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济颠也修仙 第六十九章 反击!
作者:小胖子kt的小说      更新:2017-04-23
    ,更新快,,免费读!

    所谓,一损俱损,一荣俱荣。

    虽然眼下他只要轻轻一刀,就能了解李休缘。

    但他可不想为了报仇,就这样轻易搭上了自己的性命。

    眼见李休缘“自动求死”,黑衣人全身的汗毛不禁乍立而起。

    冷汗直流,心中升起一股前所未有的危机感。

    短刀急势而收,可右手却仍然死死的按住李休缘的肩膀,一点也不曾放手!

    要知道以往的仇人,可是自己现在的保命符。

    怎么任由他,反过来连累自己!

    但可惜世事无常,短刀即将收回之时,意外的情况还是发生了。

    身子崩紧,一股突如其来的压力,突然束缚在黑衣人身上。

    欲收回的左手停在半空,任他如何使力,可就是动不得分毫。

    心急之下,刚想弃短刀而行。

    却见面前的那道身影,竟扭转了过来,面朝自己笑了笑。

    这时,他才看见李休缘的一只手隔空,对他做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该死!”

    黑衣人见状,心里大骂一声。

    慌乱的目光落在李休缘的身上,右手中的力道又加强了几分。

    而如此之下,那股束缚在身上的压力,才微微小了一点!

    尽管周围的压力在慢慢地收缩,但他的面色却实在憋得通红。

    如果李休缘的目光,可以透过遮掩的黑色大衣。

    就能发现他从体内渗出的汗水,已然浸湿了背后!

    这绝对是,生与死之间的距离!

    这么多年以来,经历可谓多不胜数。

    但他还是第一次,清晰地体会到死亡,竟然会如此之近!

    近到连一秒的时间都不需要,他就有可能死去!

    而李休缘含笑的脸庞,风轻云淡的眼神。

    落在他的眼中,却令他心中莫名闪过一丝惊悚。

    “这个李休缘,他一定是一个疯子!”

    默默的暗道一声,他自认为见多识广,什么人物没有见过!

    可他还真的从未遇过,像李休缘如此视死如归的狠角色!

    心狠,对自己更狠!

    如若知晓,被他视为疯子的某人。

    是有恃无恐,有备而来,仗势欺人的话,不知会如何…

    尽管如此,但黑衣人还是有点不甘心,不甘心就这样死去!

    对死亡的无限恐惧,反而激起了他内心之中的血性!

    ”如果真的要死,老夫定要拉你李休缘陪葬!为我的徒儿复仇!”

    黑衣人心里再次暗道!

    ………………

    眼神深邃,李休缘冷静的望着抓住自己肩膀不放,眼神坚定的黑衣人。

    不以为意的笑了笑,眼神陡然凌厉,“你是谁已经不重要了!但今晚你必死不可!”

    李休缘重重地说罢,从体内爆发出一股冲天的杀气。

    使朦胧的夜色之下,徒添了几分寒意!

    呼呼……

    身上的灵力暴起,无风却起浪。

    腰间的黑川剑一跃入手,剑声长鸣。

    李休缘大喝一声,脸上的笑容更甚!

    挥动着手中的长剑,李休缘强行挣脱了黑衣人的右手,身子霎那之间便腾到半空之中。

    “给我死!”

    眼神平淡冷静,虽无显露弑杀的欲望。

    但高举的黑川剑,从高而下,却不由分说就欲劈下。

    本是通体昏暗的剑身,在月光的映照下,染上了丝丝柔和的白色光芒。

    随同剑上发出的‘’线形‘’青色光芒,一剑斩出。

    连下方的虚空都好似,被割裂了一般。

    甚至与半空之中,还留下了一丈多长的痕迹!

    少时,风起云涌,遮天蔽日。

    仅余的月光消失,天地一片黑暗!

    毫无惧色,黑衣人手里的短刀也随之迎上!

    乍一看去,如蜉蝣与大树一般。

    黑气从刀中翻涌散发,渐渐覆盖他的身躯。

    如一个恶魔,手执短刀。

    轰隆!

    闷哼一声,刀、剑尚未接触。

    黑衣人忽然面色忽变,连连后退。

    嘴角流出一丝鲜血,脸色变得异常凝重。

    但是此刻却容不得他多想!

    此间剑势汹涌,杀机无限,伴随一丈的剑痕,劈在了地面。

    而剑痕消失那刻,独留地上的是,一道长长的深沟!

    一击已失,李休缘当下也不犹豫。

    平举黑川剑,近身上前,直刺黑衣人的面门。

    见状,黑衣人再也不敢托大,侧身避开的同时。

    在地上踏了一步,身子继而猛然一转。

    右手的短刀一闪而出,凌厉的砍向李休缘的脖子。

    李休缘眉头一皱,黑川剑微微往上一挑。

    在短刀近身之时,方才斩破他的袭击。

    而黑衣人一击受阻,也不拖泥带水,便借机向后退去。

    在空中的留下一串的诡异黑影,而不能分辨。

    须臾。

    两人之间。

    一边蓄势,不变应百变。

    一边蓄力,伺机而发。

    当下,场中不明。

    除了听见刀、剑两者之外,唯有那激烈碰撞的声音四下传出。

    天地间一阵的巨响,好像忽来的雷暴一样。

    谁也不能看清李休缘如何出的剑,也不知道黑衣人又是如何出的刀。

    仅仅只有,几丝溅出的火花,悄然出现,霎是迷乱人眼!

    绚烂的光影闪耀,众人视线之中失去了李休缘,黑衣人的身影,尽皆屏息以待。

    只有招架之力,模样狼狈,头发也有几分凌乱的李休缘,虽然不能挡住黑衣人的所有攻击,就连身上的衣物也有不少被黑衣人短刀的刺破的裂口。

    但仔细观察,就会发现,他的动作一直不慌不乱。

    而反观黑衣人的攻势迅猛无比,且一击强过一击,好像层层浪涛,滚滚不休,不停地拍打着沙滩。

    但随着时间的过去之后,他的出刀速度却好像到了极限,甚至越来越慢,已经逐渐抵挡不住李休缘的攻势。

    瞧见黑衣人的破绽,李休缘趁势追击,一剑刺出,一捧殷红的鲜血蔓延剑身,顺势撒向了长空。

    捂着胸口,鲜血留入他的手掌心之中,黑衣人一口饮下掌心之中的鲜血。

    “咳咳…我有多少年没有流过血了?”黑衣人自嘲一笑,索性一把拉下了蒙面的黑布。

    “身手不错,可惜了。”站在百晓生看到黑衣人的动作后,悠悠叹道。

    “原来是他!”一旁的春花见状,则大叫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