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济颠也修仙 第七十五章 追和逃!
作者:小胖子kt的小说      更新:2017-08-29
    轰——

    几乎就在李休缘刚刚逃离原地的瞬间,天上那个巨大的身影就紧跟着砸落下来,发出一阵巨大的响动。

    “什么东西啊!”李休缘和药王回过神,惊魂之余,不禁回身去看那个巨大的身影。

    那是两头巨大的灰色怪鸟,双眼上有四个妖冶的眼瞳,但是已经暗淡无光,仿佛随时都要闭眼死去一般。

    李休缘怪叫一声,下意识的想去抽出腰间的傲霜剑,但是却发现腰间空空如也。

    傲霜仙剑在上次被树魔围困,被魂魔偷袭之前,好像放在了春花的手上……

    “喂,药王,你有没有什么武器?”李休缘没有傲霜仙剑傍身,只能把主意打到药王身上。

    药王身为医圣的后人,身上至少应该有一些护身灵器吧。

    可哪里知道,药王双手一摊,自嘲道,“别看我,我知道你以为我的身份,至少会有像样的武器,但是实话告诉你了,我只是一个不入流的医圣后代的子弟,而且还是庶出的私生子,身份尴尬,要不是我是个男丁,指不定早就被暗中解决掉了。”

    “你居然还有这么曲折的身世啊,”李休缘一愣,但是看到药王脸上并没有什么唏嘘感叹之类的神情,也就不过于纠结,“嗯……既然如此,那我只能亲手来了。”李休缘说着,催动体内的灵气,在手上凝结出一把亮澄澄的坚刃,走到两魔皇的身边,准备下手,挖出它们体内的魔晶。

    “对了,那个魔族的魔晶,一般是在身体的那个位置?”血魔一族两兄弟的身体如同一个小山堆似的,李休缘还真不好下手。

    药王闻言一愣,悠悠的擦擦汗,方才说道,“魔物一般达到先天之境后,就会结出一颗魔晶,一般都是藏在后脑。”

    李休缘点点头,用那把灵力所化的金色大刀,对着两魔的头颅,猛然一斩。

    蓬——

    如同金属碰撞,乒乒乓乓一阵乱响。

    四射的光芒,经过长达半个多时辰之后,李休缘终于解决了其中一位。

    用大刀在它的头上破开了一个大口子,少顷,烟沉如墨的血液如同河流一般,哗啦啦的流出来,一股浓厚刺鼻的血腥味,差点把李休缘给熏晕过去。

    哇——

    就在这时,不远的空地上,另一只原本奄奄一息的魔皇,突然挣扎了一下,巨大的鸟头从地上抬起来,双目无神,但依旧狰狞,凶相毕露,死死的瞪着李休缘。

    “你大爷,居然还没死。”李休缘见状一惊,体内的灵气却疯狂的涌动,蓄势待发。

    “大哥!”魂魔妖王含恨说道,突然双眼的四个眼瞳一震,发出一圈圈的圆圈魔气光团,往李休缘笼罩过去。“居然猎取大哥的魔晶,给我找死!人类!”

    “小心!”一边的药王大急忙提醒李休缘道。

    同时,他从身上掏出一颗烟乎乎拳头大小的东西,猛然抛向魂魔妖王的头上。

    “爆!”

    轰——

    东西来到鸟魔皇的面前,突然爆炸,划出一团耀眼的光芒,如同闪电焊弧一般,根本不能直眼观看。

    “啊……”魔皇措手不及,受此一击,立马惨叫一声,双目一下子紧闭起来,流出来两条泪水,再也发不出来魔气。

    “趁你病要你命!天地灵气附吾之身,掌压天地,杀!”李休缘大喝一声,手上爆发出七彩光芒,灵力汇聚双掌,愤然拍出,直接对准魔皇的双眼位置。

    强悍的一击,命入魔皇的双眼,突兀激起剧烈涌动,轰然一声发生爆炸,把魔皇整个头颅都炸开了一个巨大的窟窿。

    巨大的鸟头直接砸在地上,大口张开,发出抽风一般的声音。

    李休缘站在原位,被爆炸开来的血肉给浇了一身,从头到脚湿答答的。但灵力仍然不肯散去,依然不断灌注于手掌,重新凝聚一把大刀,杀气惊人的拖动起大刀,李休缘这才来到它的身前,冷冷的看着它道,“还有什么遗言么?”

    魂魔睁开双眼,四只眼瞳已经开始涣散。它张开嘴,呜呜的想说着什么,但是一句完整的字都说不出来了。

    “既然如此,那你就上路吧。”

    李休缘手起刀落,在魂魔妖王不甘的眼神中,把它巨大的鸟头,一刀砍成两段。

    称霸魔墟多年的魔皇,又一只灭于刘休缘手中!

    药王远远的看着,等到魔皇彻底死透,才慢慢的跑了过来,围着两魔的尸首,眼神一通乱转。

    “你想干嘛?”李休缘问道。

    “帮我把它的两只眼睛挖出来,本药王有大用处!”药王指着其中的一双完好的眼睛说道。

    “好!”李休缘沉默了一阵,随后出手把一对圆鼓鼓的眼珠子,给挖了出来。

    药王如获至宝,口中啧啧称赞,在身上拿出来一些奇奇怪怪的药粉,不断的抹到眼珠子上。

    李休缘不再管他,目光转移到两魔后脑的位置上,将它们的头骨破开,挖出一颗豆粒大小的魔晶。

    犹如蒙着一股绿幽幽的光芒,这两颗魔晶的卖相和天河魔皇大不一样。

    李休缘看着金丹,迟疑的问道,“药王,你来看看这两颗魔晶如何?”拿着金丹递给药王,李休缘跟他说明了一下自己心神损耗的异状。

    药王点点头道,“虽然他们是血魔一族,但毕竟也是神天之境,虽然不能与魂魔相比,但只要让我炼制一下,用来恢复你的心神,应该不成什么问题。”

    “那就好。”听到药王貌似信心十足的回答,李休缘终于放心。

    药王出自医圣后人,炼丹炼药本来就是看家本领,有他的担保,那基本是十拿九稳的事情了。

    “那现在怎么办,要不要给你专门找一个地方,炼制丹药?”

    李休缘也算是吃透了心神损耗的痛苦,实力不能完美发挥之外,而且还时刻影响着自己的修为境界。实在是害人至深的弊端。

    “你等一下。”药王收起两颗魔晶,然后对着那对眼珠子一阵捣腾,忙活了半天,突然呼的一下,那双起码有牛头大小的眼珠子,居然渐渐缩小。

    “这对眼睛,如果用一些秘法来炼制成丹药,服用下去的人,不单能增强自身的力量,还能加强肉体的抗打能力。”

    “好吧,现在说这个还早,咱们还是先离开这里再说!”药王还没说完,天上突然传来一阵魔物的叫喊,几只巨大的身影,在天上遨游飞翔。看似在寻找李休缘两人的样子。

    李休缘一惊,五魔皇去二,最多还有三魔皇无恙。

    也就是说,现在的他们,安危并没有解除。

    “我们快走吧。”李休缘皱着眼眉,转身一晚,却发现身后空空如也,药王这么一个大活人,居然凭空消失了!

    “怎么回事?药王人呢?”李休缘的脑筋一下子都要转不过来了。要是说药王贪心魔晶,拿了就趁机离去的话,李休缘是不太相信的。再则凭他的修为,也不能有这手段。

    而且李休缘也不认为药王是这样的人,但是如果排除了这个说法的话,那只剩下一个可能了。

    药王,应该在他转身的前一瞬间,再度被什么东西给掠走了!

    能在自己身边无声无息的带走一个大活人,那么这个魔物的实力,至少也可能是魔将级别的灵天之境吧?

    李休缘想想都觉得有些后怕,要是那个魔将要杀自己的话,自己会不会连反应都没有,毫无声息的就身死了。

    “是那个方向?!”李休缘环眼四顾,发现右手边的草丛好像有一丝踩过的痕迹。

    而就在李休缘打定主意追去的同时,天上盘旋着寻找魔皇的魔物,突然好像发现了什么,纷纷往西北的方向飞去。

    “嗯…”李休缘一愣,接着双眼一眯,这个方向和自己刚才猜测的无疑相同。

    当下身影也急忙动起来,尾随着天上的几只魔物,迅速往西北方向追去……

    一段时间之后,李休缘忽然在空气中嗅到一股淡淡的药香味。

    这股味道,赫然应是药王故意留下的药味,看来自己的判断没错。

    天上的魔物也一定是发现这个异状,所以才会追过来的。

    “救命啊!”

    又是迫不及待的追了一大段路,李休缘接着听到前方传来一声呼叫声。

    但才叫出一声,就突然停止。看样子药王好像被什么东西捂住了嘴巴,突然打断了喊叫。

    李休缘神情一振,脚下更是发力猛追,隐隐约约的,能看见前方的树林里传来一个影子,通体土黄,不断的在树林跳跃,每一次跳动,都能跨越上百米的距离,速度奇快。

    药王就被塞在那个影子的身前,嘴上被那个土黄的影子用一只爪子捂住,发不出来声音。

    “何方魔物,速速给我停下!”

    李休缘暴喝一声,扬手打出一道金黄的灵力,在空中化为一把大刀的模样,呼一下往那只魔物的后背杀去。

    但是,那只魔物连看都不看,突然一个蹦跶,落回地面消失不见。

    李休缘一惊,以为是那个地方有什么洞穴之类的,但是走过去一看,却发现地面平整,根本没有什么洞穴可言,那个魔物,仿佛就是从这个地方消失不见。

    “进入了地下?”李休缘想起之前荒原所杀的一头妖狼,似也拥有这样的能力。

    “难怪能从我的身边,无声无息的把人带走了,原来是从地下行动的。哼,看老子不把你揪出来!”

    李休缘压下所有的急躁,突然静下心来,体内的灵力收敛在一处,细细感应四周的地下波动!

    与此同时,空中那几只魔物,好像并不是为此追来一样,根本没作任何停留,就继续往西北的方向飞去。转眼之间,它们就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

    “nmd,老子终于知道你在哪了!?”任由头上的魔物离开,李休缘默默皱着眉头,片刻之后猛然睁开双眼,手中凝聚起一个巨大金色虚影,轰一下打在自己的脚下!

    一个土黄色的身影一下被打出来,但是却好像没有受到任何伤害,落到地上,双腿一蹬,又接着往前跳开了上百米的距离。

    被魔物捂住嘴的药王看见李休缘,眼露兴奋,哇哇想要说着什么。

    那个魔物见状有些恼怒,一巴掌就给他拍晕了过去。

    此刻,李休缘也终于看清楚了那个魔物的模样。

    居然会是一直如同兔子一般的魔物,一双粗大有力的大腿,身子一片的土黄色的毛发,若不是身形像是兔子,简直与恐龙雷同。

    李休缘突然冒出一个不合时宜的念头。但是脚下却丝毫不敢怠慢,紧紧的追着那个兔魔,在魔墟内追逐不已。一路上都不知道跨过了多少的路程,兔魔好像永远不知道疲倦似的,速度从来都没有停顿下来。

    李休缘紧紧憋着一口气,咬牙紧追。

    “md,要是有傲霜在手,老子一早就把你给灭了!”须臾,天色都开始变暗,巨大的夕阳斜斜的挂在天琼一端,余辉斜斜洒了下来。

    魔林之中,巨木形状古怪,纷纷籍籍,凌凌乱乱。

    随着天色开始变得昏暗,已经渐渐看不清楚前方的兔魔身影。

    李休缘心中暗自焦急,暗想要是进入了深夜,自己弄不好会失去那头兔魔的踪迹。

    “得要想想办法才行啊!”李休缘皱着眉宇,开始想着其他的方法。就在这时,前方突然传来一阵巨大的轰鸣声,仿佛有千军万马,在策马奔腾一般。

    接着,一股浓密的水汽,开始弥漫在空中不散。

    这还是李休缘进入魔墟之后,第一次感受到除开木灵力之外,还有其余的灵力波动。

    “是瀑布?!”李休缘一愣,身子急速前进。看到林中的前方,一条宽大的河流,正流淌在此间魔林的中间。

    河面大约宽有一百多丈,长度一眼望不到头。

    而这里,刚好是一个断层,奔涌的河水一落千丈,形成一个巨大的瀑布。

    那只土黄色的兔子魔物,此时就站在河边,仿佛被河流给拦住了,踌躇不前。下面,就是千丈多高的瀑布,巨大的轰鸣声,在咆哮着它的强大。

    “你爷爷的,有本事接着跑啊!”李休缘堵住兔魔的退路,呼着大气嘶哑的骂道。要不是害怕逼得太紧,眼前这个兔魔一时想不开跳了下去,李休缘恐怕连哭都没有眼泪了。

    兔魔听了李休缘的话,突然歪着脑袋看了一眼李休缘,随后嘴上竟然拉起一个怪异的弧度,好像是无言的发出讥笑!

    “nm的,这是什么意思?!”李休缘一看,瞬间怒了,叉着腰,一步即将踏出。但他才刚一动,那个‘’兔子‘’就马上转身,双腿猛然一蹬,高高的跃到空中,往河流对面飞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