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济颠也修仙 第二十七章 一起跑!
作者:小胖子kt的小说      更新:2017-03-17
    ,!

    常言道,世上最漂亮的女人,不,连女妖都tm是一样的。

    越是美丽漂亮、惹人犯罪的就越是危险!

    李休缘压根也没想到那场野猫山的灭门惨案,竟然会是她做的!

    “你爷爷的,这手段真是太狠辣了,太凶狠了吧!”

    听完梦安澜所说,李休缘心里抖了不止三下。

    贼他娘的,你灭野猫山随你好了,但你居然敢在我龙头山的地盘上动手,就太不给面子了吧?!

    李休缘心里又忍不住骂了一句,后背更是无比生凉!

    老实说,这妖怪他是第一回见,却没想到这第一回还就给妖怪威胁了?!

    真是少见多怪啊!

    李休缘决定摸清梦安澜到底想干啥,但想了半天也没有头绪。

    凭着他的本事,如果刚才她要杀我们的话,就早该动手了。

    可又何必和我们如此废话呢?她这葫芦里到底装着什么药!?

    待梦安澜走后,春花、秋月几人便赶紧围了过来。

    回过神来的李休缘见状,立马紧张严肃的和他们讨论了起来。

    ………………

    月光如银子,无处不可照及。

    龙头山山上的树木灌丛,在月光的映照下变成了一片幽幽的烟色。

    在花了近乎一炷香的时间,众人才从封闭的灵隐寺给跑了出来。

    一群人慢慢悠悠的越过了后院的围墙后,走在最前面的秋月小心翼翼的停了一下脚步,生怕被风吹灭了手中的火把。

    而一旁的百晓生提着斩马大刀,带着灵隐寺的弟子,远远的吊在秋月的身后。

    个个举着火把对着眼下周围的环境聚精会神,眼神闪烁不断。

    手中的刀剑木棒,则一应俱全的戒备着。

    呼…

    眼见灵隐寺终于被密林所遮盖,不见了踪影。

    秋月这才转身一看,大呼一口气道,“住持,你刚才说会让弟子在我身后护卫,可是你们…跑那么远干嘛?”

    见状,春花从李休缘的身后跑了出来,理所当然道,“放心!这不是已经出了灵隐寺?也不是没出事了吗?好了,好了,等下要是有什么异动,我们大伙一定会上前帮你的!”

    众僧听着,很一致的举了举左手上的火把,红彤彤的,如一条游龙大肆摇摆着。

    秋月闻听,充满怨念的烟着脸不发一语。心里大骂的暗道,狗屁帮忙!

    “呵呵!”李休缘连忙上前,安慰的拍了拍秋月的肩膀,示意道,“好了,我们还是快下后山吧!”

    一边笑声对着后面摆了摆手,喊道,“大家快紧跟上来!”

    “是!”

    秋月三角眼一眯,无奈的神色闪过,望了望李休缘,只好放弃了不甘的辩驳。

    ………………

    离开灵隐寺后院,往前直走乃是龙头山的后山。

    比之前山山道,更显弯弯曲曲。

    细长弯曲的肠道,估计很长时间没人走动,导致路上都长满了野花野草。

    李休缘则走在众僧的中间,默默地赶着路。

    少时,山道尽头的两旁,赫然出现了两座高耸巍峨的大山。

    烟压压的,周围山势实为险恶。

    且正好天上幽幽的月光投射下来,更显安静。

    此时,李休缘暗暗打量着两边山林,心情十分压抑。

    他还是比较担心,逃跑能不能成功。

    可是不跑,又能如何?

    如今人为刀粗,我为鱼肉。哎……

    众人又整整走了一刻左右,进入了左手边的茂密的山林。

    走在其中,李休缘不断闻听到‘哇哇’的乌鸦声。

    而春花一声不吭地紧贴在李休缘的身后,让李休缘颇为难受。

    其实,这么阴深的地方,李休缘自己也害怕,要不是多人一起,估计自己早想跑回去了。

    走了一阵,终于在路段荒野的空地上停了下来。

    百晓生那张比树皮还多皱纹的脸对着身后方向打探了之后,才动了几下嘴唇,用嘶哑的声音对李休缘说道:“住持,翻过那座山,就到了飞羽帮的管辖地了!”

    “走!”李休缘皱着眉头点点头。

    拿着火把,百晓生现在走在李休缘的前头。

    可是他好象对这条小路非常熟悉,像走自己的家似的。

    可为什么春花秋月等人却不熟悉呢,李休缘便纳闷的问了一句:“百晓生,你对这里很熟?”

    “当然熟悉了,以前老主持常常带我来这里!”

    李休缘张口欲言,但最终没有回话。

    众人举着火把,由着一条小路弯曲而上,此情此景,彷如淹没在深深地参天大树之下。

    阴冷的狂风扑面袭来,让李休缘都禁不住打了个寒颤。

    此时,山道旁边突然发出几声奇怪的鸟叫,有的声音沙哑,有的声音尖锐。

    “什么人!”

    “呵呵…”

    李休缘突然听见梦安澜的笑声,当下也是一愣。

    自己只不过随口一说,用不着那么当真吧!?

    莫非…她真的来了!?

    眼下,众僧纷纷手拿兵器,朝着四周注重的审视着。

    李休缘赶紧跑到不远的一棵树下,抬头望向了前面。

    糟了!

    正在发愣当中的李休缘感到肩膀上猛地传来一阵炎热之感。

    回头一看,却发现梦安澜竟已经来到了自己的身后。

    她的芊芊玉手似随意又自然的搭在着李休缘的肩上,却如虎钳一般牢固锁住了他!

    红光闪起,却从梦安澜的手心开始蔓延,来到了他的肩膀,正沿着他的胸口袭去。

    那红光所到之处,李休缘身上的衣物顿时化为了灰烬!

    恐怖如斯!不敢想象!

    李休缘心中一抖,连忙退后,想要脱离梦安澜的手掌。

    但任凭他如何用力挣扎,身子却似扎根在地一般,没有丝毫移动的迹象。

    “说!你究竟…是谁!”

    皱着眉头,突然问道,梦安澜脸上的笑意立时消失不见。

    “说个屁啊!”

    妈蛋,老子就要死了!还能说什么啊?!

    眼见要命的红光就要袭向自己的胸口,李休缘着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

    此时哪有时间理会梦安澜。想都不想,便抄起右手的砍柴刀,往梦安澜的脸上扔去!

    神色淡然,梦安澜面对瞬间飞扑而来的柴刀,只轻轻挥了一下衣袖。

    一股清风刮起,柴刀被风一吹,倒着飞回去,又正好迎上准备跑路李休缘的后脑勺。

    “砰!”

    巨响想起,李休缘便被砸倒在地。

    “救命啊…”

    少顷,摇头起身的李休缘。面对身前的梦安澜,不安的闭上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