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三百八十九章:绝地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5-07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杨氏身为宫皇后,不仅不恪守本分,暗联通太监害死皇子,其罪当诛,念在母族对皇室有恩,押入宗人府,等待大理寺裁决!”太监捧着明黄色的圣旨,脸色漠然,根本没有丝毫情绪的流露。

    在他看来,所有的事情不过都是一场过场罢了,应该死亡的人,哪怕只是个无辜的棋子也绝对不会放过。

    昭华帝不过也不可能放任过这些昔日对自己造成庞大阴影的人,只有将他们都给彻底铲除掉,只有如此才能稍微的感受到片刻的放松,却也是因为如此,陆南城在对杨浅意处置的时候也留情了。

    毕竟这个女人不求回报的陪伴在他身边多少年,感情没有,却也因为多少年来的情分,想要在最后护她的周全罢了,只不过在外人看来,昭华帝却是要赶尽杀绝。

    也还是在这个地方可以准确的捕捉到非常多的东西,甚至也还是在这样的状况下形成某种很关键的联系。

    相似的事情本很是可怕,尤其是从容接受一切的杨浅意,她似乎已经对这些东西没有多少在意了,相同的手段并不能给他们带来多少其他方面的想法。

    但是根本不知道在这样的状态下还能坚持多长时间,也还是在这点必须要有发现才可以完美的证明出来。

    “娘娘?”小宫女惊慌失措的声音响了起来,毕竟在这种状况下还能有几个人做到安然,也还是在这种会清理需要面对不少的事情,如此他们根本不知道还能利用什么样的办法。

    杨浅意努力让自己看的平静些,看着那静静等待的公公,用最后的力量开口:“凤仪宫里的这些宫女会有怎样的结果。”

    对于这个结果,其实心一惊咋有了个大概的想法,甚至是在这些东西里真切的变成了这样,杨浅意已经不向再去苦苦挣扎什么,至少对于自己来说这些东西还是能够让自己勉强的接受。

    昭华帝到底还是没有决绝到最后。

    太监用一种很怪异的眼神看着她,道:“自然是发配到其他地方去做苦差,娘娘您自身都难保了,还有工夫去关心这些下人们的性命,若不是谋害皇子,您何至于落到这等地步。”

    在他们看来根本不关心其他的事情,也还是在这种部分下需要很快速的面对一些事情,也还是在这种状况下能够彻底发现其最为重要的部分,甚至是在这个时候也能够充斥太多的东西。

    到底能够变成什么模样,好似已经不再自己在意的范围之内,只要能够安然的解决掉所有的问题,基本没有太过担心的时候。

    不过算是如此,杨浅意却也还是坚持着要弄清楚他们这些凤仪宫里的下人要去什么地方。

    宽慰的点点头,暂且不提其他的事情,至少他们不用担心和自己一样,会落得宗人府的下落。

    三日后

    宫发生的种种事情引人唏嘘,好似三皇子的死亡是后宫里大清洗的序幕,先后两位后妃,一个进入冷宫一个被贬。

    一时间让他们所有人都很是不安,根本不知道下一个会不会是自己,起这些他们也愈发能够看清楚局面,两个后妃,身份一个赛一个的尊贵,可是到最后他们不也是白白的失去了自己荣华富贵的生活,落得这般下场。

    在后宫里人人自危的时刻,贤妃却好整以暇的待在云溪宫,抬眸看着那副慵懒的女人,心明白的很,现在唯一能说得话,且还安全的很的也只有这云溪宫里的主儿。

    没了皇后的压制,也没了有皇子庇护的德妃,慕容璐反而是愈发的肆无忌惮起来,她很聪明,只要不去触碰到面前主儿的底线,对方根本不在意自己到底想要做些什么,也不在乎其他的事。

    相同的东西对自己来说机会只有一次,可是慕容璐怎么能够允许昔日的那些人继续好过,当即来找了温怜宜,看看能不能找个很好的方法给某人一些教训。

    “本宫早先说过,这后宫里随你折腾,你的手伸的有些太长了。”温怜宜未曾睁开眼睛,声音却很是淡漠的警告慕容璐不要做愚蠢的事。

    现在的这种后宫平衡虽然对于他们来说占据了优势,却也不代表昭华帝接下来不会对其他的后妃下手,毕竟在这个时候里真切能够占据主导的也几个人而已,可是温怜宜却不喜欢平白的拉扯到自己的身。

    她和沈媛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也实在不想给自己的身招惹太多的麻烦,但是现在这个时候贤妃说起的那番话,反倒是勾起了某人心深藏着的一丝阴霾。沈媛一颗脑袋实在聪明得很,算是现在没有了笔下的照拂,想必在冷宫那种地方也能安然的生存下去。

    “诶哟,姐姐您说的这是哪儿的话,臣妾不过是看着冷宫里的沈媛妹妹可怜的很,想要关心关心罢了。”贤妃立刻掩唇轻笑,眼睛里满满都是算计和调笑。

    她怎么可能这么容易的放过沈媛,昔日德妃在自己的面前趾高气昂,甚至是在这个地方也彻底的高人一等,如今被陛下亲手抓住,没了皇子,她不过也是个可悲的女人罢了。

    温怜宜闻言,微微睁开眼睛,却毫不留情的拆穿慕容璐的险恶用心:“本宫不关心你是不是出自真心,不论什么你最好不要让本宫插手你的事情。”

    贤妃本不是个安分的角色,当初还能被皇后给压制住,如今算是自己一个贵妃,怕也是难以彻底服众,当初的那些事情某些人可是心里清楚得很,对此温怜宜根本不希望在自己的身牵扯出太多的事情。

    也只有这样才能确保没有多少问题,并且在这个时候下可以真切的达成了自己最开始的期望,也能够顺利的完成所有的事情,如此的一些时候也能够很轻松的变成了现在这种关系。

    截然不同的事情当然和自身有很大的联系,但是此刻还能有什么手段,怕是他们原本也没有那么容易相信下去。

    贤妃看着坐在对高人一等的温怜宜,眼飞快的闪过了一道阴冷,仇人在自己的眼前,却根本没有办法能够复仇,如今这时候能够做的是为了自保讨好对方。

    “姐姐放心,臣妾不会去做伤害姐姐利益的事情。”慕容璐皮笑肉不笑的说道,不管如何,自己也是必须要给沈媛点颜色瞧瞧,这个高高在的女人如今不过也是被自己玩弄在鼓掌之,看她痛苦的翻身,慕容璐发呢是有些魔怔了。

    对她而言,好似复仇才是最为快意的存在,也还是在这个当口下能够彻底的产生了某些想法,至于其他的事情没有那么容易被控制住,是在这点可以很轻松的达成所有的关系。

    相似的东西能够让他们明白非常多的事情,也还是在这个状态下可以迅速的发现一些部分。

    原本想要搞清楚的那些事情,到了这个时候根本不知道还有什么办法可以预防,甚至是在这点里可以很容易的变成了所有存在的关联。

    此刻还能通过什么方式改变已经被决定好的事,随着事情发生以后慕容璐第一时间的调查,果然发现沈媛是和自己的兄长有不伦的感情,被陛下亲自抓住,此时他们已经是纷纷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也是在这种代价下可以让慕容璐大做章,至少在这些事情里面还是需要面对不少的东西,相同的事情原本不需要在乎太多的部分,可惜的是他们根本不能通过这些轻松的完成所有,也还是在这样的事情里可以轻松的变成了自己在意的部分。

    既然你沈媛愿意为了所谓的爱情付出一切,那本宫要看看你是不是愿意为了那个男人付出自己所有的事情,也是在这个东西下可以很轻松的变成了让自己觉得有趣的事情。

    到了这个时候的某人还全然没有意识到,这个时候的自己不过是个牺牲品,一个用来付出更多代价的牺牲品。

    想到这里,慕容璐反而有些心猿意马,连着在云溪宫李都很不自在,随意的找了个理由匆匆离去了。

    随着贤妃的身影离去,温怜宜的眼睛也是缓缓睁开,她保持着刚才的动作,唤来了凝琅,让她找个手脚麻利的小太监暗跟踪贤妃,看看她要去什么地方。

    若是自己所料不错的话,接下来用不了多长时间,贤妃会按耐不住准备行动,到了那个时候自己也能找个非常好的理由,一来可以借用慕容璐的双手真正的消磨掉沈媛手藏着的最后的力量,二来也是想要给沈媛一个很好的人情,如此的话自己在后宫的位置将会更加的稳固,也不需要再去担心额外的事情,甚至还是能有不少的机会来完成很多的事情,让自己的目标达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