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济颠也修仙 第一百二十九章 东红河
作者:小胖子kt的小说      更新:2017-10-22
    <随着两股巨力的交锋,越来越激烈之时,李休缘的脸上开始流露出来痛苦的神色。

    他的身躯开始微微颤抖,额头上飙起一根根的青筋,黄豆大的汗滴不断的滑落。

    此时此刻,谁也不知道他在忍受着什么样的痛苦……

    荒兽巨身见状,没有丝毫停留,直接化为一道柔和的白光,嗖一下就没入了李休缘的体内。随即,李休缘身上冒出来一股洁白的亮光,化为金色球体,把他守护在里面。

    李休缘眼眉一舒,神色渐渐变得安宁下来……

    时光荏苒,对于李休缘来说,仿佛还没有度过一眨眼的时间,但是对于地上的那一道血影来说,已经像是度过了几千个世纪一般漫长。

    李休缘头顶上的两股巨力,终于度过了最艰难的磨合,慢慢的平静下来,整个密室之内,都是金光闪闪,照得人都睁不开眼睛,一股股更为磅礴的世界之力渗透在其中,与其中的佛力结合在一起,发出一股莫名的光与热。

    一股神奇的力量,悄然的形成,对李休缘无动于衷,但那个血影却突然惨嚎一声,身上呲一声生起无数的白烟,仿佛是在被烧烤一般。

    仿佛被什么巨大的力量镇压在地上动不了丝毫,它惨叫连连,身上连连挣扎,但是依旧没有任何作用,没有多少功夫,它全身哄的一下冒出一股红色的火焰,把它烧成了灰烬。

    嗡——

    突然,密室内的所有光芒刷一下,全部都被吸收消失不见,一股震荡得空间都微微有些崩溃迹象的声音,从李休缘的头顶上面传来。

    原本停留在李休缘头顶上面的那一片浩瀚无边,仿佛存在于第二个时空的大陆,此时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尊带着无尽金光的手印!

    只见这个手印,漂浮在李休缘的头顶上面,明明看上去只有脸盆般大小,但是不知道为何,却给人一股巨大,庞大的错觉。

    这个手印仿佛不是存在于这一个空间,眼睛是透过了千百万的时空,才折射得来的景象,这个手印的本体,如果真正的来到现实,恐怕要把世界都要覆盖!

    没错,就是把世界都覆盖,这不是错觉,而是因为,这个手印的上面,附带着浓浓的世界之力,震荡出来,堪比当日赤脚烟鹰皇还要微微略胜一筹!

    手印的中心,漂浮在李休缘最初头顶上的那一片大陆,那一片莽荒大陆的模型。但是,神奇的是,这一片大陆的中间,却是印有莽荒大陆的版图。

    手印和大陆,就这样一直循环着,反反复复的重叠下去,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从大到小,一直延伸到手印中间的尽头,延伸到那一片大陆上的尽头,无穷无尽,无止无休!

    就如同是一个万花筒一般的无穷世界!

    这是金身不灭决进入第三层次的一招——戊戌手印。

    戊戌手印!

    这一个手印,金身不灭决,需要修为达到神天之境,领悟到仙意,然后借助世界之力叠合。它代表着尘世万丈,光怪陆离,各种诱惑层出不穷,各种磨练不止不休,只有堪破万般虚浮,才能修得真我,到达万世万华的永恒国度。

    戊戌手印一结化出来,诸天仿佛都为之震动了一下,而不知道来自何处时空的佛诵浓缩的“卐字”佛印,也及时突然出现在密室之中,两个手印相融,万千毫光从秘印上散发出来,把整间密室都被照耀的金光闪闪,哪怕连同躺在地上的远振,身上居然也被渲染成金黄金黄的,如同一尊雕塑一般,一丝丝烟烟从他身上被逼出来,化为各种模样的妖魔鬼怪,张牙舞爪。但是毫光一个照射,这些妖魔鬼怪纷纷燃烧起来,一下子就化为虚无,连同远振一起灰飞烟灭。

    荒兽巨身的金色球体瞬间消失,随后,李休缘刷一下张开了眼睛,看向空中飘浮着的戊戌手印。

    把手一招,戊戌手印随之飘动,缓缓的没入李休缘的体内。风身涌起一股暖洋洋的舒服满足感,李休缘差点就忍不住呻吟出来了。

    “戊戌手印,不错,想不到修成了神天第一层,不仅得到了戊戌手印,还将“卐字”佛印也同化掉了。

    这样一来,再次对上赤脚烟鹰皇,胜利的把握就更大了!”李休缘从盘坐中站起来,身上噼里啪啦的一阵响动,身高再次暴涨,一直升到三米多的高度,差不多都要顶到密室的顶端了,才停了下来。

    一丝丝比刚刚远振更为繁多的烟烟,从李休缘身上冒出来,随之是一股难闻的恶臭。烟烟在空中汇聚,居然形成一个跟李休缘差不多大小的烟影,要不是颜色上的差别,都可以作为复制版的李休缘了。

    “戊戌手印,就是要让人堪破世间的种种虚幻,直至真我,如今我修成了戊戌手印,体内的诸多魔念邪念,甚至是一些杂质,都比逼迫出来,还以真我的肉身,从此之后,我吸收天地灵气的速度,就能更加快了,肉身也将会更加强悍!”

    李休缘说着,不等那些烟烟彻底凝聚成真正的人形,一拳就轰杀过去,戊戌手印在拳头上一闪而过,那一道极相似李休缘的烟影惨叫一声,灰飞烟灭。

    世间种种诱惑陷阱,爱恨情仇,都在于心头的一念之间。正所谓一念成佛,一年成魔,也就是这个理,李休缘现在炼成了戊戌手印,一下就把体内的心魔邪念都逼迫了出来,从此修炼的道路,将会一马平川,不会出现走火入魔之类的情况。

    刚离开密室,小不点就风风火火的闯进来,尖叫道,“住持住持,兄弟盟被赤脚烟鹰皇彻底击败了,全军覆没,赤脚烟鹰皇的使者已经来到,要住持前去共商大事。”

    莽荒大陆上,离近年关还有三天的时间,本来喜庆的日子,却是没有一些高兴的气氛。莽荒大陆自从昊天神牌破碎之后,妖族丛生,四处施虐,虽然至尊皇帝下令了,要求除魔联盟在年底的时候,彻底的把周围妖族和魔族余孽覆灭干净。

    但是,直到现在为止,四州四国之中,只有北洲的王家,把浴血狼皇给轰杀了,其余的各州,哪怕连至尊人皇,也没有多大的作为。

    甚至,西州在被风亦寒掌管之前,差点连整个西朗国都城都要被夺走,东洲至今妖魔混乱。

    接到了赤脚烟鹰皇的邀请,李休缘并没有丝毫惊讶,仿佛一切都在意料之中。本来一惊一乍来报消息的小不点,看到了李休缘的样子都佩服得五体投地了。

    李休缘当下就收拾了一下,带上了百晓生和黄土,其余众人,都留守着汉城,防止南洲远家的余孽再生事端。

    李休缘暗中让春花去试探一下,“要是他露出了什么让你觉得怀疑的马脚,你看着办。”

    李休缘对着春花说着的时候,语气平淡,眼神却是森然。

    赫夜这次也一同与李休缘前往,带着凌海海蛟还有他的手下,也都是李休缘的熟人。

    几人同行,在天上一路急行赶路,赤脚烟鹰皇这一次约定的地点,就是北洲最中间的位置,那里流淌着一条大河,是北洲最为出名的一条河流,河水十分奇特,来自地底的泉眼,带着一股莫名的红色,如同鲜血,但是却并非是血液,不单没有血腥味,还带着一股淡淡的香味,远东人把这一条河称作东红河!

    “赤脚烟鹰皇这一次约定在这里见面,意义可想而知,现在南洲,就剩下灵隐寺还有他的势力,按照你之前说的,赤脚烟鹰皇需要时间来恢复真正的实力,那么,这一次,他肯定是要想着,以东红河为界,把南洲一分为二,共同瓜分。”

    赫夜一边飞翔着,一边说话道。

    李休缘点点头,“这个我自然知道,天才之战,定在年初,南洲现在人族唯一的势力,除了皇族不问世事之外,就是我的手下,也就是说,我这里也要派人去参加。之前东方静儿让我去参加,夺取那个什么除魔联盟的盟主之位,我是一定的要去了。赤脚烟鹰皇暂时是消灭不了,即使我现在的实力略胜一筹,但是要想擒杀,还是不可能,甚至可能逼它躲了起来,再暗中捣乱,那就让人头痛了。”

    “所以,我也想着先按照他的意思,把南洲一分为二,然后等我从皇都夺得那个什么除魔联盟的盟主回来,就调动所有的复仇者过来,一次把他给灭了。”

    “这一段时间,还是要你们死亡之海,海蛟一族来护佑我们才行了。”

    赫夜豪爽道,“这个没问题,之前还怕父王责怪,但是现在既然他老人家都看好你了,要我出手帮助,我就不用再害怕什么了,要是那个赤脚烟鹰皇把我逼急了,我就把所有的上万尊妖王都搬上来,直接轰掉他的大本营,要是他再嚣张的话,我就请我师父出手!”

    李休缘好奇道,“你师父?能不能比得上蛟龙皇?你可是要知道,血海那边,已经是结下了大仇了啊,不得不防。”

    “师父自然是没有父王那么强了。”赫夜肯定道,“但是要对付赤脚烟鹰皇的话,还是绰绰有余的。”

    “他老人家,可是越天境的高手,体内已经真正的自成了一个五行世界的存在!”

    “那我就放心了。”

    李休缘点点头,八阶,那已经是不可仰望的高度了,至少现在是如此,要是让李休缘对上一个越天境界的强者,根本不用打了,直接转身就跑了,跑不跑的了,也是个问题了。

    百晓生突然道,“住持,三皇子,有件事不知道该问不该问。”

    “按道理说,八大妖皇的实力虽然强悍,但是连海外的蛟龙殿,都能出来神天境界的强者,那么,为什么大陆上的诸多号称传承了仙界的大势力,比如圣殿、望天观,或者是至尊皇族或是四大家族,相信他们之中,都是藏着一些隐秘的老古董一般的存在,随便一个出手,都能把八大妖皇轰杀啊,那样,天下的百姓岂不是就不用受苦了?”

    “百晓生,你这就错了。”

    黄土回答道,“你不要小看了妖族,现在摆在外面的,看上去是八大妖皇作主,但是真正隐藏在背后的,可是有着一些手段通天的大能啊。圣殿的掌教,仙人巅峰,只差着一道天雷就能渡劫,羽化升仙的人物,还不是被一道莫名的金光给一招打个半死?”

    赫夜也道,“没错了,莽荒大陆远远不是表面上的那么简单,仙魔大战之中所隐藏的秘密,就算是连我的父王,也道不尽所有。其实,说实话的,谁也不能说得准现今的莽荒大陆,到底有没有当年在仙魔大战之中存活隐藏下来的高手,甚至是已经超过了天仙级别的。”

    “管他什么级别,没有出来之前,就先当他不存在好了,等他出来的时候,说不定这天下都不知道会不会又回去了仙魔大战时候的神话时代了,大能者必有大能者克之,我们只需要对付自己对付得了的敌人就可以了。”

    李休缘直接总结,懒得在这些大事上讨论,一直奉承着车到山前必有路的心理,要是真的走到无路可走了,那么,开路就是了!

    接着,众人终于在中午的时分,来到了约定的地点。

    李休缘远远的看着地下的那一条滔滔大河,边上立着两道身影,站直如同两杆标枪。他们身上,发出来的气息,惊动天地,扰动乾坤。

    “又多了一个强者啊!”赫夜远远的看过去,突然一惊道,“这是……上古八大妖皇中的另外一个妖皇!”

    此刻,东红河在大地之上怒吼,带着红色的水花激扬在空中,形成一股淡淡的水汽。

    无声无息之际,弥漫着一条大河之上,远远看去竟有些恐怖森森的感觉。

    但是等到走近了,却又会被其中散发的那一股淡淡的香味所吸引,会情不自禁的想要靠近。

    如梦如幻,虽然不真实,但还是可以假意一番情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