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三百八十七章:定罪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5-07
    沈廷一脸从容的坐在地,根本不去在意外界的种种情况, 也全然不去在意其他的一些东西,毕竟对于自己来说或许这是自己最后的归宿,他却没有丝毫的惧怕。

    从小都是被父亲教育要成为一个顶天立地的人,一个能够替陛下分担忧愁的人,若非是当年的惊鸿一瞥,彻底的将一颗心都给沉入其,沈廷怎么可能放弃自己喜爱的自由,选择朝政这个方向,更加不会利用这种手段将自己彻底的束缚在京师之。

    当初,他能有很多后半生的选择,也可以选择放弃仕途踏江湖,自此可以潇洒行走一生,却因为那个人,甘愿将自己囚禁在此。

    “兄弟!”一声呼唤将沈廷从回忆之拉了出来。

    沈廷抬头看去,正看到狱卒看着自己,那张普通的脸全部都是好,却还是小心翼翼的看着自己,当即觉得这个人很有趣,忍不住道:“何事?”

    那人在天牢里已经当值太久,基本都是一个人待一整日,好容易找到一个自己还淡然的人,自然是想要和对方随意的聊两句,顺便确定对方的身份,最为重要的是想要弄清楚,什么身份来了天牢还能如此镇定,根本不惧怕死亡。

    在这个时候下到底还有什么机会可以迅速的让自己完成所有的事情,好似都不那么在意了,甚至是在这个方面下也能迅速的完成了不少的东西。

    相同的事情当然还是有不少的方式可以完成,不过沈廷单纯是觉得这个人很有趣,起了玩弄的心思,道:“你看看我是什么身份被关进来。”

    身份那些东西本来都是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沈廷也正是因为看清楚这点,才能在那个时候将自己的感情彻底的给暴露出来,算是如此,他对于自己的行为没有丝毫的后悔。

    狱卒下认真的打量着他,看了半天,也不知是在摇头还是在点头,只是在那里不住的小声嘀咕,半晌也没有办法确定沈廷到底是什么身份。

    好半天的工夫只能闷闷不乐的道:“你说说吧,我是个狱卒,天天看着天牢里的犯人,怎么可能知道都是什么身份的人,不过你能被关进这里,身份肯定不简单。”

    见到对方如此确定,沈廷却也只是笑了笑,过去的身份确实让人惊讶,只不过到了这个时候,所有的一切都显得那样的普通罢了。

    还能有什么更多的事情可以改变什么,基本对于他们来说没有办法可以控制住其他的东西。

    也还是在这个部分下能够快速的发现不少的事情,如此的话基本是对于他们是个很大的影响。

    相同的事情自然是没有多少人去在意,也还是在这个时候下能够快速的掌握了些许,这是一些基本的部分,也能够快速的提供出太多的事情,这样一来他们不需要太过在意什么东西了。

    也还是在这个地方,沈廷脸的表情却忽然间变得郑重,道:“有一件事还希望你能帮我办完。”

    那狱卒估计也是好容易找到一个能够正常交流的人,也没有太过在意之前狱卒警告的事情,不要和天牢里的犯人有太多的往来,毕竟他们都是等死之人,和他们之间的往来并没有任何意义的帮助,甚至也是在这个方面下能够形成了某种微妙的关系。

    暂且不提那些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也是这些部分下需要让他们真切的利用其具体的关系来达成的一些事情,基本不知道还能变成什么模样,也还是在这些东西下可以快速的完成所有的事情。

    这样的话自然是不需要担心额外的那些事情。

    狱卒当即答应了下来,说只要不是太难得事情,自己应该都能够帮助沈廷办到。

    沈廷笑了笑,别看现在对自己很客气,可是当真正知道自己做了什么话估计不会有这样好的态度了,不过想来,用不了多久那个人会出现在这里,以一种全新的姿态出现在这里。

    多少年来没有谁起沈廷了解陆南城,身为帝王却将感情看的那么重,也被女人所利用,可是在这些事情下他们根本没有自己能够选择的机会,也还是在这些东西下真正的遭遇了什么,相同的事情他们自然是能够快速明白。

    可是在这个事情里,陆南城到底会如何决定,沈廷反而有些不想知道,只要等待死亡,等待能够和沈媛再度相逢的一刻。

    各种东西到了现在都不知道还有什么办法,也还是在这个部分下面可以很容易的变成那些具体的关系,基本是要让自己快速的完成所有在意的东西。

    也能够是在这种事情后还是有了什么难以相信的变化。

    沈廷只是让这个狱卒帮自己有空去找一个人,这个人是离开了京师的沈叔。他早预料到自己或许会有这样一日发生,提前将很多事情都给安排好了,在陆南城真正要将他们逼绝路之前,提前做好准备预防这种事情的发生。

    也许陆南城会看在多少年来的情分不让这种事情发生,但是沈廷真的无法进行这样的堵住,因为对于自己来说已经付出了太多的东西,一旦这些东西继续再次付出的话,很有可能是所有的人的性命。

    同样的事情也没有那么容易可以改变,至少在这样的事情下还是需要面临着怎样可怕的事情,所以沈廷还是选择了沉默,也许只有这种方法才能最好的保护好一切。

    狱卒点了点头。

    第二日

    陆南城猛然间失去了最为有力的臂膀,犹如砍断了自己的双臂,虽然说沈廷已经将所有的一切都给自己准备好了,可是陆南城心里总是有种怪怪的感觉。

    强行支撑着下了早朝,当即换了普通的衣裳,他准备亲自去一趟天牢,亲口询问对方,为何要做出那种事情,同样还有一些事情想要真正的得到一个答案,他们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

    这点或许已经是自己不知道何时能够解开的问题了,毕竟从来不愿意面对却也不代表自己能够安然的当做没有发生过。

    所有的事情都已经无法挽回,只能是尽可能去进行补救,也许能够利用其他的办法来改变现在这种很不利的局面。

    毕竟这种事对于他们任何一个人来说都不是一件太好的事情,毕竟在这个时候下要是还发生了什么事情的话,本来他们难以确定是不是还能利用这样的方式快速的完成所有的计划,甚至是在这些东西下都可以利用其他的手段阻止事情的发生。

    相似的事情也还有很多,可惜的是他们已经没有更多的办法可以去阻止,更加不知道还能有多少的办法可以防止。

    “陛下,这件事还是直接交给大理寺来办的好,您已经是无暇分身,对于这种事情何必还要继续浪费精神。”崔富威当即第一个说道。

    暂且不论这些事情到底会变成什么样子,但是自从事情发生以后,昭华帝一直都处在一种很怪异的状态之,始终是在忙碌那些朝政,从昨日加今天都没有连续休息三个时辰,在这样下去昭华帝的身体估计是没有办法能够继续坚持下去了。

    相似的事情还是有很多,至少在这件事带给陆南城的刺激是难以挽回的余地,不仅仅是失去了自己最为重要的臣子,同时失去的还有一样更重要的东西。

    一直以来从未仔细的面对过这个问题,对于沈媛自己始终是一种怎样的感情,陆南城总是在不断地告诉自己,自己亏欠了温怜宜许多,要不知道花费多少的时间来补偿她的那些东西,不长那些已经失去了东西,可是从未考虑过其他人的想法。

    他从未真正的去面对过和沈媛之间的那些感情,沈媛不惜一切代价的想要保护自己的目的,到底是为了什么,和她之间经历的种种根本没有办法能够去控制。

    甚至是在这些事情之还是不断的在去想,给了沈媛这样好的生活,为何她还要去背叛自己,可是根本没有仔细考虑过这种背叛到底建立在什么意义之。

    他们完全不知道所有事情的根本目的到底是什么,只是单纯的认为所有的一切都可以按照他们的想法去完成,能够彻底的进行下去,也是在这个时候,有了一个非常好的结果。

    他们也根本不会知道这些东西到底需要付出多少的代价,至少这个时候的陆南城从未考虑过沈媛的感受,也未曾知晓一切真正的原因到底是什么。

    他们没有办法能够改变这些东西的存在,也无法彻底证明其具体的意义到底是什么,原本的事情本来是这样的不公平,需要让他们付出更加多的东西,或许才能够很轻松的完成了所有的事情,也还是在这种时候下真正的需要付出属于一条性命那么多的东西,还有什么办法可以挽回。