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济颠也修仙 第五十七章 择君!
作者:小胖子kt的小说      更新:2017-06-23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原来王姑娘也来了!恭喜、恭喜!”和风亦寒一番寒暄,杜开岚望见一边的王烟云,连忙上前打了一个招呼,“听闻王姑娘前些时日通过了家族的考验,杜某得知后,可是巴不得亲自为你贺喜,没想到今日居然可以成真?哎……如今既然同在风华都城,以后还望王姑娘…能不吝赐教才是!”

    “这家伙好虚伪!”望着杜开岚一副公子风度,李休缘不禁嘀咕一句。

    他本以为自己的脸皮已经称得上逆天了,但是没有想到,跟这位高人一比,还真是差了一大截!

    话声尽管小到微不可闻,但该听到的人还是可以听到。

    杜开岚一听李休缘在旁嘀咕,脸色笑意反倒更浓烈了一点,笑嘻嘻的执手抱拳,对着王烟云道,“不知这位仁兄他是…?”

    “装模做样的本事倒有点!”李休缘半眯着眼睛,看着杜开岚作秀,心里越加不喜。他巴巴嘴起身,回了一礼,却不说话。

    因为,比起面对他杜开岚,李休缘现在反而觉得吴雄要可爱一点。毕竟他吴雄怎么说,也算得上是一个有什么就说的老实人!

    “杜兄有礼,这位…”王烟云刚想起身说出李休缘的名字,却被他暗暗拽了一下衣袖。见状,玩味一笑,她立马改口道,“他是令妹的堂哥,王…言境!”

    “王眼镜?!我咋忽然想起了隔壁的老王呢,这名字…也就你能编的出来…”李休缘闻言,差点翻起白眼,对她可是大大的服了!

    后者投过来一个俏皮的笑容,充满促狭的意味。李休缘一见,更为无奈。

    “哦,原来是王家的高足,眼镜兄你好,在下杜开岚此番有礼了!”杜开岚一听李休缘是王烟云的堂兄,立马笑得眼睛都不留缝,一边给李休缘拱手作揖,使劲的贴着热乎劲把李休缘气得半死!

    “眼镜你老母啊!”李休缘碎碎骂了一句,心里猛抽一阵。

    想到这里,他明面上就当仁不让直接受了他一礼,“客气,客气!”

    “哼,没教养!”身后一位领军统领见李休缘托大欺辱杜开岚,当下立即狠声一句。

    “啪……”杜开岚回身猛地扇了一巴掌,“放肆!我等说话之时,你也敢插嘴!还不快给我退下!”他说完再次拱手行礼道,“早听闻族老教诲,说王家在近年来已隐隐成为世家领头,杜某当时还不信!可今日一见果然如此,佩服,佩服!”杜开岚不以为意的笑了笑,转身就要离去,可他话里的指桑骂槐之意,谁都能读懂!

    “不敢当!杜兄若是闲暇有空,为兄一定和你好好“亲近“!”李休缘勉强回了一礼,也稍稍回敬了一下。

    杜开岚听罢,脚步一顿,转身笑道,“那以后可就有劳王兄了!”

    “呵呵…不用客气便是!”说完,李休缘笑着拱手,将他迎向了对面的一个空位……

    ********

    大厅内,此刻。

    这该来的,和不该来的,现在都到齐了!

    酒香正浓,菜肴上桌,下人、丫鬟来往不断。

    风亦寒环首一望众人,将折扇放在旁边的桌上,起身举杯笑,道,“天道茫茫,人海纷纷。大家如今既能聚在一起,放下芥蒂,把酒言欢,也算是一个缘分!来,大家同酒共饮!喝!”风亦寒先干为敬,真个人换作豪气干云的举杯喝下杯中之酒。

    “慢着!什么放下芥蒂把酒言欢!难道你风亦寒,真想背叛我父王不是!”吴雄将手中的酒杯狠狠的掷下,气得眼冒绿光,大声对着风亦寒喝道,“缘分?我现在不管什么缘分的狗屁话!我问你,吴、风两家的婚事到底办不办!要是你点头反悔,我吴雄立马就离开风府就是!”

    这家伙他娘的老实过头了吧?竟然能傻成这样?而且更令人无语的是,他老子还偏偏就派他来了!?

    李休缘听完吴雄之言,心思几番思索,觉得此事可能另有玄妙也说不一定。

    需知,事若反常,必有妖啊!

    王烟云举起酒杯小饮一口美酒,也觉得此事有点匪夷所思。

    准备向李休缘清缴一二,却发现他正低着头,不知在想些什么。

    “喂,你在想什么?不如和我说说?”王烟云甜甜一笑,顺便抛去好几个媚眼。

    李休缘漫不经心的抬起头,眉头深深皱起,也不说话。

    王烟云一见,当即收回笑容,郑重的碰了碰她的手肘想问,“喂?你该不会是…真的知道什么吧?”

    “没!”

    “真的?!”王烟云有点不信的道。

    李休缘懒得理会,悄然起身走出了大厅……

    随着他的离去,片刻之后,大厅内开始乱了起来!

    “说!你是不是想背叛我父王!”吴雄将桌上的酒菜,全部掀飞。

    咄咄逼人的一再相逼,说话的口气更是让风亦寒恼怒不已。

    要不是看在他是吴王儿子的身份上,风亦寒知道自己一定早就灭了此人!

    看着吴雄趾高气扬,高高在上恃气凌人的态度,风亦寒语气也慢慢转换冷淡。

    “不错,风家是和吴王定下了婚约,相约结盟,攻伐禹城之地!可现在既然皇族下令不允,那之前的婚约,就只能解除!但大婚的事,沸沸扬扬,弄得现在谁都知晓我风亦寒的表妹杜嫣然,将会在两天之后出嫁!事已至此,我这个做表哥的当然不会毁了她的名声,所以大婚之事我是不会取消的!”

    王兄重新坐下,脸色好上了一点,大大咧咧的对着周围的其余来客大笑,道,“哼!识时务者为俊杰!风亦寒,看来你……”

    “慢着!“风亦寒喝下杯中酒,藐视的敲了吴雄一眼,打断道,”大婚之事我的确不会取消,但迎亲的…却不一定会是吴王!”

    “你这是什么意思?”吴雄言语受挫,感到失去了脸面,当下拍了一下桌子,眼里发出夺命的目光问道。

    “其实,风的意思是…以武力来开赌局,来决出谁才是令表妹…真正的夫君!“风亦寒也懒得看他,直接说出心里的计划。”当然参加的仅限于在场的几大势力,但也只能选取一人!”

    “比武招亲?!”吴雄一愣,随后无声了良久,随后起身大骂道,“不行!此事本王子不同意!”

    “呵呵…我姚安倒是赞同!”一直闭着眼睛假寐的姚安,站起来拍了拍青石的肩膀,一边看着正咬牙切齿的吴雄,冷笑几声。

    “此事…杜某也赞同,尽管不才已和夏.商国的郡主有了婚约,但也不愿亲眼见到…赵姑娘她失陷火坑!”杜开岚君子一般的口吻,使得坐在旁边的王烟云,暗暗抽了继续嘴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