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济颠也修仙 第六十七章 风平出手!
作者:小胖子kt的小说      更新:2017-06-29
    “看来单行他…的确是死了!”

    眼见灰尘尽去,擂台下方的巨坑颓垣败壁,朱尔康心里暗暗思索道。可待望见一旁的李休缘,正躺在赵嫣然的怀里晕迷不醒,心中却突然升起了一丝杀意。

    “这家伙好生邪门,不如趁此机会杀了他!”想到这里,朱尔康身上一震,灵力的转化一蹴即成,在众人的猝不及防之下,狠狠的朝着赵嫣然和李休缘二人扑来!

    “不要…”赵嫣然慌张之下,大惊失色。面对朱尔康的恶爪,只好无奈用后背做起了抵抗。

    “住手!”风平身子激射,手中的大刀在转移方位之间,足足斩出了三道厉芒。银光闪闪,寒风大作,他整个人飙射而至,面对朱尔康的全力一击,带着刀出惊雷的气势,不留丝毫余地将他逼退!

    “表小姐,你先退下!”风平双手握刀,眼里闪过一丝戾气,对着身边的赵嫣然叮嘱一句,随后望了望身前的朱尔康道,“朱尔康,你死定了!”

    他说着,大刀举过头顶,一大片银色旋涡水汽凝结在刀的周围,响起“嗡嗡”的嘶鸣之声。

    虽然看上去严阵以待一直保持不动,可赵嫣然知道他劈刀之时,一定是惊天动地的致命一击!

    “谢谢平大哥!”连忙将李休缘带到安全的角落,赵嫣然咬着嘴唇,面露感激的轻声回道……

    “哼!没想到风亦寒手下竟也有这般角色!”任由赵嫣然离开是非之地,朱尔康双手扣住地面,整个人看上去就快要趴在了地上似的。但他的目光里,此刻却充满着凝重的神色。

    如今他面对令他功亏于魁的风平,心中不知为何生起了一股隐藏的忌惮!

    “来吧!就让我看看你的实力!”朱尔康目光始终注视在风平身上,他知道刚才的气势上,其实是自己占了下风。他当下连忙翻身跃起,直接放弃了李休缘,并抽出腰中的长剑,转化为了一道虚影,一路雷光电闪缠绕他而来。目的不过是,想在风平完成聚势之前,置于一个先机!

    “既然你急着要找死,那可就不能怪我了!”风平暴喝一声,脸上闪出一片狰狞的笑容,端是吓人。甚者他手中的大刀突然嗖的一下消失不见,随后轰的一下从地面开始朝着半空猛然串起,就抢先追上了朱尔康的脚步!

    “刀!一刀两断!”风平狂声怒吼,致使身后的风亦寒,无来由的叹了一口气,接着不予理会和身边的杜开岚说起了话……

    刀芒摄人心魄,抽刀断水,刀俎世间任何一切!

    它从银光一下子变成了红色,但又与风亦寒的杀气一般的红芒又有些许区别。

    这刀芒比之剑芒,虽都是鲜艳的红色。可它的颜色不仅较为暗淡了很多,连意境都决然不同,差之毫厘!

    如果非要做出形容的话,那就只能用一个“猛”字。锥刀之末,锥刀之用,风平奋力的一击,仿佛并不在意朱尔康会不会选择避开似的,就猛然全力斩出这样最强的一刀!

    “糟了…”刀芒尚未临体,朱尔康就仿佛感到了一股戾气正在刮在他的身上。感觉上,好像这是一股浓厚至极却又刚劲绝伦的戾气,在朝着他疯狂的接近,但明显就在不怀好意!

    “啊……”朱尔康大吼一声,身形在半空中生硬的一转,同时抖剑拼命的避开,与风平的刀芒擦身而过。

    轰——

    一声巨响在院中凭空炸起,穿过虚空,连连大爆!

    据他百步远的一棵腰身大树,不巧被刀芒劈中。面对刀芒劈入,大树尽管最终没有倒下,可树身正中间却突然多了一道刀痕!直直透过刀痕,你会发现更远方有一条湖。一条被刀芒切割成了两半的湖!

    “能将攻击凝聚得这般完美,这家伙…”朱尔康暂时停下异动,望着沿途地面留下的些余刀痕,在眼前拖成一个长长又细细的线条形状!最后化为一道流光,渐渐被随后的风遮掩!

    “风亦寒的手下都这么厉害,那……”被保护严严实实的吴雄,刚才还在大放厥词。可一见到风平此时展露的实力,再望了望在旁仍谈笑风生的风亦寒之后,整张小脸遍地都成了深烟色。至于那三位兢兢业业的护卫将军,面色也是较为难看!

    “刀!”风平见朱尔康躲开他的攻击,心中毫无沮丧!相反自心头的那好战的热血,几乎可以引燃他的整个身躯!

    一声暴喝,风平再次采取主动,甚至继续全力施为!

    朱尔康好不容易避开,却发现风平已经从他的侧面紧跟着攻击过来。虽然他堂堂皇皇的不做任何防守,可吃过一次亏的朱尔康,岂能不放在眼里!

    “魔音阴煞起!”也许是不甘心失败,兴许是根本就不愿意败他他的手下!朱尔康一声厉啸声中,手中的兵器已被一只碧绿的骨笛取代。近乎在同一时刻,形成了二十多道风刃,在芸芸众生的幻想中奋击一回。

    一个个穿着暴露的玉女,嬉笑着飞身扑至,被风平一刀枭首;一座座金山迷住视线,发出一道道诱惑至极的金光,却在风平的坚持下溃散……

    风平面目平静,步履速度不变。直接举刀冲到了朱尔康的身前。

    须臾,骨笛翻转不断,一根大刀,直来直往。

    它们俱以不同的角度,但又迅猛无比地各自攻向了对方!

    在朱尔康再次避开一道刀芒后,风平眼中精光一闪,手中大刀猛地向前一伸。

    “一刀两断!死!”大刀一滑,原本攥在大刀中部的右手猛地滑到了刀柄的末端,整把刀迅速的被风平单手举起,猛地向前横向一挥!

    七尺五寸的大刀对面,朱尔康手中的骨笛却不过是二尺长短,而且还并不算作杀器。只能借力远避,耗尽风平体内不多的灵力!

    但他也没有想到,比起灵力的勇猛,风平此人的臂力竟也这般强劲。

    可以把如此的一把重刀像刀片这么来玩,而且玩得还是这么好,玩得这么绝,玩得这样的风骚,更只用上了单手!

    “休想!”朱尔康面临危机,猛地一个加速,从风平的刀下滚到了另一边,来到了他的背后,同时顺势一个旋身,口里鼓气吹出了一道风刃,向着他的后背狂猛地旋去!

    雷霆一般的突袭,风平见状却毫无惧意。

    竟然一脚猛踏大地,凌空借力一纵,避开了攻来的风刃。空中团身一转,一改之前的单手持刀,如同一道急电向朱尔康临头劈下。

    “轰……”

    凌寒的刀芒轰然巨响,地面一切四散飞溅。随着一声惨嚎声响起,方圆一里之内万物尽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