为自己有多么富裕,但是最近才发现,那只是在凡人世界之中的财富。对于真正的修炼者来说,我们跟穷光蛋没什么区别,连一艘最简单只能装载一人的穿天梭都买不起,看人家,买一艘最大型能装载千人的穿天梭,但是里面却只装个百来人,空旷的很。”

    修炼界,之中流传的通行币,不再是那些金银铜铁这些贵金属,而是修炼者最为根本的灵气!

    灵气如同空气一般虚无,无法捕捉用来交易,但是,只要把灵气高度凝聚,或是在寻找到一些灵脉,上面蕴含的灵石,就是真正的财富。

    修炼界,流通的,正是灵石!

    灵石分三品,上中下,每一品位得灵石,都蕴含着不同的灵气,品位越高,所蕴含的灵气就越多,越纯,更容易让修炼者吸收炼化,从而提升自身的修炼速度。

    黄土开口道,“他们那么多空余的位置,要不我们去借个位置,也省得耗费灵力。”

    “哈哈,正有此意。”

    李休缘哈哈一笑,与众人驾驭着灵力,凭空靠了过去。

    屠家的人也发现了李休缘等人,他们放慢穿天梭的速度,飞出来一个面目亲和,身穿一套玄色衣服的年轻人。

    “在下乃屠家的屠千行,不知道各位有何贵干,前往何处?”

    屠千行对着李休缘等人微微一拱手,文质彬彬,即使看见了赵嫣然的绝世容姿,也只是微微惊艳了一下,却没有过多的失礼观看。

    李休缘点点头,同样拱手道,“南洲李休缘,今天是前往皇都参加天才之战,但是路途遥远,以在下的速度,恐怕无法准时到达,看见屠兄的穿天梭好像尚有空余的位置,不知道可否……”

    “南洲的李休缘?现在霸占了大半个南洲,赶走了南洲远家,霸占了汉城的李休缘?灵隐寺住持……李休缘?”

    屠千行有点震惊道,看着对面的人,他身上显露出一股独特的霸道气息,但是好像也只是‘灵天’的实力,并没有传说中的那么强悍。

    “没错,都是我。”

    屠千行再一拱手道,“近日就一直听闻李兄的传闻,今日一见,果然是盖世英雄的风采,屠家有幸,能巧遇李兄!”

    看来杀害屠家大少的事情,果然没被揭露!

    刘休缘想到这里,眼睛微微一眯……

    “看来以后就可以少一点与南洲边界上争执的烦恼了。有幸巧遇,来来来,还请李兄来穿天梭上一坐,我们这次也是前往皇都参加天才之战,也是顺路,李兄等人就不用耗费灵气了,我们一同前往就是!”

    李休缘也不客气,直接一步就跨出,越过数百米的距离,直接上去那艘穿天梭之上。

    屠千行看得眼角一跳,随后也飞回来穿天梭之上,向李休缘介绍着里面的众多豪杰。

    只见穿天梭里面虽然有着上百人,但是大部分都是随从之类的角色,真正有实力,灵天之上的,加上屠千行在内,刚刚好是十个人。

    屠千行向李休缘介绍了另外的九个高手,意想不到的,屠家这次竟然就派出了屠千行一人前来参加比赛,其余的,都是通过比武竞选而来的,这九人之中,其中有三个是半步神天之境的人物,其余的众人,也都是灵天四层之上级别的,在李休缘眼中属于那种忽略不计的范围,而屠千行,所表现出来的气息,同样也是神天境一层的阶位。

    “这就是你们屠家的代表吗?”李休缘指着那些人,暗暗说道。

    李休缘说这话,其实没有鄙视的意思,只是他已经是处于一世霸主的实力,和赤脚烟鹰皇这一类的高手都已经交手过几次,甚至还遇见过实力深不可测的血海老祖和蛟龙皇,李休缘现今的眼光,早已经不放在区区灵天境上面了。

    而神天之境的人物对于他来说,潜意识也已经不能用来看做对手了。

    李休缘的话一出,立马就引发了那些竞选中获胜高手的不满了。基本上,进入了灵天之境的人物,已经不是一般人所能比拟的,他们的心里自尊,不能允许任何人来践踏。除非是比自己实力更高的存在。

    但是李休缘现在显露出来的实力只有灵天五层之境左右的实力,场上除开了屠千行的另外三名神天之境的人物,刷一下就站起来,眼神不善的看着李休缘。

    其中一个身材小巧玲珑,腰间别着两把鸳鸯蝴蝶刀,小剪刀那般长短,一下子抽出来,锋利无比的气息把空气都要切割碎裂,是刺客最常用的武器。

    这两把鸳鸯刀,闪动着灵力的波动,与天地隐隐有着联系,竟然是宝器级别。

    他叫崔柳,二十岁出头的天才,是屠家分家此次夺得首冠的人物,走到李休缘跟前,明明只有一米六多的身高,仰头看着李休缘的眼神,却是带着俯视的神色,声音冷漠,几乎让李休缘以为是王恒在说话一般。

    “小子,你这是找死吗?”

    穿天梭上的气氛,随着崔柳的一句话,瞬间就紧绷起来,一触即发。

    李休缘眯着眼睛看着比自己要矮了一个头的崔柳,那一双令人忌惮的目光,让李休缘不自觉的笑了出来。故意微微弯腰,用一种俯视兼鄙视的目光看着崔柳道。

    “现在的孩子真是不靠谱,居然反过来教训大人来了!”

    “哼!”崔柳冷哼一声,双手刷一下抽出腰间的鸳鸯蝴蝶刀,划出一个交叉,两边合击着划向李休缘的腰间。

    一言不合,就是出手杀招。

    这个崔柳的脾气,比李休缘遇到的任何人都要来得火爆。

    但是李休缘本身自然也不是省油的灯,知道对付脾气暴躁的人,只能更加暴躁,狂暴,把对方打服!

    “哼!”

    李休缘冷笑一声,双手闪烁起两道圣洁纯净的白光,直接用双手就硬碰崔柳劈过来的宝器利刀。

    砰砰!

    鸳鸯蝴蝶刀斩在李休缘的手臂上,激起一阵火花。李休缘看也不看,大步跨出前进,肩膀如同一尊冲击大钻,带着穿透的气息,猛然撞向崔柳的胸口。

    崔柳面色一变,双脚一曲,腰身外后一倒,整个人如同踩着滑板一般,胸脯的位置以丝毫之差,从李休缘的肩膀下滑过,来到李休缘的脚下,而后像是一根冲天炮一般,轰一下猛踏地面,身体直接上冲,手中的鸳鸯蝴蝶刀,刺向李休缘的咽喉位置。

    李休缘微微一愣,原本以为这一招类似贴山靠的招式,起码能把崔柳逼退,但是却想不到,对方不但不退,反而迎难而进,直接突破过来,金身搏杀的本领施展出来,惊艳的惊险,招招夺人性命。一切的步骤都好像经过了千万次预算,按照着自动的诡异来进行。

    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闪之间,在众人的眼中看来,李休缘挡住了崔柳的双刀之手,竟然一侧身,把自己咽喉的位置腾出来,故意让崔柳来刺杀一般。

    “果然有些门道。”

    李休缘心中想着,动作却丝毫不慢,眼看鸳鸯蝴蝶刀从下往上的刺杀过来,他把头往后一缩,随后张开口猛然往下撞去。

    咔嚓!

    带着绝杀气息的鸳鸯蝴蝶刀,竟然被李休缘一口咬住了!

    崔柳的眼瞳为之一紧,暗中朝着那把刀上发力,却发现鸳鸯蝴蝶刀如同被两座大山钳住了一般,丝毫都不能动,哪怕是灵力灌输进去,也如同泥牛入海,明明是轰入了李休缘的口中,但是却如同轰入了另外一个世界一般,被无限的消耗干净了。

    “让你断子绝孙!”

    崔柳眼看李休缘如此强悍,竟然用嘴巴就把自己的刀给制止了,不禁让他又惊又怒。他挥起另外一把刀,一招直捣黄龙,直接插向李休缘的祠堂。

    “又来这招!”

    李休缘直觉得胯下冷森森凉飕飕的,之前在灵隐寺的时候被那一个刺杀堂的杀手惊吓过一次,记忆犹新,他再也不敢以身犯险,身上猛然爆出来一股洁白圣洁的白光。

    轰!

    护身灵力一下扩张出来,快速的往崔柳身上撞击而来,崔柳不敢硬接,撒手往后狂退而去。

    一把鸳鸯蝴蝶刀,就这样被李休缘扣留了下来。

    崔柳已经输了一手。

    灵力护罩催发到三丈的样子就停止了,李休缘把刀拿下来,放在手上耍着一个眼花缭乱的刀花,“刀都没了,这样你该不会不能去参加比武了吧。”

    “你!”

    崔柳满脸愤恨,就要反冲过来。但是就在这时,屠千行挥手制止了他,并转身向李休缘拱手道,“李兄,多有得罪,刚才多有得罪,大家都是要去参加天才之战的,能否卖我一个颜面,先把刀还给他,有什么要比试的,我们就留到皇都,在比武的时候再彻底一分高下可好?”

    “当然,还要靠你的穿天梭去皇都呢,怎么也要卖你面子不是。”李休缘笑着,把鸳鸯蝴蝶刀抛给崔柳,随后找了个位置坐下来,看都不看他一眼。

    崔柳接过鸳鸯刀,深深的看了一眼李休缘,好像要把他的模样刻在骨子里一般。

    屠千行动了动嘴巴,最后终究没有说什么。倒是黄土这厮能说会道,没事找事的自来熟,拉着屠千行还有一干灵天高手一起聊天打屁,竟然让里面的气氛融洽起来。

    屠家,以炼制兵器玄奇闻名,这一艘穿天梭被屠家所致,被屠家家的高手再加以添画了几个阵法,速度更是快速,天色还没有烟,还是傍晚日落的时候,屠千行已经带着众人,来到了南洲的最南方,也就是莽荒大陆的中心。

    ——至尊皇都!

    之前见识过北洲的临机城,大有千里,李休缘那时候已经以为是最大的城了,但是现在在空中之中看下去,皇都的规模,在地上不知道要延绵多少里的路程,一眼看上去无穷无尽一般,仿佛整个天地,都是皇都的范围。

    临机城之中不能擅自飞行,那是王家的禁令。但是在皇都之中,随处可以看到在天空飞行的人流,甚至有些实力雄厚的商店,把自己的铺位都搬上来天空,漂浮在空中做生意!这其中的意义不用说,没有足够的本钱或者实力飞上天,你连进门的机会都没有。

    皇都的繁华,不是一言一语就可道尽的。

    这里出来漂浮在空中的商铺之外,也不缺乏那些高有千米的大楼,层层叠叠,一眼看去,竟看不到尽头。

    “这就是皇都么。”

    李休缘呆呆的看着窗外的景色,不是有人驾驭着简易版的穿天梭从旁边飞过,也有一些灵天高手,御剑而行。

    空中,地上,到处都是川流不息的人群。

    屠千行指着看不到尽头的前方道,“这里去至尊皇宫的位置,还有上千里的距离,这次接待我们是一位至尊皇族的公主,叫做莲花公主——蓝青。”

    “蓝青?”李休缘一愣,捏拿着手中的特许圣旨笑道,“看来还真是有缘了。”

    驾驭着穿天梭,千里的距离并没有耗费多少的时间,李休缘终于看到了那一片延到天际尽头的至尊皇宫!

    曾经在民间有着这么一则笑话,既真实也讽刺,说的是一个将军从战争中获胜归来,受到了至尊皇帝的召见,在宫里大肆赏赐,还有幸与皇帝共饮同餐,之后,因为喝得醉醺醺的缘故,竟然在至尊皇宫里头走失了,一直走了很久都没有走出来,直到几十年后,这个将军老死,才被人在遗物中找到证明了身份的令牌。

    这件事虽然有些传奇性质,那个将军也是因为种种权力倾轧的原因,一直都没有敢去找人询问出路,要坚持自己走出去,最终落得一个凄凉的下场。

    李休缘听着屠千行说完故事,不禁不屑的哼哼,只觉得这个故事漏洞百出。

    哪里知道,屠千行却十分的认真,脸上带着一股说不清楚道不明白的神色说道,“大多数人都是抱着李兄这一种怀疑的态度,坦白说,要是对换了身份,我也不会相信,但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